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53章 等待的人

但是水神很快就回来了,面色如常,只是盯着小环的时间更长了。

报信儿的被管事儿的罚了,说是认错了。

春雨忍不住好奇了起来——能让水神娘娘这样思念的人,得是什么身份?

可水族们全让她闭上嘴,想活着,就千万不要提起那个人。

水神娘娘不高兴,果然是为了那个人,可她却越来越好奇了,能配得上水神娘娘的,肯定是个很尊贵的人,可再尊贵,凭什么让水神娘娘这么等下去,也不来?

她觉得那个人不识抬举,替水神娘娘不高兴,就再也不去问了。

直到有一天,水神娘娘出去了一次,是悄无声息回来的。

只有她看到了,水神娘娘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,可身上,全是伤口和血。

她吃了一惊——水神是主神之一,为什么会受这种伤?谁敢动她?

水神叫她不要声张,别告诉第二个人。

她从水里,感觉到了一种焦灼的气息,让人极不舒服,很久之后,她才知道,那叫天罚。

水神娘娘把水族管理的井井有条,在东海广受爱戴,并没有犯过过错,按理说,不该受到天罚啊!

水神娘娘这几天,做了什么?

水神躺在宫殿里,一声不出,什么事情也不过问,伤口并不见好——她明白,是因为水神不肯治疗自己。

简直,像是一心求死。

知道这件事的水族,没有不着急的,但以潇湘的性格,没有水族敢开一声口。

她着急,也心疼:“您何苦呢?”

水神盯着漆黑的海水:“你不明白。”

那个表情,像是心如死灰。

“您给水族想一想……”

“我消失了也没什么,还会有其他神灵到这个位置上来。”水神的声音没有波澜:“我累了。”

春雨毛骨悚然——这简直,像是要放弃自己的神位!

她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,忽然就大声说道:“您等的那一位,还没回来呢!”

大殿忽然猛地一颤,墙角的珊瑚,桌上的水晶灯,倏然全部炸裂。

水神动了大怒。

她赶紧跪下了。

金丝银线帐子后,潇湘的声音里,有神不会有的绝望:“他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“那可说不准!凡事有万一,只要活着,总还是会有好事会发生的。”春雨急切的说道:“我娘,就是这么等着我爹的!”

半晌,潇湘才问:“只是万一的机会,为什么……你娘能一直等下去?”

“她说,她不怕别的——怕就怕,她等的人回来,却找不到她,”春雨吸了口气:“我娘不忍心他着急。”

水神没再说话。

但是自此之后,水神身上的天罚伤口,一天一天,竟然好起来了,她又开始跟以前一样,坐在大殿里,抚弄着那个小环。

春雨心想,不管是个什么人样的人——既然能让水神娘娘思念,多少,是个了不起的人。

她也希望那个人能回来——她想看水神娘娘高兴。

水神虽然绝美,却从来不笑。

日复一日,水神宫开始热闹了起来,预备着那些年最盛大的庆典——人间的君主,要祭祀水神。

这对水神来说是很重要的,得到了皇封,就会得到更多的信众,更多的香火,力量也就越强大,水神的力量越强大,那东海的水族在水神的庇护下,也就更和乐平安。

按着规矩,君主皇祀,水神要亲自到场。

春雨经过上次的事情,已经在水神宫有了点资历,水神出入,总会带着她。

她跟着水神仪仗,到了岸上的大水神祠。

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人,四处是香火,明黄的,绣着龙纹的旗子,在四处飘扬,是她以前在岸上生活的时候,从来没见过的盛景。

她看的眼花缭乱,不过水神对这些场面,只有例行公事的淡然,甚至是厌烦。

她只捏着那个不离手的小环。

忽然所有的人全跪下——对的倒不是水神,是旗帜后面,众星捧月的一个男人。

她被震慑了一下。

鹤立鸡群,俾睨天下,不管在场多少人,第一眼望见的准是他,像是在人群中,发着光。

那是一个,气势甚至不输给神灵的男人。

一转脸,看向了仪仗之中的水神,她却愣了一下。

水神一双眼睛,只盯着万众簇拥下,一个穿黄袍的男人。

她也是第一次见到,水神会有这样的表情。

所有人山呼万岁,那就是,来祭祀水神的君主。

她想问,那个男人是什么来历,可惊恐的发现,水神的眼神凝滞住了,甚至,像是失魂落魄。

这是水神从来没有过的失态。

君主进了正殿,周围的随侍叮嘱,请他一定要祝祷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

那个君主盯着水神的神像,竟然也怔怔出神——跟水神的表情,一模一样。

君主跪拜,祝祷了些什么,当然,只有水神娘娘自己能听到。

春雨注意到,听到了君主祝祷的内容之后,水神的眼睛失神,竟然像是有了泪。

不过,她注意到了,水神周围一些资历比较老的侍从,都流露出了十分担心的表情。

为什么要担心?她不太明白。

庆典之后,岸上水下,都是一片忙乱,她却注意到,水神仪仗之中,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已经空了。

水神呢?

她慌忙追了出去,却发现,水神到了水神庙后面,凝视着什么。

一个穿黄袍的独自站在了水边,像是在看什么。

那个君主。

水神到了君主身后。

而君主一回头,怔住了。

任何人看到了水神的美貌,都是会怔住的,这倒是不算奇怪,奇怪的是,水神为什么在君主面前,显露真身。

水神开口:“你来这里,是做什么?”

君主一笑,没有一个君主该有的架子,只是落落大方,从容有礼:“这个地方,我好像来过。”

水神眼里有光:“也许多看看,能想起来。”

君主点头,望着水神,欲言又止,这个时候,海面过了一阵风。

春雨没听见后面的话。

只见到,水神走近,两个人并肩一起去看那一片海。

她第一次看到,水神露出笑容。

水神仪仗的水族,和岸上的人,全乱成了一团。

水神回来之后,平时冷若冰霜的脸上,也还是挂着一丝笑。

没有一个水族,敢问水神刚才去哪儿了。

岸上估计也是一样。

春雨高兴了起来,偷偷问水神:“您等的人,是不是终于回来了?”

水神摸着那个小环出神:“也算——也不算。”

水神是高兴,可春雨也看出来了,水神的高兴里,也带着忧虑。

春雨故意不去多想,不管算不算——水神高兴就好。

那以后,水神总会突然消失,水族徒呼负负,只有春雨知道,水神去了水神庙后面,那一片长着大片芦苇的空地。

那个位置,能看到初升的明月和朝阳。

水神身边,总有那个君主。

画面看上去极美——春雨见到,水神把那个小环,给君主看。

君主有时候点头,有时候摇头。

水族们知道了之后,也在议论纷纷。

“哪怕是君主——那是个异族,人神怎么能结合?”

“会带来大灾的。”

“总得有人规劝水神娘娘——谁敢?”

没人敢。

那些水族都叹气:“可莫要再发生以前那样的事情啦——那就全完了。”

“那一次,都要了水神娘娘半条命,再发生一次,那……”

春雨想起了,上次水神娘娘受到的天罚。

难道,就是因为那个君主吗?

她终于忍不住去打听:“上次——到底发生什么事儿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