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45章 职业凶犯

“恩怨……”长发女人的手指僵在了窗棱上,冷笑了一声:“看在你乖乖把白家人绑到了这里的份儿上,我可以给你朋友解开怨气。可我跟他们的恩怨,没必要告诉你。”

这女的挺不合作啊!

我想跟她说清楚我和潇湘的关系,可这是个挺长的故事,也保不住她信不信,而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顺着她的语气说道:“那也行——你先过来解他怨气,剩下的好说。”

窗户乓的一下被推开,屋里顿时灌满了清新的冷空气,她那被黑发遮着的曼妙身体,还是莹白如雪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女的挺禁冻——正气水,她是不是得宫寒?”

白藿香眼睛一瞪,大吃一惊:“你还知道宫寒?”

“网上一有女的吃冷饮,就好些人说这俩字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。”

而那曼妙的身体缓缓一进来,飘然对着那白家三兄妹过来了。

可我立马拦住她:“咱们说好的!”

这个“贞子”身上,有一种极为清新冰冷的气息,很好闻。

她似乎犹豫了一下——黑发下,她那天籁一样的声音恶狠狠的“哼”了一声,这才飘然到了和上身边。

那个姿势极为优美,像是漂浮在了空中。

这一下,白家三兄妹也察觉出了身边过去个什么东西,因为看不见也听不到我们,光剩下拼命挣扎了:“你们杀人,杀人要偿命!”

长发女这才冷笑了一声,落在了和上身边。

黑发之中,伸出了一只雪白的手,握在了和上的手臂上。

还有三五分钟就到时间了,我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和上手臂上的肉蘑菇一碰到了那只手,飞快的萎缩了下来,和上猛然睁开了眼,像是瞬间就清醒过来了。

真管用。

眼看着,他身上的黑气,流淌回了长发女身上。

我们正要高兴呢,可就在这个时候,和上忽然一把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臂,兴奋了起来:“北斗,快点,我抓住那东西了!”

我一愣,卧槽,坏了!

果然,长发女手一僵,转过脸,黑发之后是一双极为怨恨的视线:“你骗我……”:

我立马说道:“我没骗你,你听我说,先把他松开……”

“北斗,你快点!”和上这才刚有了点力气,而他因为处于生死边缘,俗话说死鬼撞衰人,正好能让他看见本来看不到的东西:“我快抓不住了!害了那么多人,别让她跑了!”

你快别说了!

我往前一步还想解释,程星河白藿香他们更别提了,早做好准备了,长发女瞬间就感觉到了煞气,误以为我们拿白家人和和上当诱饵,这一动,又认定我们要群起而攻之,不由咬牙切齿:“人都是骗子——人都是骗子……你们都该死!”

“呼”的一声,她身上那股子冰冷的气息一炸,温暖的屋子里瞬间冷了好几度,和上手臂上“啪”的一声响,只听他一声惨叫,浑身肉蘑菇猛然全炸起来了。

“和上!”

阿四立刻扑了上去:“不好了……”

而那女人转过脸,我就听到了一阵磨牙的声音,程星河为了救和上,一凤凰毛奔着她的腰就缠过去了:“他妈的,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哑巴兰就更别提了,猎仙索跟着程狗的凤凰毛就过去了。

苏寻蹲在地上,手速极快的就把地上的阵法翻动了起来,要把那玩意儿给整个困住。

白藿香则厉声说道:“你们别的不着急——帮我把她头发给弄下来!要不和上就真没救了!”

“得令!”程星河和哑巴兰异口同声,长发女一听要动她的头发,视线更怨毒了:“你们敢碰我的头发……”

这头发,对她来说,似乎十分重要。

而她已经被程狗和哑巴兰拽住,挣扎不出去,抬起手,五道尖锐的指甲寒光一闪,对着自己的脖子就抓下来了。

我吃了一惊,这女的好烈的性子——察觉出自己被骗,竟然宁愿死,也要报复!

她死了,身上的部件也没用了,和上的怨气,什么玩意儿也化解不了了!

我一丝没犹豫,奔着她就冲了过去,一把挡在了她脖子前面。

那五爪一下楔到了龙鳞上,“嘣”的一声。

她见到了龙鳞,顿时愣住了,勉强抬起头:“是你……”

我松了口气:“对,是我,你是潇湘的人,对不对?我跟潇湘……”

“是你害了水神娘娘……”没想到,她的仇恨更重,张开嘴,对着我就撕咬了下来:“我要给水神娘娘报仇!”

