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827章 杜鹃花茶

夏季常跟他行了一个见师礼。

他留下了夏季常——也看得出来,夏季常周身气运加身,有仙缘。

他问,景朝国君怎么样了?

他已经察觉出来,怕是不大好。

姓江的回答:“国君在做一件大事,成不成,看天意。”

说着,就要急着回去。

凌尘仙长已经知道四相局的事情了。他让姓江的且留步,有一样东西,要姓江的转交给景朝国君。

斩须刀。

这把斩须刀,一开始也是因为保护他而得到的,也许,这注定是他的东西。

四相局牵扯太大,有斩须刀傍身,说不定对他有好处。

他还请姓江的答应下来,一定要好好辅佐景朝国君——也许,他会做出某种错误的决定,到时候,就请姓江的来规劝。

姓江的恭恭敬敬,双手捧了斩须刀回去。答应一定尽力而为。

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姓江的。

而夏季常留在了这座山上,成了他几个亲传弟子之一。

夏季常……

他是四相局,唯一的知情人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夏季常,到底是个什么人?”

凌尘仙长缓缓说道:“是个刚直过甚,不知道变通的人。”

我顿时皱起了眉头来。

这跟脑海之中趋利避害,坐收渔翁之利的那个夏季常,不是一回事儿。如果刚直不阿,他为什么帮忙改局,收下四相局的好处?

夏季常到了摆渡门的时候,摆渡门已经是个很强盛的地方了,有一些长老,就是那个时候进入摆渡门的。

不过,见过凌尘仙长的不多。

那个时候,四相局的事情,已经闹的沸沸扬扬,到了最后,凌尘仙长也没盼到景朝国君回来。

倒是又无意之中,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个,关于阿四的罪孽。

自此之后,他进到了观星阁,闭门不出。

夏季常来的时候,带了一样东西,放在了那个满是萤石的藏宝阁里。

他没有过问那是什么——也许,那就是夏季常来这里的真正目的。

我知道那是什么。

是能重新开启四相局的关键。

就是因为那个关键,江瘸子从赫连长老那里盗走,四相局才开始重新打开。

每一个环节,都是紧紧相连的,缺一不可。

还是说,虽然有个暗中执棋的——可还有一个,算无遗策的对弈者?

万般皆是命,可我总觉得,这些命数,都是被提前安排好的。

后来,夏季常也真的修仙成功,成了一个所谓的“仙师”。

而他的家族,也因为他的缘故,名声大噪,成了最出名的风水大家。

他为了自家家人不要被盛名所牵累,所以索性下山亲自教授自己的家族,又担心夏家一家独大,也巧,江家同样在风水行当里强大了起来,能跟夏家互相制衡,再后来,逐渐发展成了现在风水行当之中的十二天阶。

十二天阶其中的家族有兴盛的,有衰败的,来来回回,换了好几拨人,唯独夏家和江家,一直兴盛到了现在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难怪知情人都说,一个四相局,影响了整个行当。

估摸着,连景朝国君都没想到,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。

凌尘仙长,看向了窗台。

窗台已经被打烂,昔日精美的雕花,全炸成了木屑。

凌尘仙长缓缓说道: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节了。”

我很自然的答道:“您种下的山茶,都开了。”

这话一出口,就是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。

是啊,跟一进来这地方的感觉是一样的——我来过这里。

那个时候,凌尘仙长在后山种了许多山茶,有红色的,叫杜鹃啼血,也有白色的,叫月落乌霜。

那个时候,那个穿黄袍的,亲自给那些杜鹃松土浇水——当然,那天他没穿黄袍,不过一身布衣,背着随从,背着摆渡门的人,装成个普通门人的样子。

还带来了一小口袋东西:“是我从东海带来的,给师父赏玩——能做出有意思的幻象。”

是东海的蜃龙骨,也就是,之前在香炉里焚烧的东西。

凌尘仙长收集了杜鹃上的露水,带着景朝国君,在这个地方给他烹茶。

凌尘仙长问:“你想做的,可都做到了?”

景朝国君却露出了很迷惘的表情来:“师父,有些事情做到了之后才发现,跟想象之中的不一样。”

“世上最终珍贵的,自然都是些得不到的,你还想要如何?”

“这一路上,看上许多不公,”景朝国君爽朗一笑:“我想三界之中,众生平等,天下大同。”

众生平等?这四个字,是谁都认得,可是,谈何容易?

自己独善其身,弟子兼济天下,也好。

凌尘仙长一笑:“祝你如愿以偿。”

这个时候,山下忽然一片大乱。

像是有人找上山来了。

景朝国君皱起眉头:“不得不告辞了——糟蹋了好茶。”

茶水在炉具上,刚冒出了袅袅香气,还没开。

凌尘仙长问:“何时再来?”

我告诉他说,下次山茶花开,我还来。

我的心猛然一震。

是啊,那不是所谓的“他”,或者“穿黄袍”的。

之前那些印象,都像是在看另一个人的记忆,可那一瞬,我清楚的意识到,当年坐在这里,说那句话的,是我自己。

下次山茶花开,我还来。

当时转身要走,凌尘仙长还看到,“我”的后衣襟上全是侍弄花草时沾染上的泥土。

他笑眯眯的要帮“我”掸下去:“万人之上,成何体统?”

这一掸,衣服里,滚下了一些滴溜溜的东西。

是女孩子玩儿的“抓枚”游戏里,必用的琉璃珠子。

凌尘仙长一愣:“这是……”

“听说小姑娘都喜欢,”“我”一笑:“刚才还送出了一些。”

我猛然想起来了,小龙女曾经被关在这里的时候,一直拿着一把珠子。

她说,是谁送给她的。

我立刻问道:“您知不知道,丹凰神君是为什么被关在这里的?”

凌尘仙长一皱眉头:“这是更久之前的事情了——她比我们这些门人,来的还早。”

原来,这个地方本来是龙虎山的位置,专门用来关小龙女的,后来这片地方灵气旺盛,就转给了摆渡门的人看管。

果然,很多看似巧合的东西,都在紧密相连。

我正寻思着呢,凌尘仙长看向了我:“你到底是说话算数——还是来了。”

是啊,不管隔了多少年,“我”还是兑现了那个杜鹃花开的承诺,再一次来到了这里。

这一世,到底是为什么而来?

也许,就是为了兑现那些诺言而来的。

而这个时候,阿四在我怀里醒过来了。

她抬起头,看向了这四周:“这地方是……”

因为元气大伤,她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。

“是个化解执念的地方,”我看向了四周围,长长出了口气,看向了凌尘仙长:“您还要在这里闭关吗?”

凌尘仙长微微摇头:“也许,是该出去走走了——外面,也有很多能做的事情。”

那些水和上,再一次齐刷刷的叹了口气。

能放过自己,就太好了。

“咳咳……”正在这个时候,外面一个咳嗽声响了起来:“李先生,有件事儿,还得让你过来搭把手。”

是公孙统的声音。

我抱着阿四站起来,有点猜出来了是什么事儿了。

接着,我就转脸跟凌尘仙长告辞,凌尘仙长眯起眼睛:“下一次……”

“下一次,一定要喝上杜鹃露水泡的茶。”我一笑:“到了那个季节,我还会来的——说定了。”

凌尘仙长点了点头。

我抱着阿四出去,就看向了公孙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