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44章 走兽之地

“没事儿。”我答道:“去了之后你跟老板一说就行了。”

哑巴兰向来信得过我,也没多问,带着苏寻就走了。一边走着,哑巴兰还跟苏寻形容什么,两只胳膊比划着,像是在说,从红姑娘那养伤的时候,看见的新鲜事儿。

苏寻看着他就笑,笑的特别开心。

“七星,”程星河的胳膊搭在了我肩膀上:“刚才听你说,麒麟破身,会引来其他的怪物?那咱们一口气得对付多少个?”

我领着他翻到了墙头上,往东西两头一指:“你看,麒麟两边成什么形状?”

麒麟破身附近,有几个山包,交错杂乱,银装素裹之下,勾勒出了巧妙的图案,一个成了走兽状,一个成了鸟状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这我哪儿认识啊——不过,你的意思是,麒麟破身,会影响周围的风水,这风水,会再对人形成影响?”

我拍了拍他肩膀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“你个不孝子,跟谁孺子呢?也不怕雷劈了你。”说着,他看向了不远处的九鬼压棺地:“又跟你老婆有关系?”

但愿吧,如果那个长发女人真的跟潇湘有关,也许,关于我跟她的事情,就能了解的更清楚一些了。

不长时间,白家兄妹似乎是商量好了,奔着厨房就来了,笑嘻嘻的,还带了食材,白二姐热络的说道:“几位先生辛苦了,我们给你们做点东西,聊表一下地主之谊,几位别嫌弃。”

程星河一眼就看出来了:“哟,酸菜白肉火锅!”

后厨开火,三个人合作——白老三帮厨,白二姐摆盘,白老大掌勺,很快香气弥漫,让人食指大动。

不过,在朦朦胧胧的白雾之中,我隐约看到,半空之中漂浮着一些东西,对着那些香气就聚拢来了。

对了,这就是来跟着“蹭吃”的游魂。

越是经常有烟火的地方,比如后厨,小吃摊子,就越容易引来这些东西,没人给上供,就过来分一杯羹。

烟雾之中密密麻麻,像是挤在一起的脸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,拿起个拖鞋就要打过去,白藿香知道来龙去脉之后就拉住了他:“你怎么这么没同情心,它们都饿了多久了,吃一两口你又不会饿死。”

程星河一咂舌:“你保护妇女儿童也就算了——这些玩意儿你也护着?你知不知道,让它们吸食了烟火气的东西就吃不得了?”

是有这么一说。

据说给神上供,撤下的供品会更美味,给鬼上供,就味如嚼蜡,甚至会拉肚子。

有一些人好像天生不会做饭,哪怕材料火候跟人一样,做出来的东西也不香,往往也是因为身边有这种蹭吃的东西萦绕着。

我说他今天怎么这么勤快,感情是这些蹭吃的触犯了他的利益了。

结果他拖鞋还没举起来,一根勺子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,对着那些雾气就打了过去。

这一下,带着一丝微弱的仙灵气,那些想来蹭吃的殷切的脸,顿时面色大变,呼号惨叫着,就被驱赶散开了。

白老大倒是浑然不觉,哪怕那个大勺子是从他后脑掠过去的,他也只是摸了摸脑袋,嘀咕着天冷了,屋里灌风。

锅盖童子。

说着,把锅子摆在最中央,白二姐笑吟吟就垫着抹布把锅盖给打开了:“几位快尝尝——我爸爸的手艺!”

别说,那锅里浓郁的高汤翻滚,一片片嫩肉浮上来,香气十足——在蒜泥香菜蘸料里一滚,丰腴的肉与爽口的酸菜中和,口齿留香。

下雪天,跟这个是绝配。

程星河也不怕烫,呼噜呼噜就是几碗,吃的头上冒出了蒸汽来,跟武侠剧里的内功高手一样。

“爱吃就好!这还是我爹传下来的法子呢,”白二姐连忙说道:“我们家招牌菜——只有我大哥得了真传,别人做不出这个味儿!”

