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826章 收徒传道

我明白。”我对他一笑:“不用道歉。”

他道歉,是因为,为了摆渡门,他不能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来。

想也知道,能包庇红衣人和江辰作乱的,得是个什么角色。

这种角色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哪怕是堂堂摆渡门,也不敢触碰。

我不能逼他,拿摆渡门冒险。

凌尘仙长叹了口气:“当时,我还不认得他。”

他只知道,这一位能力很大,几乎是个神仙。

那个衣袂飘扬的人很欣赏他能为民除害,拿了斩须刀来嘉奖他。

他就算年轻,也认出了斩须刀是什么来历——那送出斩须刀的,能是一般的身份吗?

他当时就跪拜在了那个人面前。

那个人微微一笑:“这东西,我不白给你——拿着它,去两棵华盖树下面,那地方,有一个妖邪,只有这个东西能对付。一不要听那东西狡辩,二不要心慈手软,三,别答应任何事,否则,就是害了三界。”

能被那种人物,委托这样的工作,那简直就是一生的荣耀。

他当然欣喜若狂,奔着两棵华盖树就过去了。

到了地方,果然,那里有一个东西,在吃秽气。

可那个东西,是净秽灵童——他是认得的。

但能给出斩须刀的人,说话肯定是有道理的,这个净秽灵童,肯定是个邪祟。

拔出了斩须刀,那一道锋芒,简直跟雷霆万钧一样,一霎时,对着那个东西就劈下去了。

事情做到了,比想的还简单,他要离开——这把斩须刀,得物归原主,可那个孩子的母亲拉住了他。

“道长,你有仁心要救孩子,就请救到底。”

孩子的母亲跪下,那是个乱世,四处征战,百姓流离失所,人命如草芥。

她太过穷困,根本吃不上东西,跟前来买骨的人说的一样,这孩子跟着他,只能饿死。

他看向了那个孩子,一瞬间就认出来,那孩子绝对不是凡人。

可具体是什么身份,他当时还看不出来。

吃阴阳饭的,都知道那句话——见死不救,跟杀人同罪。

妖邪已经去除,他忘了那个给他斩须刀的人要他记住的第三件事。

不要答应任何请求。

他还是抱起了那个孩子——这孩子既然不是凡人,也许,他能跟着自己做一番事业。

他还没收自己的第一个弟子,他也有了一瞬的私心。

如果这个孩子能成为自己的弟子,那,必将光大门庭。

而且,这两棵华盖树下,就是这个孩子的风水宝地。

他也搭了草棚,住在了这附近。

跟他想的一样,数不清的妖邪,会围绕在孩子附近,可全被他以斩须刀赶走了。

孩子越来越大,有了一种很奇异的金气,再也没有什么妖邪敢来犯,相反——所有的妖邪,全部臣服在他脚下。

不光是妖邪,这孩子岁数虽然不大,可一张口,附近的孩子,一呼百应。

他越来越高兴,自己没有看错。

可这个“大弟子”没有跟他想的一样,继承衣钵,而是走了另外一条路。

那是个乱世,他一己之力,就在乱世之中,脱颖而出。

他不知道,是不是应该规劝,一犹豫,回过神来,那孩子就已经成了一个青年。

一个叱咤天下的青年。

他在乱世之中杀出一条血路,成了一个传奇。

有一天,有人请凌尘仙长——当时他还不叫凌尘仙长,叫凌尘子——来到了一个地方。

那个徒弟,坐在大殿上,所有的人对着他,三跪九拜。

而徒弟对自己,依然是师徒礼——这在那个时候,已经不合规矩了,他是九五之尊。

这个弟子自身敬天敬神,修建了不少庙宇,领着举国上下,都燃起了香火。

跟凌尘仙长想的一样,这个弟子,确实能光大门庭。

凌尘仙长和其他几位,一起创立了摆渡门。

而那个弟子告诉他:“我有法子,能让师父成仙——来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。”

凌尘仙长的天分确实很高,成仙确实也是时间问题,只是,这个弟子,能有什么法子?

而这个时候,他发现,弟子身边,已经多了许多的人,他不认识的人。

他给了凌尘仙长一张金纸:“这是弟子以前的东西,全给师父用。”

那就是琼星阁。

到了地方,哪怕是他也目瞪口呆,那个地方,随便拿出来一样,都是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——那地方,多如星河。

他在那里取得了想要的一切,可实在想不明白,弟子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地方?

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收集的,哪怕是国君也不行。

可他没能问出来——国君繁忙,忙公务,忙建庙封神。

他满意,国君知恩图报,自己抓过的棺材板子,都能拥有三支香火。所以,他也没有多管多问。

后来,因为摆渡门是国君出身之地,所以整个摆渡门,几乎是瞬间就成了最出名的圣地。

那是修行之人,能得到的最好的结局。

可这一派盛世之下,他却有了不安。

那个衣袂飘扬的人,再也没出现过,斩须刀,也一直留在了自己身边。

为什么?难不成,那个衣袂飘扬的人,是上头下来,专门护着景朝国君的?

他没想明白,不过,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,他开始从兼济天下,转为独善其身——也要开始修仙了。

自己不成事儿,怎么来做国君的师父?

就在他闭门修行的时候,山下一片大乱。

景朝国君性格大变,甚至肆无忌惮的杀戮,给自己封神,罢黜其他神灵,干的全不是他该干的事情。

可等他知道,那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。

他修行有成,一下山,山下狼烟四起,已经满目疮痍。

而一个人站在山下——是一个姓江的人。

那个人,是国君的一个亲信,他见过。

“我来,是照着国君的吩咐,把一个人托付给您。”那个姓江的客客气气的说道:“这位,姓夏。”

那人身后出来了一个人,毫无疑问,是夏季常。

我听到了这里,心头一震,想不到,摆渡门是在景朝国君帮助下建立的,更没想到,凌尘仙长,是景朝国君和夏季常的师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