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865章 半路桃花

而且,这门口有这种东西,他是能留下,可其他的阴魂,也有了避难所了,这才把青脸小孩儿吸引来的。

邻居们听见了,忍不住嘀咕着:“活着的时候那么老实个人,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,倒是有担当哩!”

“是啊,看不出来!”

那就对了,老板虽然留下了,但他人怂志短,只敢在出事儿的时候给母子两个挡一挡,煞气怨气都不大,估摸着平时也就忍气吞声,跟那几个上这里躲着的青脸小鬼共处。

也或者……老板是可怜这些跟儿子差不离的小鬼无处可去,没有计较?

老板可能也真是老实过头,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,没见着,问不出来。

不过,也因为这样,店里好几个死人,阴气大盛,生意才这么差。

小孩儿吸了口气,怔怔的看着石榴皮,转脸看着空荡荡的店堂,小心翼翼的就喊了一声:“爹?”

“啪嗒”一声,屋里一个东西掉下来了。

小孩儿捡起来,是个玩具飞机,自己安装的。

他眼泪一下就下来了。

原来,他爹生病的时候,给他装过这个飞机,但是最后的螺旋桨没有装完,人就完了,他把飞机装起来,再也没看过。

可现在,飞机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装的完完整整。

老板娘泪水连连,还哭着呢,转脸看向了我:“先生,我老公那个死鬼……你让他走吧,我老骂他没有担当,谁知道,他一直不言不语的护着我,可夫妻缘分尽了,我不能拖着不让他投胎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,我给你弄个送阴旺财局。”

这对我来说太简单了,结合他们家这个情况,只要门槛底下清空了,在店招牌后面挂一个用过多次的老蒸笼就行了。

上头挂蒸笼,那就是“蒸蒸日上”,母子俩都是木命,正合适。

而这东西挖出来,母子俩亲手在死鬼老爹门口给烧了,送他离开,也就没事儿了。

老板娘有些紧张:“那……他要是不走……”

我答道:“那就把你新交的朋友带家里坐坐。”

老板娘一下就僵住了。

老板娘的夫妻宫上长了一个小小的胭脂包,也就是开了红桃,那位置是半生桃,在外头已经有合适的第二春了。

不过半生桃附近有一片红雾,老板娘犹豫着,这次是不是良人,一直没下定决心。

“放心吧。”我说道:“这一次,是个正桃花,能修成正果。”

老板娘跟看神仙似得看着我,才用力点了点头:“谢谢先生了。”

她不由自主就看向了喜洋洋超市的收银员。

我注意到,一边喜洋洋超市那个收银员,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半生桃,像是有点紧张的样子。

好家伙,这下是豺狼配虎豹,俩人结合,肯定能把这条街的零售业给垄断了——母子俩以后有人照顾,死鬼老爹也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。

现在老爹心愿差不多了了,我就跟他们点了点头,跟那几个青脸小孩儿招手。

喜洋洋超市的收银员反应很快:“晓霞,你还没谢谢人家呢!”

没错,看了一场事儿,我也不能让他们白欠因果,不然也是麻烦。

老板娘反应过来,连忙要掏钱:“你看我这穷穷活活的……”

“不用钱了,”我到了台子前面:“这点东西给我吧。”

冬天了,柜台上是热乎乎的烤玉米烤肠还有旋转烤鸡。

“这是不是有点太少了,怪不好意思……”

这就够了。

我跟那些跟来的灵物摆了摆手。

刚才就看见,他们围着这个东西又是盯又是闻,又是咽口水。

可没有一个乱伸手的。

这一下,他们都高兴了起来,我遮挡住其他人的视线,他么一拥而上,就吃了个痛快。

白藿香也松了口气。

等灵物抢完了,我就掏出了一个奶油烤玉米,塞给了白藿香。

我就记得,她爱吃甜的,这一共就一个,给她留着。

白藿香一愣,接过来:“我又没有程星河那么馋。”

不过,她显然很高兴。

高兴就好。

我正要离开呢,忽然一只手一把拉住我:“大叔。”

老板娘的儿子。

叫个哥哥那么难吗?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以后,能不能成为你这样的大人?”他的眼睛,澄澈的跟泉水一样。

“我?”我一愣,还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说这种话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也想帮助别的小孩儿!”他眼睛里满是憧憬:“就跟你一样。”

我心里猛然一动。

说行善积德有什么回报——把善意传递下去,就是最好的回报。

我点了点头:“肯定可以。”

“怎么做?”

“你长大了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我摸了摸他的头:“万事有机缘,做好自己该做的,剩下的,老天会安排好的。”

这孩子有三个旋,别说,可能还真是这一行的苗子。

青脸小孩儿一个个跟着我鱼贯而出,跟小孩儿摆了摆手。

接着,就围着我叽叽喳喳:“你到底是谁啊?”

“你怎么这么厉害?”

“你身上有金光,你不是普通人,对不对?”

“废话,普通人哪儿有这个本事!”

“你收徒弟吗?”

在他们的叽叽喳喳里,我回头,看见小孩儿依依不舍,送出去了老远。

“嘶……”亓俊拿了个辣火腿,吃的嘶嘶吸凉气:“你现在也有粉丝了。”

上一个粉丝还是易紫,我有粉丝,也不见的是什么好事儿。

“哎,”眼镜青年好不容易把嘴里的烤鸭摇滚乐给咽下去,追着我就问:“上哪儿去找我弟弟?”

“梨花园村。”

“那是个什么地方?”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嘶,梨花园村……”亓俊想起来了:“那地我有印象啊!脏乱差三不管,四处都是收废品的,上哪儿干什么,捡漏去?”

白藿香也好奇:“为什么是那?”

我摆了摆手里的寻人启事。

“玫瑰糕奶奶,就住在那。”

白藿香一愣:“这事儿,跟玫瑰糕奶奶有关系?”

说不好。

所以,得过去看看,才能弄明白。

很快到了地方,别说,这地方是个城中村,跟亓俊说的一样,没靠近,异味就先到了,触目所及,都是垃圾山,好些岁数大的在那扎纸箱子皮。

他们看见我们过来,都露出了疑心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