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37章 一段绳子

那工头一寻思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断绳子算吗?”

原来,前些天施工队确实是在挖土挖到了红房子附近,挖出了不少绳子,全断了。

还把几个工人喊过来作证,大家众口一词。

“把绳子给我看看。”

“那没有了,”几个工人一起摇头:“不知道几百年的破烂玩意儿,挖土机挖出来,就扔了嘛。”

能几百年还保持绳子形状的,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绳子。

那几个抱着和上的男女一听,大眼瞪小眼,显然也嘀咕这是什么意思,哪儿来一根绳子,跟家里闹邪祟的事儿,又有什么关系。

和上已经察觉出来了——毕竟他是经历过灵龟抱蛋地那事儿的:“该不会……”

我低声对他说道:“跟你这挖土机,还真有点关系。”

和上一听,一下急了眼,一只手就打在了工头脑袋上:“早跟你们说了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第一个要来告诉我,这么要紧的事儿昧着不说?”

那几个工人都抱住了脑袋:“不是,这点小事儿也报告,咱也报告不完啊——昨天还挖出了不少草根呢,要不小和总你看看。”

那就几个男女一听,也来了精神:“管什么绳子不绳子,反正,就是跟你们有关系,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和上气的还要打人,我给拦下了,和上一反手,就抓住了我胳膊:“你快给想想法子。”

我说法子肯定给你想,不过亲兄弟明算账,给我让两块地,我得修两个小庙。

和上一听,连忙说道:“别说小庙了——你搞俩大庙也行,到时候其他不用管,建筑这方面我包了!”

事情挺顺利。

我看向了那个宅子——这地方的秽气,是很陈旧的,年头已经很久了。

但是这么些年没克死人,还能开饭店,就说明那秽气之前是被压住的,可能就是被绳子。

冷不丁挖断了绳子,把底下什么东西给弄出来了。

这叫“惊主”,其实在迁坟,盖新房的时候时常会遇上——神州大地几千年文明,哪块土地没有原主呢?我第一次入行,不就是碰上了张胜才作祟那事儿嘛。

你要是不把原主给请走,就修建自己的东西,那很容易得罪人。

现如今,怕就是这个情况。

只可惜绳子已经没有了,不然大概一眼就能看出作祟的是什么,好对付了。

那几个男女一听这话,就问我们到底怎么解决,给钱还是平事儿,我把结果说了,他们这才从和上身边站起来,不情不愿的说,要是平不了,跟我们没完。

和上还在那打包票呢,我拽过和上,从容不迫的说道:“那还得你们配合。”

死这么好几个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自己头上,他们能不配合吗,这也就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。

和上别提多高兴了:“你一出手,这事儿就稳了九成!我早就想找你,你来无影去无踪的,老是不在!”

我问他,不会是江总那的活吧?你有点犯小人。

和上一愣,一只大手玩意儿的拍我肩膀子:“要不说你神了——你最近是成仙啦!”

卧槽和上这手劲儿一直没撂下,这要是一般人,骨头架子让他拍散了。

果然,前一阵和上被我给调正了风水,运气来了,跟江总这个大开发商,在我的引荐之下一拍即合,很受江总的信赖,本来是一帆风顺,无奈何江总身边原来的人不干了——这新来的凭什么抢我们的光啊?背后给他使绊子,知道这块地难弄,故意丢给了和上。

和上接到通知,才知道烫手山芋掉自己身上了,硬着头皮干,可不是就挨上这事儿了。

不过还好和上有大肚美人地护佑,祖上积德,逢凶化吉,一准有贵人相助,好解决。

我也只能腆着脸来当这个“贵人”了。

这会儿那几个兄妹站起来了,妹妹算是个会做人的,拿着买卖人特有的热络跟我招呼道:“那这事儿,就托付给你了,你赶紧看看吧。我们这买卖,也耽误不起。”

“是啊,上头还养着个老爹呢。”弟弟也过来了:“这人到中年不得已——老的老小的小,都得吃饭!”

大哥没多说,估摸是当惯了领导,只微微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是啊,你帮帮这几位吧!”周围的围观群众都是住在附近的人,有个大娘就说道:“这几个孩子孝顺——雷到了身边,都得避开他们几个!”

“就是,人家兄弟姐妹多了,都是推三阻四,不赡养老人,可他们不一样——争着抢着看护老头儿,巴不得拿个老头儿供起来,这样的好人,就该有好报!”

“我们都教育孩子,跟白家饭馆几位学学呢!”

那个妹妹挺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夸的——爹娘养自己一场,鸦知反哺,羊知跪乳,这不是天经地义嘛。”

“是啊,连父母都不顾忌的,畜生都不如,”弟弟也连忙说道:“都是应该的。”

老大再次压轴发言:“人生最大的遗憾,就是子欲养亲不待。”

周围的人更是交口称赞,都对白家饭馆的情况挺了解,看来都是常客,难怪他们家一有事儿,都过来助阵了。

我就往红宅子看了一眼:“容我进去看看?”

这几个兄妹连忙点了点头,就把我引进去了,和上程星河他们也跟在了后面,金毛似乎不太喜欢这地方,刚才闹腾的时候,它就一直睡觉,这会儿一看我走,这才只好跟在了我后面。

这个宅子装饰的很漂亮,中式设计,十分气派,前面是个花木扶疏的穿堂,有鸟有莲池,十分幽静。

妥妥跟高价会所一样——原来弟弟念过设计师。

宽大的滴水檐下面,有一个竹子摇椅,里面窝着一个老头儿。

老头儿穿着干净体面,果然被照顾的不错,这会儿艳阳高照,老头儿眯着眼睛睡着了。

瞬间让我想起了三舅姥爷来了。

妹妹比较热络,就给我介绍:“这是家父。”

而这个时候,我发现老头儿手里,像是攥着什么东西,攥的很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