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60章 千里寻亲

“求你们,见过我的仔,打电话,打电话!”

我注意到了,启事上写着,那个孩子有一个特征,肋骨上有个疤,说是小时候不小心烫的,是蹄子形状。

我盯着老太太的面相,老太太子女宫上是断的,目下无肉,这是断子绝孙相。

老太太还要说话呢,绿灯已经亮起来了,后面一大片焦急的喇叭声,老太太赶紧蹬上了三轮,还跟我们摆手,请我们记住这事儿。

亓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:“那些年咱们这是闹腾过一阵子丢孩子的事儿,你记得吗?”

别说,我还真有点印象。

那段时间三天两头就有家长上街奔跑呼号,问谁看见他们孩子了,吓的老头儿天天接送我,走路多了,肚子容易饿,还给我在街上买过烤肠。

那会,我也七八岁的样子。

算下来,那个时候丢的孩子,怕是跟我岁数差不多。

我看了看那个小卡片,说是孩子平时由奶奶照顾,某天凭空丢了,妈妈寻了短见,爸爸再婚,跟奶奶断了母子关系,奶奶内疚心疼着急,不敢病不敢死,就想着有生之年能找到那个孩子,所以才送黄米玫瑰糕,请人找孩子。

这孩子最爱吃的,就是黄米玫瑰糕。

这糕不大,但是黄米软糯顺滑,玫瑰豆沙馅馥郁甜蜜,回味无穷。

用料很足,估摸着,奶奶怕味道变了,孩子万一哪天碰上,吃不出来。

白藿香皱起眉头:“你说,还能找到吗?”

“但愿吧。”

我倒是琢磨了起来,后来丢孩子的事情偃旗息鼓,逐渐平安,可惜那一阵子丢失的孩子,到现在,一个也没找回来,很多人说是团伙流动作案,收一网子就跑了。

到底是谁干的?能找到罪魁祸首,这些家庭,也许就不用继续这么受罪了。

不过,还是紧着眼前的事情做吧,很多人还在等着我。

前面一阵风,我见到路灯杆后又出现了一个女人,头发被吹的很高。

我猛然想起预知梦来了。

以前做预知梦,三天左右就会应验,这一次被人用石头砸的那一个,却出乎意料,一直没见实现过。

也是奇怪,这两次都遇上了长发女人,可那个女人,既不是祸国妖妃,也不是春雨,到底是谁?

我在梦里看不清她的长相,难不成——我心里骤然一紧,是一个,我认识的人?

“前头就到了。”亓俊拐了个弯,停在了“姐妹理发店”门口。

Maria姐的老地方啊。

不过亓俊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你还别看不起这个店——与时俱进,来了不少新人,小刀拉屁股,给你开开眼。”

新人?

从“理发店”穿进去,到了上次那个大厅,轰然就是一派灯红酒绿,音浪太强差点没把我撞在地上。

定睛一看,台上好几个悬空跳舞的,跟盘丝洞似的,亓俊晃了晃脖子,充满优越感的问道:“你在哪儿蹦过这么好的迪?”

坟头。

这一进去,呼啦啦就是一群长毛的:“这不是恩公吗?”

“恩公身体还没养好就来了——也太客气了,不用急着回礼。”

我没回礼的意思。

“恩公,一段时间不见,你又帅了!”一个兔女郎打扮的姑娘摆动大腿出来,就亲厚的靠在了我怀里:“恩公赏脸,今天一整天,我来陪恩公,一日三餐,”

我吃了一惊:“你穿这么少不冷?”

“恩公说笑了,我们有毛,怕什么冷。”兔女郎摆了摆身后的小圆尾巴:“不要抱怨,抱我,哎呀……”

她以不大雅观的姿势跳开,声音猝不及防由萌妹音猛然变成了糙汉音:“老子大腿怎么抽筋儿了……”

有点像是网上喊塞班的那个。

白藿香吃着玫瑰糕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:“我们有急事儿,那个送鳞片的在哪儿呢?”

亓俊连忙把来意说了一下:“你们的恩公恩婆赶时间,无关人等往后稍稍。”

白藿香眉毛一扬,想说什么,可到底是没说,闪光球打在她脸上一片红光。

“鳞片……”一帮长毛的你看我我看你,指向了后面一个方向。

那地方站起来了个人影,一看见我们,跟受了惊吓似得,扭头奔着窗户就跑。

什么意思?这人跟我们有过节?

我一只手撑在了卡座前面,翻身就轻捷的挡在了那个家伙面前。

这谁啊?

那家伙见状,吓的什么似得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我,我不是——我没有,我就是……”

闪光球停下,一盏大灯亮起,面前是个很瘦弱的青年,戴着个眼睛,文质彬彬的,就是一张嘴,露出一口大板牙。

确实没见过。

“你见恩公跑什么?”

“是不是心虚?”

“别是——恩公对家派来的吧?”

“看你浓眉大眼的,没想到是个反面人物,抓起来再说!”

眼镜青年连忙摆手:“我……我实在是没别的值钱东西了!对不起,对不起,我去借!”

好家伙,原来他是新近才到我们这里来的,刚找到组织,就赶上他们都在为了我“募捐”,他没辙,也没什么东西,只能交了那么个鳞,自己也觉得寒酸,可没别的办法,人家都给他不给,他怕让其他长毛的排挤。

结果这一给,我找上门来了,他还以为是礼物不值钱,我认定他看不起我,过来兴师问罪的。

弄明白了我们的来意,他忽然精神了起来:“这东西对你们这么重要,乐意跟我换个人情?”

白藿香点了点头:“你要什么?”

“你就太好了!”眼镜青年连忙说道:“我是来找人的!只要你们找到,我就告诉你们那个东西在哪儿!”

我盯着他:“你找的,是你兄弟?”

眼镜青年一愣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:“恩公,您还真是神了!”

眼镜青年其他位置很平常,唯独兄弟宫上一股子黑气,连接着他的灾厄宫,看来现如今他最在意的,就是那个兄弟的下落。

原来,在几百年前,他们小的时候,因为战乱灾荒,跟着父母迁徙到了另一个地方,弟弟丢了。

跟玫瑰糕老太太,一模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