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59章 采生折割

程星河来了精神:“就是说,找到了这个活物,拆了它的骨头,七星的真龙骨就能长的更快了?”

白藿香点头点的很用力,一双眼睛充满希望的看着我:“咱们去找它!”

“可是……”我皱起了眉头:“为了我,让它丢命,实在是……”

“你看不起谁呢?”白藿香的眼睛跟豹猫一样瞪了起来:“有我在,别说拆它一个骨头了,断了半个身子,我都能接回来!你要是不想欠人家因果,就拿东西换——反正你东西那么多。不对,”

她越说越来劲:“不光如此,那些长毛的,都欠过你人情对不对?既然欠过了你人情,还一下又怎么了?”

说着,一把抓住了我胳膊:“杜蘅芷就快来帮咱们找琼星阁了,时间不多了,咱们赶紧走,别让她来了,还得白等着咱们。”

程星河直了眼:“正气水,你悠着点,平时没见你这么急脾气——哎,你是不是那两天来了,我给你倒点红糖先……”

一把针飞出去,程星河侧身翻过,勉强躲过了一劫,站在了沙发背上,心有余悸却有沾沾自喜:“哎,你看我这身法,都是让正气水训练出来的……”

他是比以前敏捷多了,可刚要摆个新姿势,沙发禁不住他的体重,往后一翻,他就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白藿香嘴角一勾:“该。”

哑巴兰赶紧把他给扶了起来:“说你傻你还真傻——藿香姐治病救人,满身功德,你得罪她,不是找不自在吗?”

“你懂个泡泡茶壶啊……”

程星河揉着药一脸抽筋的站起来:“不好,椎间盘跟我的颜值一样,突出了。”

突你大爷。

“那正好,”白藿香立刻说道:“你在这老老实实看家,还能少受点罪,我跟李北斗去,速战速决。”

没等程星河答应,白藿香一手拉着我,一手拉着亓俊,奔着外面就跑。

跑出去了十几步,亓俊终于开了口:“咱们这是——去哪儿?”

“废话!”白藿香嘴边在冷风里冒出了白气:“刚才不是说了,去找那个长毛的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亓俊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恕我扫兴——方向反了。”

白藿香立刻松开了手,给亓俊脑袋来了一下:“那你不早说!”

亓俊抱着头很委屈,裹紧了他的军大衣:“我也没来的及啊!”

白藿香有俩特缺点,一个是唱歌永远不在调子上,一个是路从来不在正确的方向上。

“白医生,你平时不是很谨慎吗?”老亓忍不住说道:“今儿怎么这么着急,该不会程狗刚才说的……”

你也想吃针?

“不敢不敢。”亓俊缩了缩脖子:“而且你脸他也特别红,没事吧?”

“我冷空气过敏,犯法吗?”

亓俊不敢吭声了,回到了门脸,扒拉出一辆电动三轮,对我们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好么,他这一身行头再配这个电动,妥妥是出去收废品的。

呸,我坐上去,默默在心里收回了这句话。

我们这个城市,天气越冷,天空也就越蓝,新下完了雪,眼前一片清澄,抬起头,街道两侧法国梧桐的“小铃铛”在凛冽的风里摇晃着,很有艺术感。

不过这会儿风挺大的,我侧身悄悄挡在了来风的方向——白藿香刚才说,她对冷空气过敏。

白藿香抿了抿嘴,脸越来越红了,看来过敏的还挺严重。

我把小绿保管的那条丑围巾拿出来了,给白藿香包裹在头上,造型很像是著名电影“秋菊打官司”。

白藿香紧张了起来:“是不是很土?”

“不会,我看有个叫肚脐的牌子都是这么打扮。”

白藿香皱起眉头,反应过来了:“你的是Gucci?”

“就是那个。”

白藿香一下就笑了。

懂的这么多品牌,我真是个酷盖。

当初是怎么懂的呢?

啊对了,高亚聪喜欢看时尚杂志,曾经对那些牌子如数家珍。

我忽然发现,曾经一些一辈子都不想回忆起的阴影,忽然在某一天,猝不及防就释怀了。

我曾经以为,我这辈子,迈不过那道坎。

前二十来年,我的运气,怎能用一个“一塌糊涂”来形容。

也想过,那些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
可现在,我终于能学会,与其想为什么我会倒这个霉,不如去想,这件事情之中,我得到了什么。

被生活磨出的血泡,终将会变成茧子,成为更坚韧的地方。

电动三轮停下等红灯,旁边也是一辆三轮。

是个卖黄米玫瑰糕的老太太。

天气冷,老太太穿的单薄,也没戴手套,手上都是冻疮。

唯独那一车玫瑰糕捂的严严实实的,还能在缝隙里滋生出热气来。

我是“老人”养大的,所以每次看见老人,都会想起老头儿,不由自主就想照顾他们,于是掏出钱来:“奶奶,糕怎么卖?”

买一点,她也许就会买个手套了。

老太太一转脸,连忙说道:“不卖!”

我一愣,白藿香拉了我一下,指向了一个位置。

那个位置因为角度问题,我没发现,转脸一看,后面挂着个小孩儿的照片,推着一辆红三轮。

“寻人启事,兹有八岁男孩儿走丢,好心人见到这个孩子,请联系xxx……”

老人已经慌慌张张的拿出了几块玫瑰糕——用一次性筷子插着,上头也贴着寻人启事的小卡片:“行行好,吃了糕,留意我的仔……”

看着时间,那孩子已经丢失了十来年了。

凭着这个照片,不见得容易找到。

亓俊一口把糕吞下:“该死的人贩子,死了要下油锅炸。”

“要是个好人家,也认了,”奶奶抿了抿干裂的嘴唇:“怕就怕……”

她不敢往下说,我却知道。

是“采生折割”。

也就是把孩子骗到了手,伶俐乖顺,好相貌的,卖给出得起价格的人家。

次一些没“销路”的就惨了——以前街头总有残疾孩子出来乞讨,而那些残疾,未必是天生或者意外的残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