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83章 真龙血树

我心里明镜儿似得,那个天雷符是用来镇邪的,这个大山魅不知道吃了多少活人,被压在这里,八成也是她的报应,我要是贸然把她给放出来,搞不好会闯更大的祸。

大山魅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,也不意外,只低头看着大权。

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心里顿时一跳。

只见大权现在真的成了个“阴阳人”,一半身子还是水灵的,但是另一半身子,已经成了金华火腿。

这个时候,我觉出身上一松,人就从半空之中落下来了,地上的树根甚至温和的接住了我。

我知道,大权已经完全被大山魅给迷住了,我拉他,打他,全不管用。只要大山魅不松口,他一辈子都会待在这里。

再一回头,程星河也已经被密密匝匝的树根缠了起来,蚕茧似得,光露出了一个头,在半空之中左摇右晃,像是槐树上的吊死鬼。

而程星河的眼神也呆滞的望着大山魅,脸色也在迅速的枯槁——他的精气,也被大山魅吸过来了。

她甚至根本没有给我留考虑的时间——我一犹豫,这俩人就得变成咸鱼。

于是我一边动脑子,一边岔开话题争取时间:“你的本事这么大,勾个人帮你砍树,那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吗?为什么非得……”

大山魅盯着我,说道:“因为,这件事情非你不可。”

我察觉出来,她的视线落在了七星龙泉上,眼神带着几分渴望,却也夹杂着几分畏惧:“因为那个天雷符,就是你这把剑留下的,没想到,竟然又见面了。”

我一愣,七星龙泉?

我连忙问道:“那七星龙泉以前的主人,到底是谁?”

大山魅似乎想起了某种不愿回想的记忆:“跟你说了,你也不认识——他叫江仲离。”

江仲离?那不就是设四相局那个人吗?

只知道他是城北王口中的妖道,怎么也没想到,我跟他竟然能离得这么近——还用他的法器用了这么久!

原来,跟那个大权说的一样,这还真是个龙血树。

不过,这树跟普通的龙血树不一样,叫做真龙血树。

而真龙血树是被真龙的血溅上,得了灵气才形成的,龙血树本来就少见,真龙血树更是找不到第二棵,木料坚固无比,甚至可以说是刀枪不入,赛过传说之中的金丝楠木。

除非是带着凌厉煞气,斩杀过无数妖邪的法器,才能在它身上砍出痕迹。

所以那个天雷符这么多年都能封着她——没有别的东西砍得动她,跟洗不掉的纹身一样。

之前我躲在树上的时候,用七星龙泉把树皮划开,她就觉察出来了,我竟然能有砍她的本事,所以才把我和大权弄进来。

接着,她含笑看着我:“我等了这么多年,终究没有白等——这是天命注定,我要重归自由。”

说到自由……

我就问道:“我看出来了,你身上有贵气——你到底是为什么被封在这里的?你刚才说的那个贱人……又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不提“贱人”二字还好,一提这两个字,她的脸色又变了:“这一切,都是拜她所赐……”

原来这个龙血树之所以有紫色的贵气,是因为它受过皇封。

当年有一个年轻人来到了这个地方,遇上了伏兵,身上受了伤,躲在了龙血树后面,龙血树挡住了射过来的箭,溅出了鲜血,对方以为年轻人中箭身亡,这才离开了。

年轻人就此侥幸逃过了一劫——机缘巧合,他的血也留在了这棵树上。

而那年轻人的血似乎有某种效力,这个普通的龙血树,竟然成了坚硬无比的“真龙血树。”

过了一段时间,那年轻人又来了——现在,那个年轻人黄袍加身,随行浩荡,俨然是个一国之主。

这棵树也因为救驾有功,被敕封为了真龙神树。

于是这棵树堂而皇之地得到了香火供奉,有了灵。

当时这个地方还没有现在这么荒,周围也有不少居民,居民知道这是个受了皇封的神树,都赶过来求平安,求富贵,可以说香火鼎盛,风头一时无两。

而更多的是,有女人来求美貌——当时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这树是得了国君的鲜血,才成了护驾神树,所以民众祈愿,也要以血为祭。

这颗真龙血树就这样,吃到了许多的人血。

人是万物之灵,人血做祭祀,得到的功效是最厉害的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来到了真龙血树面前,祈愿自己永远不要衰老。