我一愣,而她一张口,不偏不倚,对着真龙骨的旧伤疤就下去了。

那是全身唯一一个龙鳞没覆盖的地方。

我偏头闪过去,一排利齿“嘣”的一下就咬在了真龙骨一侧,火辣辣一阵疼。

她很熟悉我身上的软肋,她认识景朝国君!

她肯定,知道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!

程星河他们见状大骂:“这玩意儿反了天了!”

程狗抽出凤凰毛,对着她面门就打过去了。

可我转身,一下就挡在了她面前——也是我倒霉,那一下正好打在了真龙骨上。

那不是普通的东西,是小龙女的凤凰毛!

这一下,头骨简直像是被熔岩整个劈开,火辣辣一阵锐痛,我眼前顿时全白了。

“七星?”程星河一愣:“你疯啦!”

白藿香也愣了一下,不管不顾就扑过来了,一只手摸在了真龙骨上:“你知不知道这个位置对你来说意味这什么?”

“知道。”我苦笑了一声:“这地方再被打坏了,之前的千辛万苦,就全白费了。”

白藿香大怒:“知道你还——你就是冒傻气!”

不光是他,长发女也愣住了:“你为了我……为什么?”

我吸了口气,努力把那种剧痛扛过去:“我知道,你跟白家有恩怨,杀那几个帮厨,也是有原因的——我杀你容易,可我不想让你含着冤枉,消失在世上,那对你不公平。”

“公平……”

她重复了一句:“我……也能有公平?”

“三界之内,众生平等,”因为剧痛而模糊的视线,逐渐清晰了起来:“没有公道,我给你讨。”

她的身体一颤。

而这个时候,和上已经开始惨叫了——他身上的肉蘑菇逐渐扩大,已经有杏鲍菇那么大了。

阿四喊道:“快点!”

离着十二点整,就还一分钟了。

“程狗,哑巴兰,松开她。”

程狗和哑巴兰一愣,刚才那一下,让他们都挺生气,可全听我的话,不甘不愿的,也就松开了。

长发女重获自由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……”

“我是想告诉你,我这一次,不是骗你,是真心实意想帮你解决你的冤枉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我朋友的命是要紧,现如今,我请你救他,行不行?”

这个时候,和上身上的“杏鲍菇”已经开始流淌出了黑气,和上时间不多了。

长发女吸了口气,转身就到了和上身边。

再一次抓住了和上的手臂,和上也重新反抓住了她,但她没有挣脱。

和上身上的怨气,终于彻底消失了。

我们这才松了口气。

和上醒转过来,连忙说道:“北斗……”

“你放心吧。”我对和上说道:“她的事情,弄清楚了。”

和上没明白:“那为什么不抓?”

长发女也看着我。

“因为那七个帮厨,死的是有原因的。”我回头看向了白家姐弟:“他们知道。”

长发女愣住了。

我跟哑巴兰一歪头,示意解开一个,哑巴兰会意,立刻把白家老大的眼睛和耳朵松开了。

白老大重见光明,别提多激动了: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,你们这是杀人,你们得偿命……”

“要论杀人偿命,那是另有其人。”我盯着白老大:“你为什么请帮厨住在了思雨轩里,你自己知道。”

白老大一愣,顿时面如土色,厉声说道:“你,你说什么?我听不明白……”

我看向了在一边愣住的白老爷子:“你请帮厨,不是让他们在厨房帮忙的,是想着,让帮厨搭把手——尽快把老爷子给送上西方极乐吧?”

白老大猛然一颤,呼吸都凝滞住了。程星河他们也愣住了。

和上立马挣扎了起来:“什么意思——他们,他们不是孝子吗?”

麒麟都破身了,哪儿来的孝子?

白老大喃喃说道: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你,你怎么知道的?你血口喷人!”

我接着说道:“简单——那几个帮厨的家里人来闹事儿,我看见照片了,那几个帮厨无一例外,都是断扫帚眉。”

“那,那又怎么样?他们命短……”

“断扫帚,可不光是命短,主穷凶极恶,亡命之徒,”我答道:“这种人浮躁偏激,绝不可能上厨房干受累的工作,他们怕是职业凶犯吧?你不承认,也简单,这种事儿,一调查就出来了。那几个索赔的父母,还没走远呢,帮厨能赚多少钱,可他们手里都有不少钱,这钱,怕就是买凶钱吧?”

白老大咬了咬牙:“你……”

我回头看向了长发女:“你要杀他们,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