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30章 忠心耿耿

公孙统闷声继续挠后背,不知道是长了虱子还是生了皮癣:“你要的人情,就是给他们三川仙药?”

周围瞬间万籁俱寂,几个半毛子瞪大了眼睛,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还有几个半毛子手里的家伙咣当一下就掉地上了。

我答道:“三川仙药炼制不容易,这半毛子数量又多,比起直接给他们仙药,不如给他们个机会——送一些三川水给他们,让他们自己炼制吧。”

要炼制仙药,一个需要三川水,一个是自己修身养性,积攒功德,身心纯净,才能炼制。

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给了它们三川水,为了仙药,它们也会往正道上走,去过想过的人生,或者,毛生。

我看向了那些半毛子:“我能帮你们的,就这么多了。”

那些半毛子你看我,我看你,忽然齐刷刷就跪下了:“多谢天狐小哥!”

我连忙摆了摆手:“不用,我也没帮多大忙。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说你傻,你还真傻——现成的人情,自己给自己打折。”

照着他的意思,只要跟半毛子们一说,当初自己跟摆渡门进行了多么艰苦卓绝的抗争与谈判,才拼尽全力要来了这些水,稍微煽动一下,足够让半毛子感动的掏心掏肺,从此为我所用。

这法子我不是不会——甚至,我能想到,如果站在这个位置上的是江辰,他肯定会这么做。

不过,我不是江辰,做这些事情,也不是为了要他们报答,我只是看到了不公,想尽自己的能力帮一把。

景朝国君不是跟凌尘仙长说过吗?

我的目的,是想众生平等。

程星河看我执迷不悟,叹了口气说算了,自己的大儿自己知道,老亚撒西了。

撒你大爷。

白藿香倒是高兴了起来,她看着那些半毛子里的女人和小孩儿,眼睛弯的跟新月一样,为它们能开启新生活高兴。

那些半毛子不肯起来,结结实实磕了几个头,马脸第一个仰起脸:“富贵兄弟,自此以后,你哥这条命——是你的了!但凡你用得上我们黄玉骢,一声口哨,我们准来!”

说着,发出了一个奇怪的音节。

那就太好了,下次碰上了汪疯子,叫这个舅舅来压他——想想那个场面,有点想乐,我是他舅舅的兄弟,那我也是他舅舅。

“我们八仙山的八脚家也是!”

“我们也是……”

俨然,跟摆渡门被围攻,我解了天师府的围,那些参加的家族说的一样。

“不愧是天狐……也只有万妖之主的天狐,才有这个能力!”

“是啊,”剩下的半毛子交口称赞:“一颗仁心!”

我看向了摆渡门的人。

他们你看我,我看你,也没吭声。

我就问公孙统:“这个法子,行得通吗?”

公孙统咳嗽了一声:“行得通行不通的——我卖给你个面子。”

尉迟长老则天真无邪的说道:“这个法子还不好?在咱们摆渡门,那三川水哗啦啦一直流着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给他们也耽误不了什么,那不是两全其美吗?最重要的,是咱们能跟他们化解这一场怨恨了。”

半毛子这一趟来,损伤了摆渡门不少的财产,但在此之前,摆渡门也是粗暴执法,这么破坏半毛子家园的,大家算是扯平了。

公孙统瞪了尉迟长老好几眼,可尉迟长老那澄澈的眼睛,也没看出什么来,还关怀的问公孙统的眼睛是不是抽筋儿了,把公孙统气的不停咳嗽。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撞白藿香:“是不是该给他来几针了?”

白藿香白了程星河一眼:“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,装咳嗽的人是扎不好的。”

剩下的摆渡门人也笑了笑,都点了点头——能化解自己不知道的因果,对修仙来说,也是好事儿。

而有几个着急的,已经满眼希望的看向了摆渡门人:“那——上哪儿给我们领水?我们回家就炼制!”

“就是就是!等了这么久了——多一秒都等不下去了!”

“你们命那么长,着什么急。”公孙统终于不咳嗽了:“想要的,上北边排队去!”

说着,跟摆渡门人一歪下巴。

摆渡门人得令,就过去准备了,正好皇甫球才刚带着一身伤痕,颠着小胳膊小腿赶过来,一看这地方竟然人毛和平相处,一下愣住了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这谁驯化的?”

摆渡门人看向了我。

皇甫球揉了揉眼睛,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你?你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了?”

他立马凑过来:“怎么驯的?教给我,教给我,我去管我儿子!”

这也不能说是“驯”吧?

那些半毛子哗啦啦就跑到了那地方去排大队,跟春运似得。

程星河挠了挠后脑勺,说着让他有了卖花生瓜子矿泉水的冲动。

没跪下,也没去兴高采烈排队的,只有大婆,还有祸国妖妃。

大婆盯着摆渡门,还是满眼仇恨——对了,她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,也不属于人和长毛的,那她策划着跟摆渡门闹乱子,就一个原因了——有旧仇。

而祸国妖妃,就更别提了,她跟阿四合作来这里攻打摆渡门,肯定有她的目的。

皇甫球看着这两位女中豪杰,撸了撸嫩胳膊上的袖子:“这就是那两个罪魁祸首?其他的咱不计较了,你们两位,可得好好说道说道……”

他在大婆那个白骨精那,吃了大亏。

公孙统却拦住了皇甫球,眼神凝重的摇摇头。

皇甫球皱起眉头:“怎么,你认识?”

公孙统答道:“我只是觉得,她们也许有其他因果,弄清楚了,少吃亏,不上当。”

祸国妖妃看都没看公孙统,只看向了我。

我有点明白了:“借一步说话。”

祸国妖妃一笑,还是倾国倾城,脚腕子忽然一阵疼,白藿香踢的。

“看什么看?”白藿香一翻眼睛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程星河在一边掰手指头:“这对不起,比我又不是故意的少好几个字……”

他也被踢了一下。

公孙统则往一个假山边扬了扬下巴。

那地方合适谈话。

我带祸国妖妃过去,就看见了满眼的山茶,红的像是残阳,白的像是一场飞雪。

这就是,当初种下的山茶。

它开了,我来了。

祸国妖妃微微一笑:“还是你有本事——不战而屈人之兵。”

我跟老头儿听了那么多年评书也听出来了,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,心战为上,兵战为下。

我看向了祸国妖妃:“你说实话——你这一趟闹这么大,是不是为了九尾狐?”

祸国妖妃扬起眉头来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这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。

“一开始,你找我要狐狸尾巴,我就猜你跟九尾狐有什么关系,现在你煽动这些半毛子闹事儿,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吧?”我看向了祸国妖妃:“你以他们梦寐以求的三川仙药做诱饵,收买毛心,就想着这件事情成功了之后,带着他们跟着你,去救九尾狐?”

祸国妖妃微微一笑,柔腻的手划过了我的脸:“是啊,第一次见你,我其实就明白了——没什么事儿能瞒得住你。”

我就知道,现如今九尾狐要逃出生天,可被天师府和屠神使者镇压,也多亏它闹事儿,两方都没空抽身来对付我。

祸国妖妃,一开始跟我要狐狸尾巴,估摸着,也是这个原因。

再往前推,她一门心思追随富豪,拼命赚钱,八成也是有内情的。

“你这么忠心耿耿,跟九尾狐什么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