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毒1832章 主神犯错

“无论如何,我们还是得谢谢你。”慕容哥哥说道:“这是个大忙,我们不欠这么大的人情。”

哪怕是替半毛子们要了三川水,可出发点是为了化解摆渡门跟半毛子的恩怨,又不是为了我自己,他们不乐意就这么欠我的人情。

“你这一趟来,不会师出无名。”慕容哥哥虽然为了陪伴妹妹整天不见天日,可在人情世故上,比尉迟长老也通透多了:“你来,肯定是有什么事儿——是不是,十二天阶被困住的事情?”

我点了点头,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:“估计这个陷阱,是屠神使者给我下的,所以想请你们帮忙救人,只是……你们这一次,跟屠神使者的关系,是不是又要闹僵?”

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以前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,可现在,他们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。”慕容哥哥沉下脸:“这次,我们一定会告到了上头去。”

屠神使者身份特殊,有特权,所以三界默认,都要为这些执法者让路——他们的作用,就是来规范三界的,三界哪儿有人能规范他们?

这一次,红衣人被抓住,他作为屠神使者之中举足轻重的一位,一定会起不小的波澜。

“十二天阶暂时不会出什么事儿,我们上告,也得等上面的评判,”他接着说道:“你先等我们处理,这件事情,我们来想法子。”

只是,连累的他们也卷进来,怪不好意思的。

“说起来,”我还想起来了:“关于丹凰神君,九尾天狐,你们知道什么吗?”

她们到底是被什么事儿给罚下来的?

“上次丹凰神君逃走之后,我查探了一下,听说是很多年前,上头有一场很大的变动。”慕容哥哥答道:“据说有一位地位很高贵的主神犯了极大的过错——按着犯过错的程度,要削除神籍,承受天雷行劫,灰飞烟灭。”

那个主神功勋卓著,不少神灵求情,本来可以饶过一死,永远镇压,但是,那个主神竟然变本加厉,悍然反叛,逃出去了,还蓄意报复。

在那么森严的律法下,逃脱哪儿有那么容易——丹凰神君和九尾天狐,还有不少的神灵,就是因为玩忽职守,或者徇私帮忙,受了重罚。

丹凰神君就是因为这个缘故,被压在这里的。

上次丹凰神君逃走,也是我帮的忙。

估摸着,阿满,潇湘他们,也都在此列。

“那,那个逃走的主神,后来怎么样了?”

“逆天而行,罪加一等,”慕容哥哥答道:“雷诛当场,尸骨无存,世上再也没有那么个主神了。”

我心里骤然一沉。

锁龙井的螭龙以自己的身体替换,救出一条龙,之后有龙负伤从天降,坠落一角,成了玄素尺,挣扎飞走,落到了额图集,成了龙骨金。

就是——那位尸骨无存的主神的下场。

“那个主神,到底犯了什么大过错?”

“这就不知道了,”慕容哥哥答道:“没人查得出来。”

说话间,东边刮过了一阵风。

是潮润的雨前风。

“晴久了会下雨,雨久了会放晴,”慕容哥哥背着手,去看山茶花被风掀开的花叶:“要变天了。”

是啊,要变天了。

“红衣人和江辰被关在什么地方了?”我转脸看着慕容哥哥:“我想过去看看。”

慕容哥哥点了点头,带着我就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——以前专门用来关押小龙女的那个太阴宫。

我一乐,是啊,这地方,哪怕小龙女都逃不出去,更别说他们了。

慕容哥哥还想开口,我把他给摁住了。

而是直接到了围墙一角。

我上次上这里来过,推着小龙女荡秋千的时候,无意之中看到这地方有个窟窿,后来春去秋来,这地方长的藤蔓植物郁郁葱葱,把那个窟窿遮盖住了。

我从窟窿里往里看,就看见他们两个,正坐在庭院里,脸色都极其难看。

不过因为元气大伤,都没察觉到我躲在外面看他们。

尤其是江辰。那表情跟破了苦胆一样:“什么时候能回去?”

“区区摆渡,困不住咱们多长时间,”红衣人到底是屠神使者,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人已经恢复了不少:“这地方的灵气很重,对你有好处。”

这倒是没看出来,江辰还是满身硬皮,好像怪物一样。

“有好处,也不能这么耽搁下去,”江辰的声音一沉,哪怕在红衣人面前,也是个叱咤风云的样子:“尽快想法子。”

“放心。”红衣人答道:“齐鹏举会想法子的。”

对了,齐鹏举跟他们是一伙的。

只是,我老是有一种感觉,齐鹏举跟他们,不像是一伙人。

“齐鹏举……”江辰冷冷的说道:“未必信得过。”

江夫人在江家大宅剜真龙骨的时候,齐鹏举确实也来了,但后来很快就离开,江辰怕是认定了,当初要是齐鹏举不走,也不会有那么糟的结果。

“他的身份在这里,五爪金龙回来,对他没有任何好处,”红衣人答道:“他比咱们,更怕他回来。”

怎么,五爪金龙,跟齐鹏举还有什么恩怨?

江辰皱起了眉头:“这一次两次,都没成功,难不成,他真能回来?”

“毕竟——他是五爪金龙,”红衣人答道:“有他的气运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。”

江辰一听这话,却皱起了眉头。

转脸,看了他一眼:“这么信得过他,我记得——你曾经跟他关系很好。”

我心头一震。

没错,我也有这种印象。

红衣人浑身一僵。

“几次三番,都没能把他怎么样,以你的能力来说,有些不对,你是不是,还对他有什么旧情?”

江辰的语气是云淡风轻,可我听得出他的猜疑。

红衣人一笑:“是你想多了——他自从做下了那种罪大恶极的事情,我就跟他恩断义绝了。”

他盯着被风吹的微微荡起的秋千架子:“是他背信弃义在先,我只想报仇。”

我以前,到底是干了什么事儿了?

难怪这辈子这么多倒霉事儿,难道就是因为以前得罪的人太多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