米缸后面微微有点动静,锅盖童子回去了。

出了这个厨房,恐怕也不是这个味儿——东西变好吃,有锅盖童子一份儿功劳。

酒酣饭饱,白老三趁机问道:“现在,今天真的能行?不能再让那么东跑了吧?”

“放心吧,但凡有你们几位帮忙,马到成功。”

“那就太好了,”白二姐喜不自禁,这才发现一边的白老爷子也从打盹里醒过来了,赶紧捞了火锅里的素菜给老爷子送过去,一口一口吹凉了:“爸爸,你尝尝,你最爱吃的!”

老爷子闭着眼睛张了嘴,却皱起了眉头,眼角就是两行泪,把金铃攥的更紧了。

程星河一边吃肉,一边低声说道:“破了案了,这金铃哑巴,估计就是老爷子自己攥坏的。”

白老大连忙说道:“多少给点肉吃——你那蘑菇也不好消化。”

白老三则直接把二姐的汤碗拿过去了:“爸爸,我喂你!”

跟街坊邻居说的一样,看上去,真是麒麟贵子,至孝。

白藿香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微微皱了皱眉头,程星河把肉捞差不多了,趁着白藿香走神,把白藿香碗里的肉也捞走了。

吃完了饭,白家姐弟果然告诉我,事儿就这么定了,让我多费心了。

我看了一眼熟睡的和上,点了点头。

等哑巴兰和苏寻回来,一番布置,天彻底黑透了,我们就在思雨轩集合了。

苏寻已经摆好了请灵阵,贡香的味道一飘,白家三姐弟照着我说的,遮住了眼睛和耳朵,有些忐忑的又问了一遍:“真是没事吧?”

“放心。”

等他们三个弄好了,我们就开始等。

这个时候,和上的脸色已经越来越不好了——虽然阿四让他减少了痛苦,可那股子死气一路蔓延,身上的肉蘑菇也逐渐越来越大,像是要把他全部生命力给吸走了。

都快十一点了,白家三姐弟都从一开始的惊慌紧张,到了不耐烦:“先生,那东西来了吗?什么时候来?”

程星河他们看着和上那样,也有点着急了。

我跟哑巴兰苏寻一歪头,他们立马动手,就把白家三兄妹结结实实的绑在了阵心的椅子上。

觉察出来,这三个立刻就傻了,一个劲儿的挣扎了起来:“不是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遮住眼睛耳朵,也不是为了别的——免得他们多疑和反抗。

“杀人啦,救命呀!”

这三姐弟吓的不轻,一个个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。

哑巴兰有点担心:“哥,他们不能把当差的喊来吧?我去拿几个馒头,把他们嘴堵上。”

“不用。”我摆了摆手:“让他们叫。”

老爷子目睹这一切,也直了眼,张了半天嘴想说话,可阿巴阿巴半天,也没说出来。

在这些惨叫声里,我们眼巴巴看着指针一点一点往12那里挪动,心情都越来越紧张——长发女不来,和上就保不住了。

我后心也逐渐出了汗,快点,快点!

可就在最后十五分钟,外面呼啦一声,就起了风,把窗棱子撞的咚咚作响。

有东西来了。

那个长头发的身影,出现在了窗棱外面。

我心头一振,立刻说道:“你来了?”

本来,昨天打草惊蛇,她按理说是不敢来了。

可我们准备了她想要的——她的诉求,就是让白家人死。

沉默了半晌,那天籁一样的声音才响了起来:“你们——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因为说话算数——你不是想让这几个人死吗?”我答道:“我就弄过来了,悉听尊便。”

那身影一颤,满是不可思议:“真的?”

一只素手,迫不及待要从窗棱里探进来。

“那当然了,”我笑眯眯的答道:“就有一个条件。”

我奔着和上所在的位置点了点头:“把他身上的怨气给散了——还有,把你跟老爷子的恩怨说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