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31章 一身媚骨

其实从很久之前我就觉得很奇怪,祸国妖妃是个什么人?

要说她是个人,她不会有这么大本事——摆渡门长老活了这么多年,都不是她的对手。

要说她不是人,她可是嫁入权贵江家的新娘子,结婚的时候,多少风水行的老狐狸都到场了,没一个对她身份有什么怀疑。

她的来头,必定极大。

祸国妖妃一怔,接着就是一笑,那个笑容,百媚横生,哪怕是见过挺多美人的我,呼吸也忍不住凝滞了一下。

她一根粉雕玉琢的手指,已经刮在了我鼻子上:“你猜。”

“我猜的出,就不问你了。”一一股子魅惑人心的香气袭来,我不着痕迹的就往后躲了躲。

祸国妖妃似乎十分失望,但很快又是个妖艳极了的笑容:“我嘛——勉强也算是是天狐的宗族,不过,估计着说了你也不知道。”

哦?我立刻就明白过来了:“是媚狐。”

祸国妖妃一怔,看来我是说对了。

“我们这一族湮灭痕迹了,你知道的倒是不少。”

所谓的媚狐,是狐族之中,比较特殊的一支。

跟其他狐族最大的区别,就是它们身上的味道,不光能迷人心窍——还能把自己本身的气,遮盖的干干净净的,谁也看不出来。

她们天然就有一种对异性的吸引力,只要是男人,就过不了她们的美人关。

狐族的美艳,就是从她们这里开始著称的。

我盯着她:“难怪,你会恨人。”

祸国妖妃嘴角不自然的勾了一下。

为什么媚狐跟人有仇?传说之中,女人如果得到了媚狐的骨头,就也能跟媚狐一样,牵住男人的心。

据说好几个在历史上很有名的妃子宠冠六宫,就是因为得到了媚狐的骨头。

风尘女子为生计,普通女人为,权贵妇人为固宠,都把这个当成了独门秘方——这东西价值千金,许多有法子的人开始围捕媚狐。

还有更多的当权者,厌恶这种旁门左道,也下令把这种东西灭绝了,免得哪天就迷到了自己身上来了。

两方的悬赏都很高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那些猎手也有独门绝技,只要在鼻子前涂上了某种灵物的尿,就不用怕媚狐的味道了。

媚狐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数量急剧减少。

“老黄历了,”祸国妖妃转过身来,看着那些盛放的山茶出身:“我都记不得了,不过,我倒是记得,能活下来,就是因为天狐。”

原来,她被追杀的时候,那个九尾天狐刚被贬谪下界,虽然身上有伤,但还是现身保护了祸国妖妃。

为此,它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,祸国妖妃跟它道谢,它摇头,说保护宗族,本来就是分内之事。

不光如此,它还教给妖妃一个法子——类似于摆渡门的金蝉脱壳,能随时给自己换身体。

祸国妖妃这才活下去。

但是很快,九尾狐再一次被围捕,这一次,九尾狐没能逃出来。

说着,祸国妖妃咬了咬牙:“天师府的那三个,我迟早要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我还记得,九尾狐被围捕,是因为它被罚下界了之后,动了四相局。

好像要取四相局里什么东西。

“九尾狐不惜被抓,要的是什么?”

祸国妖妃看着我:“要的是公道。”

公道?“天狐说,四相局里,埋着它的朋友,”祸国妖妃回答道:“那个朋友,冤枉。”

四相局里镇着的,可太多了——莫非,是千眼玄武?

千眼玄武就说过,我能破开玄武局,完全是因为运气好。

玄武局在之前,就被某位先生动过。

它说的“先生”,莫非就是九尾狐?

还挺讲义气。

“这些年来,我一直没忘记,当年要不是天狐,我们媚狐早就灭门了,”妖妃接着说道:“所以,无论如何,我都必须得救天狐大人。”

“那可是有三清老人来镇守的,”我看着她:“你未必能行。”

妖妃一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她这个自信,像是有根据。

果然,她摘下了一朵山茶:“天狐大人,一早就留下了话——叫我不要急着送死,什么时候,能破四相局的人出现,它就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我一愣——难怪呢。

她微微一笑:“看到你那一瞬间,我就知道,我没白等这么久。”

她跟我第一次见面,是在赵老爷子的寿宴上。

那个时候,她就见到了潜龙指了。

想收我为己用,可我就是不上钩。

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,简直恍若隔世——那个时候,潇湘还在潜龙指里,给我上了一课。

时间过得真快。

“现在,天狐马上就能出来了,只是三清老人不依不饶,他们是怕天狐休养生息这么久,出来报复,”妖妃盯着我,极为诚恳的说道:“以你现在的能力,只要你肯搭把手,天狐一定能出来,天狐的性格,有恩必报,事成之后,你绝对不会吃亏。”

说着,她看向了我身体——跟她上次跟我讲的一样,但凡我肯帮忙,把身上寄存的狐狸尾巴还给九尾狐,这件事儿就妥当了。

可我并不了解那位天狐。

是啊,万行乾坤和狐狸尾巴都是她的东西,但这两样威力太大,说明它的本事也太大了。

万一真的是个残暴的祸患,那岂不是有引来了一场灾难?

我还想着上天阶呢,哪儿敢冒这个险。

再说了,现如今十二天阶还被困在接天岭,等着我去救他们呢!

妖妃的消息很灵通,一见到了我的表情,就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了,立刻说道:“你不用去管那十二天阶了——你心里清楚,那就是一个陷阱,聪明如你,不会去犯这个傻。”

是啊,这一路以来,我去了很多本来不该去的地方。

“我自然知道是陷阱,可十二天阶被扣住,我不可能坐视不管。”我答道:“消防员也知道火里危险,当差的也知道匪徒穷凶极恶,可他们还是去了。”

也许,是有人管这个叫犯傻,可也有人管这个,叫英雄。

妖妃皱起了眉头。

我接着就问道:“你对四相局,是不是知道很多?”

妖妃挑起眉头:“从何说起?”

“你嫁给江总那个败家子儿子就看出来了。”我答道:“千方百计混入江家,不是为了钱那么简单吧?”

妖妃嫣然一笑:“没错。”

她知道破局人已经出现,就开始打四相局的主意了。

这才潜入江家的。

“江家的秘密,我也知道不少。”她眯起眼睛:“要不要,我告诉你其中一个?就是,关于江瘸子的。”我心里一动。

这一次从四相局重启,到我出生,再到我被牵扯进了四相局,全是被江瘸子牵着鼻子走。

要是能知道江瘸子的秘密,整件事情的谜团,就能揭晓一半了。

“只要你放弃十二天阶,跟我去救天狐,我就告诉你。”

妖妃的眼睛一眯:“甚至,我还能告诉你,他做这一切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,跟你,又有什么关系——是我嫁入江家之后,千辛万苦,才得到的独家消息,除了我,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。”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。

妖妃的瞳孔,闪现出了一抹狡黠,似乎觉得这个筹码,足够吃定我了。

可我一笑,还是说道:“不好意思。”

妖妃一怔,显然出乎意料之外。

“我想知道的事情,会自己查清楚的,”我答道:“你的目的我弄清楚了——下一步,该你跟摆渡门的人商谈了。”

妖妃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,”一个声音从山茶花后面响了起来:“你领着半毛子大闹摆渡门,诱骗净秽灵童,那摆渡门的损失,就全应该由你负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