那个女人容貌非常的美丽,一辈子以自己的容颜为傲,从小万千宠爱于一身,但是她现在过了二十五,发现了自己第一根白发。

她开始恐惧,只要是人,自然就得生老病死,没人能让自己的美貌永恒的保持下去——没了美貌,她就没了一切。

她不想老,不论付出什么代价,她都要保持自己的美貌。

那个怨气非常厉害,她放了自己全部的血,融在了真龙神树上,而真龙神树吃了那么多香火,有了灵,也想能有人形。

于是,那个女人跟真龙神树融在了一起,成了山魅。

山魅沉醉于自己万年不变的美貌之中,看上去得偿心愿了。

偶尔她会露出人形,看活人对她的惊艳——众人传闻,龙血神树有神女,美貌无双。

她看着那些人痴迷的眼神,越来越高兴了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她发现了一个非常美的女人路过这里。

她顿时坐不住了,那个女人,甚至比她还要美。

而且,那个女人看见她,竟然还露出了一副十分怜悯的样子。

为什么会有这个表情,是不是,她觉得自己很丑?丑的……可怜?

这对她来说,根本是无法接受的。

她身上既然有人的灵气,自然也有人的贪念。

还不够……这还远远不够,她还想变的更美——比那个女人更美。

可那些人血已经不能满足她的胃口了,她需要更多的精气。

于是,她开始吸食来祭拜的人。

她越来越美,但是拜祭的人陆陆续续,都成了干尸。

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更别说她贪欲越来越大,吃的肆无忌惮,人们奔走相告的传说——这个真龙神树沾染了邪气,谁要是敢靠近,就要把人给吃了。

没有人敢靠近这个真龙神树。

但这个真龙神树毕竟是国君敕封的,传出这种消息,想也知道影响不好——这不成了国君跟妖邪同流合污了吗?

于是国君就把那个背着七星龙泉的江仲离派到了这里,他看出真龙血树确实已经成了妖邪。

按理说,应该把这个真龙血树引天雷来劈开,以绝后患,但这毕竟是受过皇封的树,又有救驾的功劳,皇恩浩荡,念她那个功劳,要是真把这树给灭了,那就等于对国君不敬。

于是那个江仲离就用七星龙泉给她身上打了天雷符,禁锢她永远不能动。

她全身都被封住了,只能存在于树根里,失去了香火和信仰,精气的损耗也让她的美貌程度迅速下滑。

可她不甘心。

而她残余的灵气,吸引了许多的小山魅。

那些小山魅拼命给她收集人的精气,来帮她维持美貌——这个地方,就更没人敢来了。

可偏巧最近本地风水发生了变动,这里成了唯一的上山路,那些小山魅就在这里摆了迷魂阵,一个一个的把路过的人吃成干尸。

说到了这里,她死死的盯着我:“你说……我本来应该好好的享受香火,要不是那个贱人,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?”

这种偏执——根本就不正常,难怪她能从一个活人,变成了妖异呢!

明明是你自己贪心,却怪别人比你好看,今天这一步分明是你自己害了自己,管人家啥事儿?

而她刚才说,那个女人看她的眼神,带着怜悯……说不定,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,已经看出她的贪欲,在可怜她。

而她咬紧了牙,还在说道:“我一旦重归自由,一定要去找她……这世上没有谁能比我美,不可能有……白潇湘……”

我一下就傻了,卧槽,说了半天,那个女人,竟然是潇湘?

而她越来越激动,脸也越来越狰狞,不再好看,而是可怖:“快去……快去把天雷符给砍掉,我等了这么长时间,再也不想等了……我是最美的……我才是最美的……”

说着,程星河和大权身上的枝条更紧了。

我连忙说道:“你别激动,我这就去……你先把路打开!”

放你出来,你的精气回来,还不立刻就知道潇湘在我身上,我们还能有好果子吃?

可程星河和大权又不能这么死了……

正这个时候,我察觉脑袋像是被什么碰了一下,抬头一瞅,我顿时愣了——程星河?

妈的,原来这货是装的!他根本就没被迷!

而程星河不动声色的跟我做了个嘴型。

我看出来,他做的口型是个“心”字。

难不成……我顿时就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了,心里一下就有了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