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67章 一道黑光 昨天欠更补更

之后老太太反倒像是被打明白了,晚上院子里又传来了她的哭声,像是有孙子的黄粱一梦,骤然惊醒。

也不去抱别人家孩子了,继续上街贴寻人启事。

叫老街坊来看,都说老太太可能是因祸得福了。

就这样,一直到了今天,陆陆续续,有点家底子的人都搬走了,就剩下一些没能耐的了,老太太命硬体格好,一直坚持到了今天,还天天收破烂卖糕呢。

亓俊和白藿香都看向了我:“这老太太还有这种经历?难不成,那段时间,她真中邪了?”

眼镜青年也皱起了眉头,寻思了一下,忽然就激动了起来:“就说说,我弟弟是被冤枉的,真凶是这个老太太?”

我看了他一眼:“脖子下的白毛,谁能冤枉出来?”

眼镜青年一愣,觉得有道理,不吭声了。

这也不用猜,我直接回头看向了身后那些小孩儿:“你们上这里来过吗?”

那几个小孩儿一对眼,都露出了很茫然的表情,摇摇头:“没有来过。”

那在这里发出啼哭声的,就不是他们。

“那,这个地方,有害你们的那个东西留下的气息吗?”

那几个小孩儿你看我,我看你,异口同声:“是有点奇怪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。”

“不过嘛,”青脸小孩儿互相看了一眼:“得进去看看才知道。”

眼镜青年也凑近了,往附近嗅闻了嗅闻,脸色忽然就变了。

我和白藿香看向了他:“你发现什么了?”

眼镜青年指着那个门,哆哆嗦嗦就想说话,可因为太激动,嘴皮子颤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。

这个时候,身后一阵响动,那些老街坊们忽然大声说道:“快,大桂芬来啦!”

我们一回头,果然,看见玫瑰糕奶奶回来了。

她瞅着我们,一脸纳闷:“你们是……”

她眼里有了光:“找到我大孙子了?”

我们把来意说了一下:“当初,您家里,到底是个什么动静?”

老太太一愣,目光躲躲闪闪:“没,没什么动静。”

那个眼神,别提多可疑了,摆明了,就是不想说。

“您要是不想说,也没什么。”我答道:“要不,让我们上屋里坐一坐?说不定,我们能帮上忙,找到您孙子呢!”

老太太一开始并不愿意。可一听后半句,犹豫了起来。

白藿香抓住了这个机会:“哪怕帮不上,您也没损失不是。”

那几个老街坊也跟这帮腔:“就是的,都老眉秃噜眼了,没准哪天就起不来了,过了这村没这店!”

这句话,一下就把老太太给说服了。

她自己心里也清楚,自己这个岁数,有一丝希望,就算一丝希望。

于是她转过身,就把门开开了。

我摆手把青脸小孩儿给带进来,这才发现,眼镜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。

奇怪,难道他先进去了?火急火燎的。

我也进去了,这一进去,就感觉出来,这地方一股子奇怪的气息。

长毛的。

那几个灰家的也感觉出来了:“差不多——那东西,好像就在这呢!”

“跟当年,一模一样!”

我四处扫了一眼,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院子里也挺整洁的,墙角甚至还种了一排冬青树。

老太太把我们让进去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你们看这里,能看出个啥子来?”

我盯着老太太:“你家那个孙子——叫三宝是吧?丢了之后,是不是回来过?”

亓俊和白藿香一听这个,都愣了一下。

老太太一下就愣住了,连忙摆手:“丢了就是丢了,怎么会回来?要是真回来……”

老太太的表情忽然悲伤了起来:“就不会再走啦!”

我接着说道:“这么跟您说吧——要是我能让您跟他再见一面,您能告诉我实话吗?”

老太太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说真的?”

亓俊拉了我一下,低声说道:“诓瞎话可是要被拉到拔舌地狱里去的。”

我却对老太太点了点头:“真的——我还知道,你孙子上次回来,躲着藏着,不大对劲儿吧?走,也是无声无息,没个说法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老太太跟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喃喃说道:“那,那我就信你一回!”

果然,孙子丢了之后,她正伤心着急呢,有一天,看见孙子就在门口站着呢!

还跟以前一样,歪着头,咬着指甲,等着她开门吃饭。

她高兴的不得了,一把抱住了孙子:“你可算是回家咯!”

孙子回到了家里。

她高兴的不得了,做了好多玫瑰糕,孙子吃的津津有味,肚皮都胀起来了。

他们俩是团聚了,可那天开始,孙子就不爱见人——她本想把孙子拉给左邻右舍看看去,可孙子说啥也不去,还告诉她,千万别把它的事儿告诉给外人,万一见了外人,它就待不住了。

她不大明白,可唯恐孙子再走,宝贝的什么似得,哪儿舍得让孙子待不住。

可好景不长,这事儿还是让左邻右舍发现了,她成了这附近的罪人,那一次挨了打,孙子就真的消失了。

她后悔——孙子好不容易回来,怎么自己就没留住呢?

而她抽抽噎噎的说道:“你要是真的能找到我那个小孙子——你告诉他,奶奶等了他一辈子了,奶奶时间不多了,没别的念想,就是盼着,能再让他吃一口玫瑰糕。”

我看向了这个屋子,大声说道:“你听见了吧?”

可屋子里没有一点回音。

白藿香和亓俊都看着我:“你——在跟谁说话?”

跟那个孙子。

可惜,它好像不想出来。

我没犹豫,一只手忽然对着奶奶就下去了:“你不出来就算了,奶奶受了一辈子的罪,我送她一步。”

这一瞬,白藿香和亓俊,还有那些长毛的,都被我给吓住了:“李北斗!”

果然,这一瞬间,一道子黑光,忽然就从角落里窜出来,奔着我冲了过来。

这黑光的脖子下面,就有一团子白毛。

跟我猜的一样。

我动作唬人,其实早把奶奶护的滴水不漏。

“来了就好。”我对着那个东西一笑。

找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