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3:12:24

最新章节: 眼前发黑又发红,眼前重重全是幻影,相柳的头真假掺杂,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。已经到了这里了,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。可惜就可惜在,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,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,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。可不靠气息,怎么赢?耳朵里嗡嗡作响,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,应该是又来了许多

第182章 双眼迷魂

不睁开眼睛还好……这么一睁开眼睛,连我都被她给震慑住了。

那双眼睛像是藏着整个天空的星光,顾盼生辉,璀璨非凡,好……美!

像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,拉着你沉溺下去!

我好像,还没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眼睛……

想靠近,想亲近她,为了她,我做什么都行,甚至可以为她死……

但马上,挂在脖子上的逆鳞就震颤了起来,一下把我给激清醒了。

卧槽,这双眼不对!

我立刻反应过来,起了防备心,一把抓住了程星河,回头也想把大权拉回来,可没想到,那大权本来弱不禁风,我这一下竟然没拉动他。

仔细一看,大权竟然已经跟化石一样,僵在原地不动弹了。

他瞳仁是暗下去的,已经接触到了那个女人的视线,看直眼了!

程星河刚才光顾着求我,也没注意那女的睁眼,现如今听见动静不对,还想回头看看,被我一下拉回来了,并且给他做了个“别看”的手势。

那大山魅的眼睛——跟传说之中的美杜莎似得,谁接触到谁倒霉!

我刚才都差点被迷住,更别说大权了!

我反应的很快,他现在已经迷了魂了,最好的法子就是把他给打昏拖回来,可没成想,我一手下去,他竟然跟泥塑木雕一样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不光如此,他甚至一步一步,走到了那个女人面前,那股子劲头,别说我了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跟一个臣子拜服在女王的裙下一样!

那女人双眼顾盼生辉,大权跪在了她面前,就把手放在了她身侧。

一团树枝伸了过来,活蛇似得缠在了大权的手上,我眼睁睁的看着大权一只正常人的丰润的手,一下就变得干枯发皱,跟让榨汁机榨了的甘蔗渣似得,精气被源源不断的吸收到了树根里。

那个树木中的女人,因为这些精气,更美艳了!

而大权非但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,反而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笑容,眼神也十分狂热,竟然像是十分享受这个奉献自己的过程一样。

这样下去,他非成了人干不可!

我就知道,今天大权肯定是要倒霉的。可我答应了小丽,怎么着也得把他给带回去,于是我立马抽出七星龙泉,要把他手上的枝条给砍开。

但没成想,我手才刚抬起来,就听见了“啪”的一声响,四面八方,数不清的树根,带着锋锐的破风声,对着我就缠过来了。

我没辙,只好反手把过来的树枝统统削掉,鲜红的血汨汨流了出来,溅了我一身,我大声对程星河说道:“你他妈的还不快跑!”

程星河反应过来,敏捷的闪避过去,说道:“要跑一起跑!”

跑你大爷,现在这个情况,能活一个,都得念一声福生无量天尊!

这里本来就是盘根错节的树根,这一下树根活了,我们跟掉进蜘蛛网的小虫子一样,已经被层层包围住了,程星河回头看了一眼,骂道:“不好了,出去的路都被树根围起来了……”

说着,他举起了一个小东西,“嚓”的一下点亮了。

我立刻闻到了一阵烧焦的味道——他带了火,而树最怕火。

他倒是勉强能让那些枝条不要靠近自己,回头就问我,到底怎么回事?

这还用说,大山魅就是大山魅,可他娘的比外头那些山魅牛逼太多了,小山魅是用美貌,气味,声音迷了人的神志,让人不清醒,再趁机吸食精气,但是这个山魅祖宗,只要一个眼神,就能让人彻彻底底迷上她,再也没有自己的意识,心甘情愿把自己献出来。。

我回头就去看大权,这个时候,大权的一整条右臂都干成了金华火腿,一点活气也没有了,不光如此,他四肢百骸的精气,全在慢慢消失。

这样不行……

我想把大权拽出来,可发觉自己也动弹不得了——脚不知不觉,已经被细细密密的缠住了。

而那个女人的眼神,越过了这些枝条,正在饶有兴致的看着我。

我心里发了狠,攥紧了七星龙泉,七星龙泉上面微微的露出了金光,煞气炸裂,横着就把那些枝条摧枯拉朽,统统砍断,

那个女人微微睁大了眼睛,竟然像是有些惊异。

我趁着这个功夫,一步抄到了那个女人面前,就想砍断大权身上的树枝,可这个时候,那个女人朱唇一勾,像是笑了。

数不清的树根卷了过来,肋骨顿时一阵剧痛,手也完全用不上力气了——我跟个蚕茧一样,被树根缠的密不透风。

这一下,我唯一能做的也只剩下呼吸了,根本动弹不得。

而身后传来了程星河的惨叫:“七星,你找机会跑吧!哥还真是活不过二十五了……”

我没法回头,但猜也猜出来,程星河的下场,跟我肯定一模一样。

入行以来,遇上的凶险也不少,但是让人整的毫无还手之力,还真是不多……这下完了,大家只好一起当咸鱼。

可惜……还不能和潇湘团聚,就……

我净等着自己的精气被吸光呢,可半晌,身上也没什么异常,

奇怪,难道这个大山魅今天吃饱了,要存着我当干粮?

睁开眼睛,看见那个大山魅绝美的眼睛,正在盯着我。

那个眼睛确实很美——但是比潇湘差远了。

我正寻思现在是不是应该想想临终遗言,忽然就听见了一个十分空灵悦耳的声音:“你没对我动心?”

这个声音……真好听!

我顺着声音看过去——还真是这个大山魅发出来的。

她那张脸,简直没法形容,就算画画,雕塑,也不见得能制造出那么好看的面孔,这种美貌似乎只能存在在梦里,一点都不真实。

而这个时候,我还想起程星河来了,回头一瞅,心里顿时一沉,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愣愣的盯住了大山魅,显然也被迷了魂了。

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大山魅那勾人心魂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:“难道是我还不够美?”

反正死到临头了,溜须拍马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,于是我索性梗着脖子说道:“那当然,你比我老婆差远了。”

大山魅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就变了——只见那完美的肌肤,一瞬间就跟大旱年间的老树皮似得,猛地变成青绿色,丝丝断裂,别提多骇人了!

我后心一毛,她好像……发怒了!

但也就那么一瞬,那些断裂忽然又消失了,她变的更加完美无瑕,甚至比刚才还要动人,声音也更柔美了:“那现在呢?”

这玩意儿这么爱美?

我一边飞快的动脑子,一边说道:“马马虎虎吧……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好看的女人太多了。”

而那个大山魅一下又变了,这一下比刚才还可怕,整个皮肤都干枯了下来,声音也粗哑了不少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本来,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被我迷住,要不是那个贱人,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,变得这么丑陋……”

妈耶,这种容貌要是还算丑陋,那她以前得多好看?

而且,听这个意思,她似乎被谁给害过。

对了……树上有天雷符,不就是用来镇压她的吗?里头肯定还有不为人知的事儿。

而正在这个时候,大山魅再次恢复了她的美貌,对我微微一笑:“郎君,你能到这里来,也是咱们的一个缘分,我有件事儿,想请你帮帮我——只要你能帮忙,那你这两个朋友,我完完整整还给你。”

帮忙?

我连忙问道:“什么忙?”

那大山魅一笑,说道:“你帮我,把树上的那道天雷符砍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