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58章 金翅连环

真龙骨不肯回忆起那段往事。

就好像,受到巨大伤害的人,有时候会失忆——是身体替他做了决定,不让自己再受到第二次伤害,想不起来反而能走出阴影。

可就在一瞬间,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画面。

那个时候,晚霞烧满了天,把眼前飞舞的芦花棒和广阔海面,染成了一片金红。

一个人从我身后出现,迎着落日——那是几生几世,见到的最美的画面。

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这个地方,我好像见过。”

她的眼睛,像是天上最美的星辰:“也许多看看,能想起来。”

“那……”我盯着她,微微一笑:“我能否多看看你?我总觉得,不光见过这个地方,我也见过你。”

她笑起来:“那我跟你一起想。”

那个感觉,异常熟稔,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却像是前世见过。

她现在,怎么样了。

我很思念她。

能找到了琼星阁,救出了十二天阶,进了真龙穴,我是不是就能去见他,把一切都问明白?

有些事情,哪怕畏惧,也总得面对。

对了,春雨说,是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救了她。

那个人如果不是潇湘,能是谁有这种本事,这种好心?

天逐渐亮起来了。

不久之后,和上告诉我,那块地顺利征用之后,白老大放弃了财产继承权,带着全家搬走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儿,总之跟白家老二老三断了联系。

老二老三倒是为了巨额遗产争斗的头破血流,最后结局跟我预测出来的一样,两个人都没落好。

这件事到这里,也就划下个句号了,我只是又跟和上叮嘱了一次,一定要记得栽种石榴树。

休息过来,我就开始研究那张凌尘仙长留下的星图。

那个奇怪的星辰到底是个什么星?

白藿香对这个没什么兴趣,一颗心思就在研究真龙骨上——她想靠自己的能力,帮我让真龙骨长得更好一些。

程星河说她白费功夫,被她扎了几针,躲到了一边看电视剧去了。

白藿香征调了小绿,要从铁蟾仙那吞来的好东西里,找一找有没有能“壮骨”的东西:“要是有金翅连环甲就好了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是一种龙骨,”白藿香托腮拨拉小绿那挖掘的药材,往自己的背囊上一指。

对了,她的背囊上也都有个吉祥物似得东西,看着像是个肋骨上抹了两道黄颜料的大蜥蜴。

跟虎撑一样,是他们鬼医的图腾。

“这种龙叫金翅药龙,据说它的龙骨能治疗各种疑难杂症,修行有成,肋下会变成金色,金色越盛,药效越大,龙族如果生命垂危,吃了这种金翅连环甲,立刻就会痊愈。”

“好家伙,这种龙也够不容易的,”我一边翻阅星图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:“高风亮节,以命换命。”

“所以稀少。”

物竞天择,稀少的东西,都是难存活的东西,这种天然的仙丹,哪怕自己能活,也得被追杀的没有活路,托生这个可够惨的。

杜蘅芷回了消息,一看我找她,高兴的不得了,说忙完手头的事情,就来看那张星图。我们就约好这一阵子在门脸等着她。

哑巴兰淘宝新款男装,苏寻整理古玩店老板新进货的木板子——说是学习,其实就是白打工,金毛在一边跟小白脚为了一桶罐头打起来了,老头儿偏心小白脚,拉偏架凿了金毛两下。

外面寒风呼啸,大家窝在暖融融的屋里各做各的事,倒是难得的轻松快活。

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我想拍一张发朋友圈纪念一下,杜蘅芷也在朋友圈发了一行字。

“今天有开心的事情。”

夏明远在下面评论:“九尾狐摁住了?”

不长时间,她回复:“被重要的人需要,就是一种开心。”

我心里猛然一动。

重要……

门口的迎客风铃响了:“老少爷们——迎贵客!”

亓俊。

他穿了个军大衣,背着个蛇皮袋子,打扮的跟上个世纪的盲流一样,来的路上竟然没被送到了救助站,也是奇迹。

程星河立马站了起来:“卧槽,是不是有火洞螈吃了?”

“你就知道吃,”亓俊豪迈的把包袱一卸下:“是那些长毛的听说你最近需要补品,给你集资送来的。”

我一愣:“他们怎么知道我要补品?”

亓俊看程星河,程星河假装没听见,一头扎进大口袋里扒拉了起来,结果一下就把手缩回来了,心有余悸:“这都是什么鬼?”

别说,那个大袋子一进来,我也觉的有一股子奇怪的腥气。

一看之下我脸也绿了。

里面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蹄子,尾巴,还有鳞片,须子,指甲——这东西我们在商店街其实见的不少,不就是野药吗?

可我们见过的都是干制品,这个呢?血淋淋的,有的上头还带着不大新鲜的肉片,好像刚从什么活物的身上生生扯下来的。

“造孽啊!”我抬头瞅着亓俊:“那帮长毛的什么意思?嫌我功德多,搞个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?”

“长毛的意思是说,以形补形,让你多吃点,多长点,自己都没把功德放在心里。”亓俊把大袋子往厨房推了推:“不能浪费人家一片心意。”

我说这心意给你吧,他连忙摆手,表示自己没这个福分。

而这个时候,白藿香倒是从中找到了什么:“哎,亓俊,这个东西是谁给的?”

她拿了一个很大的鳞片,半透明的,十分坚硬,有点像是小时候吃的炸虾片。

“这一个新来的朋友给的,”亓俊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领着我,过去见见他。”白藿香眼睛难得一见的亮了起来:“就现在!”

亓俊让她弄愣了:“这东西很稀罕吗?”

我也跟着看,只见那鳞片上,隐隐约约,像是有一点金色的纹路。

“当然稀罕了。”白藿香别提多高兴了:“李北斗,上次人家说你要走大运,还真是不假,这就是我刚才说的——金翅连环甲的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