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19章 背剑之人

而这净秽灵童是从哪里来的呢,它不跟井童子一样,是接地气的,从土地之中孕育出的护家神,更不像是大庙里的神灵,在上头有一席之地。

这种清除秽气的工作,其实不是一般神灵干的。

人们常说,天上仙童犯错,会被贬谪到了地上受苦,有的成了短命的童子命,有的则被指派为净秽灵童,专门负责给人间的孩子清除秽气。

孩子有时候受惊大哭,得了病,甚至是从高处摔下来,遇上意外什么的,这都是秽气缠身的表现,有的时候是灵物作祟,有的是其他婴灵死鬼拉替身,这个时候,净秽灵童就会出现,保护孩子,把孩子身上的秽气清理干净。

一旦清除够了九百九十九个,功德圆满,它就能回到天上去了。

所以这净秽灵童地位是比较高的,一方面它做的是行善积德,赎罪的好事儿,一方面,其他的山精野怪,没有敢不卖净秽灵童面子的——哪天人家功德圆满,就回到了天上去了,到时候跟你秋后算账,你惹得起吗?

净秽灵童都犯过小过错,眼前的阿四元身是一个黑龙,自然也是被罚下来的。

难怪刚才听说,她是天河里下来的。

不过,这净秽灵童,跟摆渡门干的都是造福凡人的事情,按理说殊途同归,这仇是怎么结下的呢?

凌尘仙长还是不开口。

我看向了阿四。

阿四吸了口气,冷冷的说道:“我现在还记得,那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,家徒四壁。”

那孩子在两棵华盖树下的草棚子里出生的,一出生,雷霆万钧,把周围方圆十里的邪祟都吓的四散躲避。

阿四正好路过,也来了兴趣,想看看,这么大阵仗,下来的是何方神圣。

那孩子出生之后,满身血污,母亲力竭晕倒,身边甚至没有照顾他的人。

那孩子没睁眼。

阿四看出孩子不一般了,不过,为了保护其他孩子,她暂时先去给别的孩子净化秽气。

事情忙完,她想起了这个孩子,就回去看了看,这一看,她才豁然发觉,孩子的命格很特别,一出生,周围就有很多的妖魔鬼怪围绕,似乎都想分他一点血肉吃吃。

简直跟唐僧肉一样。

那孩子,依然还是没睁眼——他的母亲似乎很贫穷,只顾着在窗户边摇车纺线,也没工夫管他,他就躺在草垛里。

她认出来,围绕在孩子身边的,都是附近比较厉害的一些九丹大妖怪。

孩子身上,已经缠绕了许多的秽气。

她立刻想去保护孩子,可那几个九丹大妖怪也是接近神格的厉害角色,不跟小妖一样害怕净秽灵童,死死挡在了孩子前面。

她为孩子担心,可自己的能力,却又在贬谪下来的时候,被削减了很多,根本不是这些东西的对手。

其中一个巨大的九丹蝎子,一尾巴奔着那个孩子粉嫩的脖颈就勾过去了。

她正想冲过去阻拦,可没想到,就在这一瞬,那孩子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她现在还记得,那双眼睛精光四射,不是孩子,不,甚至不是人该有的眼睛。

她甚至一阵战栗,她认出那双眼睛的主人了。

果然,那一瞬,所有围绕在周围的九丹灵物,全部被一股子极其强大的力量震慑住,靠前的,甚至直接被掀到了墙上。

那一声巨响,尘土飞扬,不过孩子的母亲看不到这一切,只以为是起了风,慌忙把草棚子的门窗给遮掩上了。

那些九丹灵物,不由自主,全跪下了。

浑身战栗,只剩下了恐惧。

那个孩子似乎也没有计较的意思,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那些九丹灵物如蒙大赦,立刻夺路而逃。

她盯着那个孩子,吃了一惊。

接着,立刻追上了那些九丹灵物,想打探一下,那孩子是不是她想象之中的人。

果然,那些九丹灵物逃到了安全的地方,浑身发抖。

“不早不晚,他这个时候醒了!”

“早说要动手,早动手,那咱们吃了他的仙灵气,说不定已经能上蜜陀岛了。”

无利不起早,吃了那个孩子,这些九丹灵物恐怕就功德圆满了。

她心里暗笑,那个孩子真的是那一位的话,不是它们能吞的下的——这些九丹灵物,异想天开。

有稍微谨慎一些的:“贪心不足蛇吞象,还是莫要去冒这个险了。”

还有灵物冷笑了一声:“人言道,富贵险中求。”

那些九丹灵物商议不出什么结果,也就散了,她更确定那个孩子的身份了,也就回到了那个草屋里。

那个母亲已经太过困倦睡着了,孩子却已经醒了,默默盯着外头。

有个穿着绸缎的人来了,推醒了母亲,给了几锭银子,要买了那个孩子。

母亲一愣,摇头不肯,可那个人说道:“你要看着孩子饿死,我就走。”

这一下,就把母亲给说动了。

她吃苦可以,唯独不想孩子死。

那个人抱走了孩子,转手就拿出了一把刀子。

这个男人自己的孩子生了重病,无人可治,病急乱投医,扶乩求助的时候,显示上这里来,这孩子的骨头,能让他得偿所愿。

要额头的骨头。

她紧张了起来,可对方是人,她更没法把人怎么样。

那刀子楔入的瞬间,却被一个人影死死撞开。

是孩子的母亲,把银子砸回到了那人头上:“饿死也好——起码留个全尸。”

那人按着被砸出血的头骨气急败坏,可看得出来,那女人要拼命,他忽然畏缩了,抓着手里的东西,转身跑了。

孩子的额头上,已经被剜下一块,但还活着,非但没哭,反而还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容。

母亲抱着孩子,嚎啕大哭。

阿四意识到了,恐怕有人不想让这个孩子降生。

而自从额角受伤,那孩子没有了灵气,周围又逐渐出现了秽气——被其他灾祸盯上了。

她作为净秽灵童,看见了,也不能不管。

于是她开始护在了这个孩子身边,去吃他身上的秽气,帮他驱逐秽气。

其实这个工作是很辛苦的——万物守恒,要化解秽气,就得拿出双倍的努力,所以很多净秽灵童不敢同时护太多孩子,自己也承受不住。

而且,她也想尽快回到天上去,功德圆满。

那孩子偶尔抬起头,会对她笑。

她有些高兴,自己很快就能回去了。

可有一天,周围来了一个背着剑的,看样子,像是吃阴阳饭的。

当时,她正攀附在那孩子身边,吃他的秽气。

那个背剑的发现了她。

不由分说,一剑对着她就劈下来了。

孩子的母亲很恐惧,问他是不是打家劫舍的,可那个人回答,他是除妖辟秽的。

这孩子身上的秽气很重。

是因为,有一个邪祟,附着在了他身上。

阿四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冤屈——她是为了护着这孩子,用自己的灵气来吞噬秽气啊!

孩子秽气重,是因为盯他的太多了。

可那个背着剑的不由分说,对着她就斩。

那个背剑的不见得是什么得道高人——得道高人,都是认识净秽灵童的。

偏偏,他手里的东西厉害。

是传说之中,能杀神灵的斩须刀。

阿四知道这东西的厉害,也会畏惧,想离开,可她一离开,孩子只会更危险。

一犹豫的功夫,她被那个剑砍中了。

她的声音,有几分凄凉:“那是我,第九百九十九个孩子——只要能把他身上的秽气清理干净,我就能回去了。”

凌尘仙长垂下了眼眸。

毫无疑问,那个背着斩须刀的愣头青——是摆渡门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