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38章 哑巴金铃

但是鹰爪似得手攥的很紧,看不出是什么。是老人家常在手里抟着的铁核桃?对了,据说这个防止老年痴呆,老头儿还让我给他买过。

几个儿女凑过来,对着老头儿嘘寒问暖,弟弟脚力最快:“爹,日头要下去啦,天凉!快进去歇着吧!”

女儿也拉住了老头儿的胳膊:“上我那歇着去,新买的乳胶枕,太国进口的!”

“行了,上你们家去还得爬楼梯,折腾死了,”老大发了话:“就近,上我那去!”

跟街坊邻居们说的一样,三个儿女抢着孝敬老人。

程星河一边剔牙一边说道:“我倒是想起来了龙气地那事儿,鲜明对比啊。”

是被儿媳妇塞进狗窝后化龙的老人。

但是老人不言不语,眼神是木的,这神态——老年痴呆?

弟弟妹妹输给了大哥,无奈的直起了身子,这才想起来跟老头儿介绍:“爸,这是上咱们家来的大师,调好了风水,说不定您也好了。”

老头儿还是毫无反应。

老大让他们俩别吵,自己把老头儿给背起来,奔着屋里进去了。

老头儿一条胳膊从老大肩膀上垂下来,我看见他鹰爪似得手心里,攥着的东西有一抹金光。

那抹金气——有点眼熟,是仙灵气。

“等会儿。”我拦住了老大:“容我看看大爷手里的东西。”

老大一愣,但想起答应要配合,就把老头儿的手拉下来:“爸,您给人看看。”

老头儿却攥紧了,就是不松手。

白藿香也过来了,在老头儿的手肘内侧一抹,老头儿跟膝跳反射一样,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,不受控制就打开了自己的手。

手里金光流泻,是一个金色的圆球,上面镂刻着精致的纹路。

那是个金铃铛。

看清楚了,我猛然一愣,这纹路我见过——潇湘拿到了水神信物之后,河洛过来找潇湘,潇湘的器具上,就有这个纹样。

是水神宫的象征!

这地方,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

我立马问道:“大爷,这东西是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大爷却没听我说话,死死攥住了那个金铃铛,喃喃的说道:“我的——我的……”

“我不跟您抢,您只要告诉我……”

老大爷身体一缩,跟个小孩儿似得,显然,跟怕我跟他抢一样,几乎要从老大背上逃下去,干瘪的嘴里只重复着:“我的,我的……”

一副十分畏惧的样子。

老大连忙把老头儿往上一撑:“先生,你看也看见了,我爸这个样子……”

我连忙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冒犯了。”

老大如蒙大赦,背着老头儿就赶紧上去了,生怕我追上来似得。

苏寻眼尖:“那是景朝前后的工艺——有缠镂丝。”

是啊,那种工艺,不光能把图案做的活灵活现,能把金器镂刻的精致明亮,经久不褪色,现在已经失传了,只在景朝前后出现过。

苏寻这一阵子,也学会了不少。

“你有没有发现另一件事儿?”程星河扫了我一眼,用手在耳朵边做出了个摇晃的手势。

没错,那个金铃铛,固然是个铃铛,却是哑巴的,不会响。

说起来,这地方,离着杨水坪不远,难不成,是以前水神祠的东西?

一回头,老二和老三都正瞅着我们呢——女的是老二,男的是老三。

“怎么,”老二来了精神:“我爸爸那个铃铛,有什么说道?”

我立马问道:“那东西,是老爷子从哪儿弄来的?”

“这我也不知道啊,”老三回忆了起来:“自从我记事儿起,他手里就一直攥着那个铃铛,就没松开过,对吧二姐。”

老二点了点头:“从小我爸爸就攥着那个东西,刷牙洗脸都舍不得松开,这不知道的还打听过他那手是不是假肢呢!可我们小时候问,他从来不肯说。”

这金铃铛对老爷子来说,一定很重要。

“他痴呆多久了?”

“就这一两年的事儿,也是从刷了红房子开始的。”二姐嗔怪的看了三弟一眼。

三弟自觉心虚,连忙说道:“人吃五谷杂粮,哪儿有没生老病死的,都是自然规律。”

我一寻思,就问道:“你们总说自己家是个风水宝地,拆迁也不肯走,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?”

一听这个,姐弟俩就都精神了起来,看着跟在我们身边的和上,把腰板停滞了。

“这得从前些年说起来。”

原来,这家人能住上这里,也是因为祖上积德——祖上是做木匠的,上街见到了有少年卖身葬父,动了恻隐之心,把自己做了卖的棺材给了那个少年,却没让少年给自己当奴仆,让少年自奔前程,少年没道谢,跪下磕了三个头就走了,当时祖先也没多想,谁知道少年有机缘,成了风水先生,后来少年学成归来,给他找了这块地来报答。

说麒麟不破身,富贵永留存,居家常兴旺,孝子有贤孙,这一住进来果不其然,万丈高楼平地起,从普通老百姓翻身就成了土豪。

不过有几年闹动乱,被抄家,家里人差点完了,老爷子当年也是少年人,好险没整死,也硬是挺过来了,后来盖了这处宅子,都觉得这是个福地,所以哪怕给补偿,也扛着当钉子户,谁知道现在出了这种问题。

说着二姐盯着宅子:“我们老爹,这一辈子过的也辛苦,清醒的时候,唯独就这么一句要求,说这个宅子,无论如何不能拆,我们这当儿女的,这么点心愿也不能帮老爷子达到,那哪天下了地,也没脸见祖宗。”

三弟也连连点头:“我姐说得对!”

和上忍不住也叹了口气:“别说,这钉子户当的有道理——叫谁都得舍不得走,之前闹半天是我误会你们了,跟你们道个歉。”

和上以为他们是坐地起价,敲诈勒索。

那俩姐弟连忙摆手,说各人有各人的难处,小和总也不容易。

我一笑,答道:“也难怪,麒麟送贵子,几位倒是都孝顺。”

一听这话,他们俩的表情瞬间都古怪了下来,对看了一眼,又看向了老大位于一楼的房间。

我们几个都眼尖,虽然他们很快就把表情给遮掩下去了,但都看清楚了。

而这俩人接着就让我们继续往里看看,赶紧解决好了,还个心安。

我们跟着他们往里走,接着就问:“当初说是有几个人在你们店里倒了霉——都是些什么人?”

姐弟俩一对眼,答道:“其实,倒不是客人出事儿,是我们家招来的帮厨。”

之前白家饭馆的生意是很兴隆的,

“这几个帮厨,有什么共同点?”

别人不倒霉,偏偏他们几个倒霉,找到了这个说道就能揭穿谜底了。

这姐弟又是一对眼,露出了几分迷茫来:“这帮厨,能有什么共同点?都是外地的呗,有的是西川的,有的是薄州的……”

跟外地不见得有关系。

“我能见见其他的帮厨吗?”

“那恐怕是不行,”姐弟俩挺遗憾的摇摇头:“出了这事儿,哪儿还有帮厨肯给我们家干活啊,结清楚了工资吗,都早就走啦!”

“是啊,再说没生意,我们也请不起这么多工人,还得发工资呢不是。”

我看向了后头:“你们带着我,往后厨房去看看吧。”

到了后厨房,窗明几净,环境很好,赏心悦目的,难怪这么多熟客,而程星河一眼看到了一个位置,就用肩膀撞了我一下。

我也看见了,一个大米缸后面,躲躲闪闪的,藏着一个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