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39章 一双脚印

也有仙灵气,但是极为微弱。

它身上的气色,是一种淡淡的烟火气。

程狗这双二郎眼现在虽然不是很稳定,但依然管用:“是个小孩儿,我看着像是锅盖童子。”

那就太好了,遇上能打听事儿的了。

那两姐妹一看我们的眼神,也有点紧张:“大师,你看见什么了?我们有点害怕。”

“是不是,这地方的罪魁祸首在这呢?”

“你们家还供养锅盖童子呢?”

没想到姐弟俩你看我,我看你,都没明白:“什么童子?”

不是他们?

“那你们家,有人会定期在锅盖上放糖吗?”

“哎,大师,你怎么知道的?”二姐连忙说道:“我爸爸就喜欢把糖放在锅台边,弄的黏糊糊的。”

那就对了,锅盖童子无供不来,是他们家老爷子奉养的。

他们俩也听不明白,反正认定了这里有东西,都把身体给护住了,像是怕谁挠他们一样,往外一路跑:“大师你先看着,我们不在这打搅了。”

和上也紧张了起来,把袖子往上一撸:“北斗,那东西在哪儿呢?我劲儿大!”

我摆了摆手:“别着急,不是坏人。”

说着往前了一步,可我一往前,那个小小的身体就往后一缩,像是十分害怕。

和上有点纳闷:“不是坏人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怎么能用东西来形容呢?这是家里的平安神之一。

只要有信仰,就能催生出神灵来,我们遇上过几位家神,家神之外,各司其职的门神,灶神,井童子,也都是耳熟能详的。

而眼前这个锅盖童子,跟井童子十分相似——都是用来保护入口之物的。

以前那个年代,粮食有时比人命还金贵,入口之物绝对不得马虎,一般有灶神坐镇,但要是经常做饭,大量做饭的地方,也会有人来延请锅盖童子。

他是做什么的呢?顾名思义,守护锅里食物的——旧时代很多没超度过的饿鬼,一见到了刚出锅的餐食,就会过来一拥而上,吸食食物,被死物吸食过的食物,味道会很差,人还会得病,尤其饭店最忌讳这两样,东西不好吃,吃了还拉稀,你就等着喝风吧。

锅盖童子就是在揭开锅盖的瞬间,以锅铲为武器,把那些上前的饿鬼一一击退的小神灵。

老辈子人,在饭店这种烟火不断的地方,往往就会用甜东西来请锅盖童子看守食物。后厨做饭做得越多,锅盖童子也就越厉害。

看来这位锅盖童子,有日子没吃着供品了。

我回头看向了程星河,程星河叽叽咕咕就嫌我薅羊毛就照着他一个薅。

不找你找谁,这甜东西除了你,也没人有啊。

他一边嘀咕,一边摸出了一包宾格瑞草莓牛奶,一把森永芝士小方酪:“报销”。

这货最近是有钱了,都吃上外国进口货了。

果然,那一阵甜香散发出来,一只乌青的小手犹豫了一下,就从挨着灶台的米缸后面伸出来了。

他们吃的是精气,供品倒是不会少。

我松了心,肯吃我们送的东西,那就有的聊。

我往前了一步,就问道:“尊神,我们跟您打听个事儿。”

米缸后面响起了一阵平常人听不到的咳嗽声:“大兄弟,你,你问个啥?”

像是吃东西噎着了。

“关于这家帮厨的事儿,”我答道:“那几个人,是怎么死的?”

米缸后面一阵沉默,紧接着,他声音就不自然了起来:“他们不是在俺厨房里死的。”

“我们不是来跟您问责任的。”我把来意说了一遍:“就是请您行个方便。”

锅盖童子又沉默了一下,这才缓缓说道:“俺在窗户口看见,他们——是在那头倒的霉。”

那乌青小手指向了一排紫藤架:“后面那一排房子就是!以前是东家的书斋,后来给新来滴员工当宿舍啦!”

这么说,那些死去员工的共同点,还有一个,就是,都是新员工。

越过紫藤架,那是一个精巧的小院落,门口有个金子匾,上面写着“思雨轩”。

而这个时候,正看见,老大把老爷子给背进去。

老爷子手里,还死死攥着金铃。

我一愣:“你们东家,也住在思雨轩?”

