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25章 少年壮志

“是啊,琼星阁是您留下的,现在,也该归还给您了,”凌尘仙长叹了口气:“当初要是知道欠了债,也就不应承这件事啦!”

他守着这地方,原本是为了琼星阁,后来知道了阿四的事情之后,开始在这里闭关修行。

凌尘仙长盯着那扇被打破的窗户:“您那个时候,吃了大亏——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。”

是啊,对永生不死的仙人来说,沧海桑田,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。

他拿出了一张金纸:“按着上头写的,你就到了。”

“不在这里?”

他摇摇头:“沉水石是应该还回去的,可那个时候,我已经没法进琼星阁了——只能留在我这里,反倒是被屠神使者取走,可惜,可惜。”

我想动,可阿四死死抱住了我。

“阿爹。”

她的秽气被清除,精气也大受损伤,睡着了。

就等着她醒过来吧。

周遭一片吵嚷,摆渡门的把江辰和红衣人带走——摆渡门也有摆渡门的法子。

一只手摸在了我脑门上。

白藿香。

坏了……

果然,对上了她的眼神,又是那个跟豹猫一样凶狠的眼神。

她咬着下唇,给真龙骨上药——之前,被红衣人弄伤了。

“嘶……”

“忍着点!”

我抽口凉气也不行?

可没敢吱声,只好嗯了一声。

她抹的是一种凉凉的液体,很舒服,动作也还是一贯的小心温柔。

“我是生气,不过不是气你。”她低声说道:“我是气,那些跟你作对的人——他们不依不饶。”

“这我就要批评你了,正气水同志。”程星河背着手走过来,严肃的说道:“事物有辩证的两面性,矛盾有普遍性和特殊性,江真龙他们,也是这么看待七星的嘛。”

这话虽然用的极不恰当,可要不是嘴里嚼着大辣片,看上去还真有点像是个领导。

白藿香翻了程星河一眼:“没事少看点手撕鬼子。”

“哎,你说这女同志,就是头发长见识短,”程星河急了眼:“什么叫手撕鬼子,我这是学习战术方法!”

真想学你怎么不去看资治通鉴。

金毛窜过来,很以为然的点头——平时我们在一起,金毛也爱看电视,尤其奥特曼铁甲勇士之类的,英雄胸口一放光,它眼睛也跟着放光,不过程星河是遥控器一霸,俩人把个遥控器抢的全是牙印子。

苏寻远远看见我像是没什么大事儿,松了口气,他在“山顶洞”住惯了,一直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去,这会儿也一样,倒是端详起了墙面下头的木雕窗棱,上面刻着好几个鸭子一样的东西。

“咳咳。”凌尘仙长却抬起头:“可否帮我一个忙?”

我还想起来了,凌尘仙长也一样不见外人。

我立马跟程星河歪头,他反应很快,抄过了一个屏风,就挡在了凌尘仙长面前。

他是不想让门人,见到他现在这个样子吧。

才放好了屏风,那些摆渡门的就冲过来,拜在了屏风前面。

“祖师爷……弟子无能,让您受惊了。”

凌尘仙长缓缓答道:“是我种的罪孽,让你们凭空承担了。”

摆渡门搞明白之后,都不吱声了。

只剩下那些水和上齐刷刷的叹了口气。

我倒是反应过来了:“对了,二姑娘呢?”

她不是一直跟程星河他们在一起吗?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说出来你都不信——她好像在这里有熟人,被熟人叫走了。”

熟人?这地方她能有什么熟人?

酒金刚?

也不可能啊,酒金刚现在不是因为上次我闹出的银河大院的事儿,正在受罚吗?

我忽然想起来,皇甫球看到了她的时候,脱口而出一句“碧桃”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哎,你们知不知道,碧桃——又是个什么桃?”

“你多少有点傻,”白藿香看我精神头起来,自己也跟着有精神了:“碧桃是一种花。”

“非也,”程星河一副渊博的样子:“有一家出名的拉面,也叫碧桃,很筋道。”

“那是寿桃。”苏寻头也没回。

熟人——希望二姑娘这一次,也不要白来。

再要从人海之中找二姑娘,忽然发现,一开始那些洪灾一样的半毛子也不见了。

“半毛子们呢?”

“被摆渡门打退了,在外头僵着呢,”程星河答道:“口口声声,都是什么三川仙药,跟走火入魔了一样。”

啧,凌尘仙长一个走火入魔的正在这坐着呢,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不过凌尘仙长倒是并不在意:“众生皆苦,有所求,也不怪他们。”

程星河一听这个,来了精神:“三川仙药——大爷,俗话说见面有份儿,给我们也来点尝尝。”

你以为在超市试吃呢?

不过,红衣人有一句话说的在理——阿四能煽动了半毛子跑到了摆渡门来闹事儿,肯定人帮过她。

可惜阿四现在神志虚弱,看样子也问不出什么来。

里头肯定还有别的事儿。

凌尘仙长倒是不计较,只是微微一笑,程星河一寻思:“哎,对了,七星,江辰他们又是为什么来的?是不是也跟那个什么琼星阁有关系?那到底什么地方?”

“是景朝国君,请凌尘仙长看管的地方、”我盯着手里的那张金纸,也许,很快就能回去了。

接着,我看向了凌尘仙长:“您跟景朝国君,又是什么关系?”

我也知道,琼星阁有许多异宝,可那个琼星阁,又是什么来历?

还有——那个衣袂飘扬,地位很高的人。

“现在想起来,还跟昨天一样,就从这东西说起吧,”他看向了斩须刀。

那双被白眉毛压住的眼睛,露出了几分怀念。

他是斩须刀曾经的主人之一。

是啊,这是他跟景朝国君结缘的根源。

那个时候,他也是个少年。

少年人总是一腔孤勇,热血沸腾,他是龙虎山的弟子,立志要做个英雄——把那些邪祟一扫而空。

他的天分很高,但是争强好胜,脾气火爆。

故事讲到了这里,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——须发皆白,飘然如仙的形象,也火爆过?

修行之人,有的想踏入仙境,所以独善其身,而他好打抱不平,选择兼济天下,有人说他适合去天师府,可他不受这个拘谨,学有所成之后,四处行走,斩妖除魔,给世间被邪祟害了的人一个公道。

有天他斩妖除魔的时候,遇上了一个他还对付不了的大灵物。

就在危急关头,一个地位很高的人,忽然出现,出手相救。

说到这里,凌尘仙长看着我:“我须得提前,跟你道个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