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843章 捂眼遮耳

“你们等着吧。”我答道:“快则一两天,多则三四天,这几天,肯定给你们说法。”

“说法不说法的,关键是赔钱!”

“是啊,那么大一条小伙子,要是活着,一辈子得挣多少?赔钱!”

不过他们顾念我是个“大师”,又是局外人,所以也都没敢多说什么,敦促我赶紧催钱。

我点了点头,就回到了屋子里。

白家姐弟看我问话,还有点紧张,一看我回来,就仔细观察我的表情,可我什么也没表露出来,就问道:“出事儿之前,你们家这一年的买卖还兴隆?”

白老三忍不住说道:“兴隆个屁,人工也贵,客人也少,裤衩子都……”

结果话没说完,屁股就被白老三给踢了一下,立马闭上了嘴。

“我弟弟不懂,我们家生意可好了,都是附近的老街坊,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来给我们捧场,都是稳定客源,不少赚钱,所以我们先前要的补偿款,那也是应当应分。”

白二姐倒是伶牙俐齿。

白老大也跟着点了点头。

我一笑,看向了这块麒麟地:“你们知道这块地,为什么不能是破身麒麟吗?”

三兄妹互相看了一眼:“我们这些掌大勺的哪儿懂这个呢。”

“动物世界都看过吧?受伤的动物,身边会引来垂涎三尺,趁人之危的猛兽。这麒麟一旦破身,也会引来其他的怪东西。”

三兄妹好像还是没明白:“那——就是因为麒麟破身,才把弄蘑菇那东西引出来的?”

“那不又赖到我头上来吗?”白老三不干了:“这矛盾了啊——你明明说是绳子被小和总弄断才引来的。”

我一笑:“是除了那个让人长肉蘑菇的之外的怪东西。”

三兄妹一愣:“先生,你可别吓唬我们——除了那个东西,还有其他玩意儿?那不是更受不了了吗?”

有些怪物,哪怕连我们,也看不见。

“算了,我就不泄露天机了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我这么问吧——你们想抓住那个让人长肉蘑菇的东西吗?”

三兄妹面露惧意,立刻猛点头。

“要是想抓,就帮我个忙——晚上你们三个全上思雨轩来,就一样,得把耳朵和眼睛给捂住。”

三兄妹一愣:“这是什么说道?”

“你就说,你们答应不答应吧。”我答道:“不答应,这事儿就没完——你们也看见了,小和总也中招了,要是他也出事儿,别说补偿了,保不齐他们公司,还得管你们要补偿呢,你说能买卖地皮的,那得是多有能力的地界?”

三兄妹一对眼,犹豫了一下:“那,保证安全吗?”

“怕什么?”我答道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”

三兄妹寻思了半天,说商量商量。

程星河把头给探出来了,嘴里嚼着灯影牛肉丝:“怎么,我们家李柯南又知道那只有一个的真相了?”

有时候,真相也不光只有一个。

“李北斗,不好了!”

是白藿香的声音。

我心里猛然一沉,立马跑过去了。

一进屋里,就屏住了呼吸。

只见和上蜷缩在地上,来回的滚,脑门上是豆大的汗珠:“北斗,你,你就跟白医生,说,说一下,给我那药加点量——实在不行,给我开点安眠药也行,我,我坚持不住啦!”

我一眼就看见,这么一转眼的功夫,和上手臂上的那些划痕猛然又膨胀了一倍,弯弯扭扭的,竟然跟带鱼那么大了,也不光是在手臂上,已经蹿到了左边半个身子上了。

那些肉芽也从嘴巴的形状,直接炸成了香菇那么大!

和上这人我太了解了,为了面子,能跟小混混打赌,拿啤酒瓶子砸脑门,谁先躺下谁认怂,连着干翻好几个混混,面不改色,现如今能疼成这样,我是第一次看见。

他难受的,也许根本没法想象。
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我立马看向了白藿香:“麻醉药不管用了?”

而且,这扩散的也不对,那几个死去的帮厨,不是熬了好几天才这样吗?

“速度太快了,现在人能承受的麻药,都不管用了,再加大剂量,会对他的身体有没法逆转的伤害,”白藿香吸了口气:“你得赶紧想法子找到那个女人,他这个情况,不大对劲儿。”

哑巴兰已经弄清楚来龙去脉了:“不是说,能活七天吗?”

白藿香摇摇头:“这一次,跟前面几个都不大一样——他这个速度,别说七天了,要是找不到解药,恐怕过了今天午夜,人就不行了。”

那个种怨的长发女人,是恨透了我们了。

看着在地上来回打滚的和上,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,可这个时候,一个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我试试。”

阿四。

阿四自从跟着我们回来,一直不言不语,静静的看着我们做事儿。

“可你这身体才刚恢复过来……”

“我死不了,”阿四蹲下,一只手握住了和上受伤的那个手臂上,一股子秽气,就被她给吸到自己身上了。

她脸色再一次难看了下来。

和上却像是舒服点了,那些恐怖的“肉蘑菇”也终于停止了生长,他睁开眼睛,看着阿四,也是一愣:“这小孩儿……”

阿四一双手,就盖在了和上的眼皮上。

和上睡着了。

我心情是很复杂的——阿四的秽气刚被净化,可和上形势又危机,让人根本没法选。

“不用担心。”阿四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:“这是为了给我盖庙——我付出点什么,理所当然。不过……”

她看向了和上:“这秽气太重了,我只能让他少受点罪,没法延长他的命。”

午夜之前,非得抓住了那个长发女人不可。

“哥,有啥我能帮忙的吗?”哑巴兰摩拳擦掌:“老长时间不干活,想着舒展舒展身子骨。”

我一寻思:“那就得辛苦你了,你帮我去买几样东西来——我把东西发你手机上,上城北的美人鱼花店,提我名字打八折。”

我以前打工的时候,跟那是长期合作伙伴。

苏寻也跟上了:“我也去。”

哑巴兰一看手机上的清单,忽然皱起了眉头:“这个季节——能有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