“死也不走,以前没毛病的时候,说灵位也得停在了思雨轩。”锅盖童子像是正在狼吞虎咽。

我跟程星河一对眼——这么说,那些七个新员工出人命,还真跟老爷子有点关系。

和上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,立马问道:“怎么着,老爷子那么个迷迷瞪瞪,病病殃殃的样子,还有鬼?这不是人不可貌相吗?”

那也未必——要是跟老爷子有关系,为什么挖断了绳子之后才出人命?

“具体又是怎么死的?”

照着之前白家兄妹的说法,那七个人死的时候,身上长了一片一片的大水泡,活像长了一身肉蘑菇。

这可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。

锅盖童子刚要说话,忽然外面一阵响动,吓了我们一大跳。

再一转脸,锅盖童子像是受到了惊吓,已经消失了。

出去一看,闹半天是厨房的匾不知道怎么回事,给掉下去了,摔在了地上,成了一堆碎片。

那对姐弟也从院子对面远远跑过来了,一看清楚,二姐就开始埋怨:“早知道自己掉下来,一早就卖给上次那个收木头的了,给三千八呢!”

“那不是寻思着,上次有个专家说这是乌珍木,沉一沉更值钱吗?二姐你就别说了,咱们家这两天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子——就没那个财面儿。”

“财面儿财面儿,归根到底你不把咱们家房子漆成了红色,也没这么多事儿。”

俩人正吵着呢,一看我们出来,连忙问道:“大师啊,你说这是个什么征兆?”

“碎碎平安,是不是?”

匾额是家里的“门面”,脑袋都落地了,能是什么好征兆?

而且,我还看见了,这匾额上,也有一些秽气,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触碰过。

简直像是——有谁在故意吓唬锅盖童子。

但我也没直说,就敷衍过去了:“方便的话,我们想上思雨轩看看去。”

他们一对眼:“这有什么不方便的——快请快请。”

一问之下,这思雨轩是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修建的——那个时候,他的家族逃过一劫,第一件事儿,就是修了这个小院落,

平时老爷子就在院子里闷着坐着,从来不出去跟一般老头儿似得钓鱼下棋,两姐弟认定,老头儿老年痴呆,说不定就是不跟别人交际闹的。

进了思雨轩,院落干干净净,两排小房子也很整洁:“老爷子这么喜欢紫藤花?”

触目所及,入口到院子最里头,头顶上都是紫藤花架子,不知道多少年了,藤蔓纠结缠绕,到了花季一定特别漂亮。

不光如此,就连椅子上,檐角上,一切有装饰花样的地方,全部都是紫藤花的纹样。

“听说麒麟地里,紫藤带财,”两姐弟答道:“为着个好兆头。”

这会儿老大正从屋里出来,抬起手做出了个噤声的手势,口型说道:“刚睡着!”

越过窗户,老头儿已经睡熟了,可一只手,还是死死攥着那个金铃铛。

“也没辙——在别的屋子,他不睡!”

这个时候,已然是日暮西斜,我们也就留在了这个思雨轩里,等着这地方,到底能出什么幺蛾子。

天凉了,我们就进屋里等着,枯坐无味,和上神神秘秘往兜里一掏:“锄禾日当午,大家斗地主?”

程星河挺高兴:“君自故乡来,谁也别耍赖。”

平常就你耍赖耍的多。

一玩儿起来时间过得快,我跟和上程狗打牌,白藿香整理这次在外头弄来的新药,苏寻四处看古董,等程星河的四个二分别被和上和我的王炸镇压过几把之后,天已经黑透了,程星河输的面红耳赤,青筋毕露,还要折腾着赖账呢,忽然觉出后面如芒在背。

一回头,我们都愣了一下。

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死死盯着窗户外面。

我们这才发现,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下起了雪来了,紫藤花架子上,全都是厚厚的一层雪花。

我要把牌收拾起来,可程星河忽然拉了我一下,意思是让我往外头看看。

怎么了?

我对着外头一看,一下就屏住了呼吸。

只见满地的雪花上,在花架子前面,出现了一双突兀的脚印子。

就只有一双,好像一个人凭空出现,又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而那脚印子的方向,对着的正是我们的门口——那个人,一直在外面盯着我们。

秽气……

和上也看见了,脸一绿色:“站在那的,是个什么东西?前后都没脚印子——会飞啊?”

我还看见,脚印子中间,有一道痕迹。

像是一道车辙一样。

那双脚上挂着什么东西——脚镣?

而那双脚的大小,看上去三十五六号的样子。

要么是少年,要么是女人。

“来了……”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声音:“来了……”

是老爷子的声音——他正死死盯着一扇内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