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64章 门槛之下

跟那个几个穿灰衣服的,说的一模一样。

“那东西现在在哪儿呢?”

那几个青脸小孩儿一对眼,摇摇头,露出了一脸的惊惧。

是啊,被什么东西害死,就会畏惧什么。

他们自然不敢靠近那个元凶了。

眼镜青年更着急了:“那怎么弄?线索又断了!”

白藿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催什么?没看见他在想法子吗?”

眼镜青年摄于白藿香的气场,缩着脖子不吭声了。

他脸上“拨云见日”的气色是没错的,这事儿一定会得到解决。

我沉思了一下,那几个青脸小孩儿忍不住了:“大叔,我们该说的都说了,你真的会带我们回家吗?”

“我家在六条胡同,门口冲北第三家!”

“我家在福寿河东岸——门口栽着两棵石榴树。”

“还有我!”

“还有我呢!”

“你们放心吧。”我摆了摆手:“我肯定说话算数。”

这些青色的孩子脸,急切吵闹,是散不掉的天真稚气,本来应该是玫瑰色,逐渐成长起来的,可现在,跟永生花一样,永远凝固住了。

但是一端详他们的长相,我忽然想起来了:“你们几个因为顶天灵盖受害的,全在这里吗?”

“我们没地方去。”青脸小孩儿互相看了看,都露出了很难过的表情:“在外边飘了一段日子,走不远,这里好,这几年,就都聚在这里了。”

“报团取暖。”

是啊,他们的精气被吃掉,是阳寿未尽的夭折鬼,心里怨恨,不可能乖乖重入轮回。

不过这样也是很危险的,时间越长,他们的阴气得不到敬奉补充,那迟早会失去心智,轻了,成为没有意识,四处飘荡的孤魂野鬼,重了,魂飞魄散,就此消失。

互相依偎在一起,也不失为一种办法。

不过……

我皱起眉头,看向了白藿香。

白藿香只有在给邪祟看病的时候才会用阴阳药点眼睛,现在她也暂时能看清楚这几个小孩儿了,跟我一对眼:“没错,没有那个小孩儿。”

就是玫瑰糕奶奶要找的那个小孩儿。

那个小孩儿是连环诱拐案之中的一个,估计也被害了,怎么没在这里?

“全部被害的,都在这?”

那几个青脸小孩儿互相看了一眼,莫名其妙:“都在!”

我把玫瑰糕奶奶的那个寻人启事拿出来:“你们认识这个小孩儿吗?”

他们几个仔细一看,一起摇头:“没见过。”

“跟我们不是一起的。”

那就怪了,难道玫瑰糕奶奶的小孙子,不是因为这件事儿丢的?

白藿香皱起眉头:“难道,还有其他人贩子?”

“哎?”这个时候,一个灰家的指着照片,忽然说道:“这个小孩儿,咱们是不是见过?”

另外几个灰家也跟着伸脖子:“见过么?”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“你看那个鞋!”一个灰家的指着那小孩儿的脚:“记得了不?”

那双鞋是一双红鞋,但是样子很特别——凉鞋带子断了之后,用一条白色的布带子替换绑上了,上头挂着个比卡丘的小玩具。

“就是这个!”那几个灰家的都反应过来了:“当时,在院子里看见的那一只!”

对了,他们当初发现这件事儿,就是因为绝户地废弃院子中间,有一只红鞋!

摆明了,玫瑰糕奶奶的孙子,就是跟这件事儿有关系,可他为什么没跟青脸受害者在一起?

白藿香看向了我:“难不成,那孩子没死?”

可玫瑰糕奶奶的面色上,已经是断子绝孙相了。

啊……我忽然明白过来了:“我知道上哪儿找了。”

眼镜青年一下高兴了起来,一把抓住我:“真的?那咱们快走!”

老板娘看见我对着“虚空”煞有介事说了半天话,早吓的跑到店堂外面有阳光的地方去了,还想把自己的小孩儿给拉出去,可这个店的小孩儿挣脱了他妈,忽然也拉住了我:“大叔,他们,到底为什么会在我们家?”

“还能为什么?”我答道:“这里有他们喜欢的东西呗。”

他们在这附近被害,走不远,只能呆在附近,而小孩子最喜欢什么?玩具,零食,小卖部。

更别说,我看向了那个孩子:“大概,也因为,这里还有你呢!”

“我?”

“他们再也长不大了。”我对那个小孩儿说道:“可是,你能长大。”

一开始是因为零食玩具,再后来你出生,这几年,他们留在这里,一直在羡慕的看着你。

那些青脸小孩儿都不吭声了。

小孩儿嘛,心智是不成熟的,羡慕嫉妒别人的时候,就会搞些恶作剧。

老板娘儿子一下愣住了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那,他们以后……”

“你放心吧,这里的风水也确实是有点问题,我帮你动一动,”我答道:“以后就好了。”

在外头听见了这话,老板娘立马隔着店堂对我喊:“先生,我们这,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?”

我回过头,到了门槛下面,没费什么功夫,就挖出来了一个东西。

老板娘伸着脑袋往里看,意外了起来:“这是什么?”

一张用红线缚住的黄纸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符咒,打开了,里面是一大块干巴巴的东西。

把那块东西扒开,里面是一绺碎头发,和几片指甲。

老板娘“妈呀”叫了出来:“这东西,看着怎么这么邪性?”

确实邪性。

这就是,他们家这个小店铺,能容纳阴魂的原因。

老板娘喘了半天气,一拍大腿,又惊又怒:“难不成……我们家这些年这么背运,是有人害我们?”

说着,她靠着门口就滑在了门槛上,嚎啕大哭:“我们孤儿寡母都这么难了,哪个贼心烂肠子的还害我们哇!”

她这一哭,四周围的街坊邻居都给围上来了:“嚯!那是什么玩意儿!”

“晓霞肯定得罪人了。”

“她一个寡妇能得罪谁?”

“哎,是不是对面超市干的,怕她抢生意?”

围观群众里一个围着“喜洋洋超市”围裙,样子像是收银员的一听,立马涨红了脸:“你们胡说八道什么?我不是,我没有,别乱说!”

而老板娘转过脸,也觉得有道理,就要跟收银员开撕:“你们还大企业呢!欺负我们……”

我拦住了老板娘:“不是他。”

老板娘一愣:“那是谁?”

我指着这个东西说道:“恐怕,是你老公临死的时候,不放心你们娘俩,埋在这里的。”

“我……老公?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老板娘眼睛直了:“他死了,还忘不了害我们?让我们下去陪他呀?这个天杀的……”

我摇摇头:“不是。这个黑乎乎的东西,是石榴皮,石榴皮里包着的,也应该是你老公自己的头发和指甲。”

这是厌胜术的一种——意思是,人死了之后,魂魄能“留”在这里。

老板娘没明白:“他不死不超生,留在这里干……”

说到了这里,她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你说他留在这里干什么?

他死了。放心不下你们,所以想留在这里,照顾你们母子。

这些年,肯定是出过某种事儿——让这母子俩在冥冥之中,躲过了什么灾祸。

因为家里,还留下了一个看不见的男人。

估摸着,老板娘也想起来了:“难怪那一次,卷帘门掉下来,就是没砸到的……还有那一次……”

她忽然反应过来,大声哭起来:“死鬼,你死了也放心不下我们……你为什么死那么早……”

难为原来的老板了。

也不知道他上哪儿学来的——这个法子牺牲是很大的,很容易错过轮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