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17章 牺牲自己

江辰身上的秽气是挺厉害,可他现在被腐蚀的也挺严重,够呛能长出黑龙鳞来保护自己了。

既然不行,那他拉着我,跟同归于尽也没什么区别。

可哪怕这样,他也还是抓住了我,就是不松手。

他非得要沉水石不可。

我一把扫翻了一大片水和上,厉声说道:“撒开!”

江辰的秽气却就是阴魂不散:“你死了,我就撒开。”

而这个时候,好几个水和上跳起来,奔着我身上就扑。

我一斩须刀劈翻了一片,可那些水和上根本就没有痛感,也没有畏惧,只有一个欲望——毁灭。

它们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对其他完好东西的怨恨。

趁着我这一抬手,江辰鬼魅一样的逼近,一只手,就握住了沉水石。

那股子强横的黑气倏然炸在了沉水石里。

阿四虽然还是闭着眼,可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。

沉水石一次只能供一个人使用。

“咔”的一声,那块越来越污浊的沉水石上,甚至被江辰的秽气,逼出了一道裂纹。

可江辰却根本不在乎,他只想着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我一只手托上阿四的手不让她松开,一脚对着江辰就踢了过去。

江辰似乎早有准备,先一步抓过了一个水和上护在了自己身前,这一下,脚上就是一个钝而沉闷的声响,踢在了水和上身上,跟踢到了皮革上差不离。

而且踢开了一个,四周围一抓一把,还有很多。

“把沉水石给我。”江辰的声音里,有了威胁:“不然,你别想出去。”

是啊,这样下去,大家都得一起玩儿完。

不行,拖也得拖到了阿四把沉水石用完。

我看准了一边有个挺大的水和上,一脚兜住,奔着江辰就踢过去了,水和上一张利嘴,对着江辰就咬,江辰抬手,“啪”的一声,那个水和上当时就碎了,炸的到处都是。

一股子奇异,甜腻,又交织着天长地久陈旧味儿的气息散开,难闻的差点没把我给逼吐了。

要是能调动起这些水和上,让他们都围攻江辰就好了。

可这些水和上已经不通人言,也不会听我的。

“咔”的一声,沉水石的裂纹,越扩越大。

我一斩须刀掀翻一片,忽然就发现,地上有那些水和上的之前坐过的痕迹。

他们之前,似乎都围着一个位置。

“小绿,”我腾不出手来,大声说道:“天花!”

小绿一张嘴,一朵天花冒上了半空炸起,阴冷的光线下,原来那些水和上跟听传道的信徒一样,都围在了一个身影周围。

那个身影——是个比较大的水和上。

长须长眉,看上去也是慈眉善目的。

我一脚踢起了一个水和上,奔着那个位置就过去了,果然,附近的水和上发觉,跳起来就护在了那个大水和上身边,把那个飞过去的水和上拦住——撕碎!

有头儿啊?

有头儿就好办事儿了。

我反手扭过了阿四抓住沉水石的手,江辰浑身秽气一炸,还想把我甩开,可斩须刀下一秒就劈过去了。

他没法子,手在松开沉水石的一瞬间,被我一脚踹到了大水和上身上。

这下,所有的水和上都把他视为威胁,对着他就扑过去了。

就好像食人鱼围住了猎物一样,所有的水和上蜂拥而至,对着江辰就撕咬了下去。

“李北斗……”

在重重包围之下,秽气四溅,可水和上太多了,他一时间冲不出去,这个声音,咬牙切齿。

活该!

阿四的脸色,逐渐好转,我刚要带着阿四上去,可不偏不倚这个时候,耳畔传来了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眼角余光扫到了沉水石上,我的心猛然一沉。

沉水石上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纹。

里面两股子秽气,正在互相争斗!

它承受不住阿四好江辰两个人的两股子秽气,裂了!

“啪”的一声,沉水石不堪重负,整个炸开,碎渣划出锋锐的破风声,呼啸而起,煞气就更别提了,简直惊天动地!

这是江辰和阿四积蓄了这么久的力量,这一炸开,谁也受不了!

我一只手护住了阿四,龙鳞猛然炸出,整个人身体就被掀翻,撞到了一处地方。

那个剧痛简直跟煤气爆炸一样,整个人头晕眼花,鼻子耳朵都是一阵湿润。

流血了。

但我没顾得上自己,转脸就看向了阿四。

阿四闭着眼睛,脸色惨白。

“阿四?阿四!”

在天花的光芒下,我看到她的脖子下,正飞快的往上蔓延起了一股子黑气。

似乎被反噬的很厉害!

放着不管,她就完了。

要救她,看来也只有一个方法了——就是用同气连枝,把她身上的秽气给吸出来。

不过,这样下去,我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撑住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江辰的声音在水和上的重重包围下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现在能救她的,就只有你了——你不是自诩仁义吗?救她呀!见死不救,跟杀人同罪!”

就他妈的你废话多。

这一瞬,阿四睁开了眼睛。

那幽深的瞳孔,倒映出了我的脸来,她的手一把抓住了我:“我不想死,我不能死——我还有很要紧的事情,没有做完。救我——救救我……”

那是热切的希望,满眼的期盼,还有不甘。

我吸了口气。

是啊,见死不救,跟杀人同罪,这是我引着我去见杨水坪少妇的开端。

就是这个开端,牵绊着我到了现在。

要救别人,先得牺牲自己,应不应该这么做?

我没多想,就抬起了手。

谁让我是吃阴阳饭的呢。

阿四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显然,她的开口求救,不过是出于本能,像是溺水的人,总会去抓最后一根稻草,可她没想,我真的会伸出手。

江辰被重重水和上遮挡的笑声,也戛然而止。

我运了气劲儿,就要抓在了阿四的手上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,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我回头一看,顿时就愣住了。

是那个——大水和上!

原来刚才被沉水石那么一炸,我的身体,也被撞到了那个慈眉善目的大水和上身边。

可所有的水和上都去抓江辰,没一个顾得上我。

一个嘶哑的声音,从大水和上口中响了起来,像是多少年没被推动过,锈死的门:“你是个好人。”

我一下蒙了。

水和上,是不会说话的。

他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