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62章 几个小孩

虽说因为潇湘的缘故,功德跟无底洞一样,可多做功德总没有坏处,真龙骨和升天阶都用的上。

我站起来,这才发现,白藿香还在原地揉眼。

“还没出来呢?”

我把她的手拉了下来:“我给你看看。”

医者不自医,就是这么回事。

白藿香眯着眼睛,都是眼泪。

小时候我们这边老刮沙尘暴,出去钓鱼碰上迷了眼,老头儿一吹就好了。

“忍一忍……”我捧着她的脸,轻轻吹了一口气:“好点没有?”

她厚重的睫毛颤动,人僵了一下,下一秒,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。

她的脸忽然烫手。

这把我给吓了一跳,但她很快就抬起手抹了抹眼睛:“管用。”

头发茬子被眼泪给冲出来了。

可我只觉得,这个眼泪流的不大对劲儿。

这个时候,又有灵物回来了:“恩公……”

我一转脸,把它吓了一跳:“恩公这个发型——是被哪个狗给啃了?”

白藿香揉眼睛的手顿时就停住了。

兔女郎大怒:“不会说话你就把嘴给焊上!”

那个灵物吓的把脖子给缩回去了:“那——是被哪个狗大仙给啃了?”

兔女郎照着它脑袋来了一下,我赶紧拦住了:“发现了什么没有?”

那个灵物连忙说道:“找到了几个老伙计,他们知道当年的旧事。”

说着,奔着门口一招手。

好几个灰扑扑的身影进来了,小心翼翼的,好像怕自己把这地方给弄脏了一样。

我看着他们倒是亲切——跟灰百仓一样,是灰家的。

引着他们进门的灵物扯了其中一个一下:“来也来了,大方点。”

那个穿衣服的却更紧张了,这才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是见过,当时咱们住在小熏鸡胡同。”

小熏鸡胡同我知道,离着商店街和慧慧她们家不远。

“前个十来年,就是那,灰堆里突然有了些小孩儿的东西。我们觉得不对。”

亓俊也来了兴趣:“有小孩儿的东西,有什么不对?”

我答道:“因为那个小熏鸡胡同,本来是没孩子的——那是个绝户地。”

很多城市其实都有这种地方,住在那块位置的夫妻,说不上为什么,就是生不出孩子来。

我们这边的绝户地,就是小熏鸡胡同——胡同口有个老杜家小熏鸡铺子,老两口一辈子没得孩子,后头的几家鳏寡孤独俱全,也都没孩子。

那地方左右有水,围成了一块圆形,在风水上,本来是个“金瓜地”,意思也是好意思——多子多福。

可后来中间开了这个胡同,宛如一刀把金瓜切开,瓜破子无,就成了绝户地了。

有孩子的地方,总有夜啼的声音,邻居要是抱怨,那有孩子的人家流行用这么句话怼回去:“想清净?小熏鸡胡同住去!”

那地方一年四季,死气沉沉。

这几个灰家的住在那,见到小孩儿的东西,难怪新鲜。

“没错!”为首一个穿灰的一拍大腿:“当时我们也是这么想的!”

他们长年累月住在那,运气好了,也就吃点老人家常吃的干硬绿豆糕,没滋没味的藕粉什么的,突然有一天,不知道哪里散了一股子甜香气,像是小孩儿吃的软心曲奇饼。

它们几个挺高兴,就找过去了,闻着味儿,在院子里看见了一只小小的红鞋。

像是七八岁小孩儿穿的。

这几个灰家的都好奇,这地方怎么会有小孩儿呢?而且,自从年前住在这里的老寡妇死了之后,一直空着没人住,这是搬来新人家了?

才刚一靠近,就听见里面有个声音:“这也不对。”

话音刚落,一股子短促的哭声炸起,可也只是哭了半声,就被生生折断,像是发出声音的小孩儿给……

这几个灰家的都听出不对劲儿来了,也凭着天生的敏锐,感觉出这地方不大对劲儿——有一种极其强烈,让人不舒服的感觉。

很危险。

那个声音接着就说道:“再找。”

话音刚落,里面似乎有动静,那危险的声音要出来,这几个灰家的赶紧躲开了,就见里面出来一团子影子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他们几个修行不到家,所以也没看出那个身影到底是什么来路,就觉得好像是一抹红色。

那个身影消失了之后,那种极其危险的气场就消失了,他们几个伸头一看,正是月夜,一股子月光正从破房顶子上漏下来,打在地面一个东西上。

是个小孩儿脑袋,正在上下飞舞。

这几个灰家的都看直了眼——顶天灵盖!

好家伙,这在长毛的里面,也都算得上是一门邪法,人人喊打的。

这几个灰家的吓的不轻,其中有一个被人放过一马,一直喜欢人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,抓了个石头,奔着那个脑袋就打过去了。

那东西被砸中,啪嗒一下就滚在了地上,一个身影受到了惊吓,露出了身体——是个脖子下一团白毛的东西。

那个东西在修邪法的时候被打断,伤了元气,呲溜一下就逃走了。

那几个灰家的还挺得意,觉得自己干了积德行善的好事儿,时常拿出来吹牛,找他们的那个灵物偶尔想起来了这件事儿,就把它们几个找来当证人了。

眼镜青年刚才还咬定了自己家都是好貂,一听人证俱全,大冷的天,脑门上也哗啦啦往下淌汗。

那个找灰家人的长毛的见状,啧啧称奇:“都说貂皮暖和,真是不假。”

我接着就问那几个灰家的:“后来呢?那地方还出现过小孩儿吗?”

几个灰家人摇摇头:“没有了,让我们给发现了,心虚,不敢来了。”

眼镜青年一把抓住了我,带着哭腔:“先生,你可一定要找到了我弟弟,别让他误入歧途了!”

我点了点头,把玫瑰糕奶奶那个寻人启事照片拿出来:“你们见过这个小孩儿吗?”

几个灰家的看了看,都摇头:“没有。”

那就先上小熏鸡胡同看看去,保不齐还能找到什么线索。

到了小熏鸡胡同附近,那地方这些年越发破落了,不过里头干干净净,确实没什么线索,白藿香和眼镜青年有点着急了:“怎么还没线索?”

“再多看看。”

刚要从胡同里出去,就听见胡同对面有个杂货铺,门口一个妇女正在打孩子:“还狡辩,还狡辩!”

小孩儿倔强的站着:“就不是我!”

那个妈妈越听越生气,就把笤帚举起来了,可胳膊一下闪了,哎呦一声,一转脸,白藿香已经过去,挡在了小孩儿前面:“这么小的小孩儿,没有这种打法。”

那个妈妈一瞪眼:“你生过孩子吗?你知道什么?打他是为了他好,让他长记性!你问问他都干什么了?”

小孩儿倔强的说道:“就不是我!”

“我……”那个妈妈更急眼了,我拦住她:“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他,他小小年纪不学好,偷东西!”那个妈妈忽然红了眼圈:“我一个人拉扯他这么大容易吗?还气我!”

说着,指着屋子里的东西说道:“不是他,那东西自己飞了?”

原来,丢了几个小玩具和不少零食,监控没拍到人,只有自家孩子有嫌疑。

我和气的说道:“你别紧张,有话说清楚就行了。”

小孩儿一愣:“你信我?”

“为什么不信?只要你把知道的说清楚,找到真凶不就行了。”

妈妈不依不饶:“哪儿有什么真凶……就是他!”

小孩儿眼圈一下就红了——挨打的时候,都没掉眼泪:“我说了,没人信!我们家,有几个小孩儿,是他们干的!可除了我,谁也看不见,他们都说我骗人!”

小孩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