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54章 反目成仇

“你知道什么?”有个侍从冷冷的说道:“那一位,可把水神娘娘害惨啦!差点连主神都当……”

其他侍从,拉了它一下,它自觉失言,给春雨头上来了一巴掌:“不该问的别问,想跟黄花精一样,给叉到了岸上吗?”

她目睹过,一个黄花精犯错,被海罗刹丢到了水面,几千斤重的身体,被鱼类啃咬,被人切割,死无全尸。

她打了个寒颤。

接着,想起了上次水神娘娘受到的天罚。

难道,就是因为那个君主吗?

她恐惧了起来——水神娘娘等的人不该回来,这一回来,是凶是吉?

于是,等水神回来的时候,她也会旁敲侧击,口中说是给水神讲人间的故事,那些故事,不是牛郎织女,就是沉香救母——横竖,跟凡人婚配的神女,都没什么好结局。

水神是何等的聪明,自然听得明白是什么意思:“底下人说什么了?”

“他们没说,是我猜的,”春雨跪下:“我不求别的,就求水神娘娘平安。”

潇湘却只是微笑,还破天荒的摸了摸她的头。

冰冷,却说不出的温柔。

“他这次回来,跟上次不一样,”潇湘不再盯着那片望不到尽头的海,而是看向了遥远的水面:“他想做的事情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那个眼神,满怀希望。

春雨却越来越担心了——哪怕是水神,她也是女人,娘说过,女人若是对一个男人沉迷,是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
她会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就是那天,有人忽然登门造访。

这个人她第一次见。

是官定渡口的河神,河洛。

这一位也出身高贵,据说跟潇湘是一起诞生在天河之中的。

河洛也极为美貌,那种美貌跟水神的超凡脱俗不一样,是一种张扬跋扈,肆无忌惮。

春雨不大喜欢这个河神,甚至还有点畏惧她。

“恭喜姐姐,终于把良人等来了。”河洛表现的很亲近:“我来报喜。”

潇湘却不带什么笑意,不着痕迹的跟她保持距离:“我没叫你来。”

“何必这么冷淡,我替姐姐高兴。”河洛坐在了客位上,脸上是笑,可春雨看出来,她的眼睛冷冰冰的,分明有不甘。

春雨更讨厌河洛了。

河洛接着说道:“不过,他今非昔比,只是个人而已,你再跟他沾染关系——神位不要了?”

潇湘没回头,冷冷的说道:“神位算什么?”

河洛笑的更开心了,可眼神却更不甘心了:“姐姐可要三思。”

“你回去吧。”

潇湘似乎并不想跟她多说:“官定渡口不能没有你坐镇。”

河洛立刻说道:“我就是想来看看他,毕竟咱们……”

“我命令你回去。”

河洛的笑容凝固,起身,一只手,却悄悄摸到了水神才能用的神榻,眼神里不经意的带了几分冰冷。

“这一位,确实像是能干出什么大事,不过……”意识到潇湘回头,她换上了一副温暖的笑容:“我会尽力而为,帮姐姐的忙。”

“不用你插手。”

“亲姐妹,何必客气。”

河洛飘然而去,她只是官定渡口的河神,比起水神的仪仗,形制自然逊色很多,不过春雨才看出来,河洛的侍从,身上穿的是九尺琉璃锦——而水神侍从不过六尺,河洛的仪仗镶嵌的是九头珍珠,水神的也只不过是六头。

哪怕形制上不敢僭越,可别的地方,处处花心思,要压水神一头。

春雨越来越不喜欢河洛了。

“这个官定渡口河神,总像是揣着什么坏心思。”春雨跟其他侍从不一样,胆子很大:“水神要防着她。”

“她?”水神似乎没去多想:“她一个河神,能掀起来什么波浪。”

水神的心思,全在海面上,她等着傍晚。

一到了傍晚,她就能去见那个君主了。

这以后,四海升平,风调雨顺,岸上的人,都在歌颂国君的功德。

春雨不理解——为什么歌颂国君,不应该是歌颂水神吗?

水神却并不计较,她去见了君主一回来,总会带来一些东西。

那些东西十分珍贵,有盒子,有珍玩,总之是人间罕见的物件。

水神虽然不缺奇珍异宝,却总是格外珍惜,谁也不许碰。

那是国君送的东西。

是了,世上的男人就是这样——要把真心,寄托在物件上。

人间君主富有四海,给些什么都正常,不过春雨想起了在岸上生活的时候,那些巧取豪夺的人了。

做君主的,不耕田不种地,哪里来的财物?还不是管底下的人抢的。

“这是他给我的,我就喜欢。”水神答道:“不管是什么,都是他的心。”

春雨那种不安的感觉,越来越大了。

有一天,到了那个相会的时间,潇湘让春雨拿出她最好的华服——那是从上头带到水里来的,哪怕水神祭典,也没见潇湘穿过。

那个华服上点缀着的珍宝,灿若星河。

春雨猜也猜出来,对水神来说,那恐怕是个大日子。

“国君——今日约水神何事?”

她也没指望水神能回答。

可水神那天心情好:“他说,有话跟我说。”

“很要紧?”

“自然要紧。”水神盯着铺满霞光的水面,笑容绝美:“他说话想来算数。”

穿上那件华服,水神的美丽,不可逼视,春雨不敢添乱,怕水神不高兴,就在底下等着,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,春雨上去,正看见那个穿黄袍的国君,怫然变色,拂袖而去。

非但没有跟水神盼望的那样,发生什么好事,反倒像是争吵起来了。

水神穿着华服,站在原地,盯着国君的背影,面无表情。

“水神娘娘,回去吧……”

天快亮了。

国君驻扎在这里许久的队伍,开始预备离开。

水神盯着那个决绝的背影,喃喃说道:“他好像变了。”

原来高高在上的水神,也会有这么脆弱的时候?

“人跟神灵不一样,自然会变。”

没想到,一边的芦苇丛里出来了一个人。

河洛。

河洛微微一笑:“早跟你说,人跟咱们不一样——你现在信了?”

表面上像是抚慰,春雨却觉得,这是落井下石。

潇湘没回话。

河洛接着说道:“其实,我可以帮你……”

潇湘猛然回过头,声音凌厉决绝:“你离他远一点。”

一瞬间,海上卷起了惊天巨浪,岸边的芦苇,全部被拍碎。

河洛僵在了原地,微微一笑:“我记住了。”

河洛盯着在晨曦之中离开的国君队伍,微微一笑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春雨觉得,那个笑容,带着几分残忍。

打那一天起,水神再也不上水面,把国君送来的礼物也全部收了起来,只是手里,还一直握着那个小环。

春雨也没有再上水面,但是时不时会听到,头顶上有一片嘈杂的动静,像是有许多的船在碰撞。

潇湘看着头顶,满眼忧虑。

终于有一天,有海罗刹来上报:“那位国君又来了!这是给您焚烧在水神祠的信。”

潇湘一愣,一开始是高兴的,可看到了那封信之后,沉水一样的眼里带了火,水面一震,大怒。

所有水族吓的全部跪下,眼看着那个信消融在水里。

没人知道,那封信里写的是什么。

唯独海罗刹战战兢兢:“大船——已经到了官定渡口了。”

是河洛的地方,入海口之一。

潇湘终于离开了水面,那一天,水面掀起了滔天巨浪,所有水族瑟瑟发抖——这是潇湘从来没降过的巨大水灾!

她要杀了景朝国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