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23章 真龙出身

我回过头去,以命换命……他的命?

对了,我还答应了,要给程狗,报那个杀父的仇。

可一转脸,他抱住了阿四。

我心头一震。

“你还欠她人情,是不是?”红衣人抬起头来:“我帮她净化。”

是啊,红衣人也有净化秽气的能力。

不过,照着阿四刚才秽气翻涌的程度,红衣人要净化,八成自己也得搭上。

所以,他才没自己净化江辰,而是来找沉水石。

阿四身上,还有微弱的仙灵气。

没有完全被反噬——现在救,还来得及。

眼前的橙红妖气,倏然减淡了一点,人理智了一些。

“你从以前开始,就有恩必报,”红衣人继续说道:“这一次也不例外,是不是?”

凌尘仙长也盯着阿四,喃喃的说道:“也许,这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阿四的仙灵气,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“那你告诉我,”我盯着他:“不想让我回来的,到底是谁?”

红衣人立刻说道:“是我!你要报四相局的仇,只管冲着我来。”

江辰微微一怔。

“不是你。”

红衣人抬起头,就是一愣。

“那个唆使凌尘仙长的,不是你。”我缓缓说道:“你还不够格。”

那个衣袂飘扬的身影,绝对不是他。

恐怕,是那个真正的执棋者。

单单凭着一个红衣人,不会让凌尘仙长畏惧成这个样子。

他就是那个,身居高位,想让景朝国君夭折的人。

红衣人忽然哈哈大笑,像是眼泪都快流下来了:“世上没有那么个人,你的真龙骨没有长全,也许,是你的妄想……”

“你你告诉我,为什么要杀我?”

“我刚才就告诉你了,你是一个为害三界的祸患。”红衣人苦笑:“你不应该降生的。”

祸患?

“景朝的时候,你凶残暴戾,杀了数不清的人,后来痴心妄想,自封神君,害得水神之争,死了不知道多少水族!最后,你又性建四相局,骄奢淫逸,妄图……”

妄图两个字之后,红衣人却犹豫了一下,但立刻改口说道:“妄图通过四相局,永保江山!你逆天而行,不是祸患是什么?”

“不对。”

红衣人抬起了头。

“我是祸患,自有雷公爷来打我。”我答道:“为什么,是你们鬼鬼祟祟的动手?”

“雷公爷……自有雷公爷的道理。”红衣人咬了咬牙:“知道那么多,对你没好处。”

这句话,很多人都跟我说过。

可什么都不知道,蒙昧的死去,难道就是好处了?

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——跟阿四一样,世上不给我公道,我就要自己给自己讨一个公道!

红衣人抬起头盯着我,忽然一笑:“你要公道,也许,能从四相局里找到。”

十二天阶被困的地方?

我知道,那是一个明显的陷阱。

“我现在就想听。”

可红衣人被我逼问的节节败退,忽然转过了脸,一只手抓住了阿四。

阿四身上的秽气,瞬间奔着红衣人身上就过去了。

那微弱的仙灵气,终于重新亮了起来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但没高兴的昏了头脑,而是转脸看向了江辰:“他不说,你说——你背后的,除了河洛,还有谁?”

江辰冷笑,琥珀色的竖瞳仁眯起:“从出生开始,就注定了,这些,本来就我应得的……”

我却直接打断:“你是谁?真龙转世,不是只有一个吗?古往今来,金贵黑贱,五爪为尊,你一个四爪黑龙,敢在我面前说尊贵?”

这一句,是一种熟悉的感觉——俾睨天下。

江辰的身体猛然一震。

这直接戳中了他的痛处。

“我知道,有人想让你替换我,”我对他笑:“可替身,代替不了正主。”

“我不是替身!”江辰厉声吼道:“从头到尾,我才是真龙……”

是这个信念,支撑他走到了现在。

可说到了这里,他眼里忽然也有了迷茫,重复了一句:“我是真龙……”

也许,从出生到现在,他一直是在这种话下长大的。

他跟我不一样,一出生,就在万人之上——可是,高处不胜寒。

要在高处,就要承载支撑你那些人的希望。

站得越高,就会越恐惧——恐惧有朝一日,这万丈高台,一夕崩塌。

在那么多人的期许下,他自己就得相信。

背负期盼,其实是很沉重的事情,江天夫妻身上,能看出来。

“我吃了那么多苦,受了那么多罪,我从小经历的,你想都想象不到,我应该是真龙转世,”他直直的盯着我:“你是在哪里长大的,你凭什么?”

一句“你凭什么”,也许,就足够组成他对我的恨。

“你第一次学着催生龙气,是什么时候?你第一次逼出龙鳞,是为什么?”他琥珀色的竖瞳孔发空:“我全记得。”

这不像是那个从容不迫,华贵逼人的江辰了。

旁人看到的毫不费力,其实对他来说,也是拼尽全力。

江天盼子成龙,就是把他当一条真龙来培养的。

从小,他就背负着这个叫“真龙”的一切。

他不喜欢虎,却要在行内人聚集的一天,装作不小心落入虎穴里,等着老虎跪拜。

他“理所应当”生出龙气,却一直没成功,他被逼着上龙母山吸龙气。

他也曾经救过受伤的鸟,帮过穷苦的人——后来才知道,那人是个骗子。

江天说,这样不行——真龙怎么会有慈悲,怎么会心慈手软?你得去见人血,不见血,就没有气概。

见血?上哪儿见血?见血之后,那个人怎么办?

江天让他自己想法子,并把他赶出江家——不见血,就别回来。

我瞬间就知道,当初那个哭丧奶奶,是为什么而死,而后来,他又是为什么被罚的了。

那件事被我揭穿了之后,江天后来对他重罚。

不是憎恨他杀了人,只是憎恨他没遮盖住这件陈年旧事。露出了丑闻。

他曾经过得很苦。眼看着苦尽甘来,他终于要成为所谓的真龙了,可我却出现了。

把一切全毁了。

“李北斗——从头到尾,抢别人东西的,只有你。”

琥珀瞳仁的那个恨,深入骨髓。

我却笑了。

“我是不懂你的人生,可你也不懂我的人生。”我抬起头盯着他:“说这么多废话没用,你有没有想过——如果真的是属于你的,别人是抢不走的。”

江辰猛然一震。

“还有,”我抬起头:“你有没有想过——这种万人敬仰,却背负着沉重负担的人生,是你自己想要的吗?”

江辰屏住了呼吸,想也知道,心乱如麻。

“归根结底,你是不是,恨错人了?”

这句话对他来说,简直是一记重击。

“李北斗!”

而这个时候,身后一声响,是红衣人的声音。

我立刻回过了头去,一看清楚,就愣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