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7章 不欠人情

程星河却大声说道:“不行,绝对不能给他!”

可话音未落,那秽灵煞冲过去,程星河顿时又飞出去了很远,似乎也伤了筋骨,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我脑门上顿时沁出了冷汗——那个破球到底干什么用的,值钱?

白藿香咬了咬牙,伸手就按在了我胸口的骨头上,但马上,她的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了一下,瞬间就抬起来了。

我看见她手上殷红流了一道血,眼睛也条件反射溅了泪花。

但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,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血,继续给我看骨头。

又一下煞气凌厉的飞了过来,她手腕也伤了一长条,但她就是不松手。

这样下去,她得伤成什么样?手,是医生的命!

我伸手拽她,大声说道:“你起开!”

可她瞪着眼睛就朝我吼:“你管不着!”

我闻到了扑鼻的药香,心里猛地难受了起来:“你不疼吗?”

她一心只看着我的伤,根本没理我。

暴发户看不过去了,呸了一声:“吃软饭的!”

海老头子盯着我们,倒像是很羡慕:“想不到,还是个情种……”

暴发户连忙说道:“爹,这个小姑娘是个鬼医,什么都能看,要不,给儿子留着吧……”

海老头子没吭声,暴发户像是得到了默许,一下就把白藿香给抓过来了:“你想看病,来找哥啊,哥是一身的毛病……”

他那么一抓,白藿香形状完美的肩膀一下就露出来了。

我牙顿时就咬紧了:“王八蛋,你松开她!”

可行气损耗,一身是伤,我根本挣扎不起来。

海老头子似乎很失望,一脚踩在了我手上:“小孩,你说什么?”

海老头子看着慈眉善目,可这一脚实在是太重了——我只觉得手骨指骨几乎全断了,眼前疼的发白——以前手没少被潇湘折腾过,甚至还被河洛折腾过,但都没有这次疼。

他像是要把我一只手整个踩碎。

白藿香的声音凄厉的响起来:“你放开他!”

我吸了一口气,大声说道:“你儿子,是王八蛋,你,是他妈个老王八!”

暴发户嘴唇都哆嗦了起来,立马说道:“爹,这小子欺人太甚啊!先是杀了咱们海家的人,还欺负我,这都不算什么,还敢骂您!这是骑在咱们脖子上拉屎,传出去,行当里怎么看咱们海家?”

“闭嘴。”海老头子瞪了暴发户一眼:“你要是有这小子一半本事,我能少操多少心?”

暴发户一下不吭声了。

海老头子又看向了我,表情都不能说是失望了,简直是叹惋:“不过嘛,小本事虽然有一点,可也没什么大能耐——本来以为,马连生教出来的,多少会有意思一些,没趣,没趣啊……”

手上疼的摧心,可我顾不上,另一只手还是要去抓七星龙泉。

但是紧接着,另一只手顿时也是一凉——汨汨的湿意散开,是被贯穿了,钉在了地上,流了一手的血。

“七星!”

剧痛之中,耳边忽远忽近的听到了程星河的声音:“给他们就给他们……那东西,怎么也没有命重要!”

我听见了自己咬后槽牙的声音,但我一声也没叫出来。

这老王八蛋要,我就得给?

凭什么?

海老头子这才像是有了点兴趣:“看不出,骨头还是硬的。”

接着他就补上了一句:“可惜呢——躺在案板上,任人宰割的东西,骨头再硬,也没用,那种好东西,不是你这种人该有的,会给你带灾。”

说着,跟身边人一歪头:“搜。”

几双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我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们两口,可全身的行气越来越少,坐都坐不起来。

与此同时,一只手似乎探到了装九窍玲珑心的位置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那只手的主人冷不丁爆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我一下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气。

睁开眼睛,看见一个海家人抱着自己的手,不停的惨叫,海老头子脸色一变,一把抓住了那个人:“怎么回事?”

那个海家人疼的冒了一头冷汗,但是被海老头子这么一揪,大气也不敢出,结结巴巴的就说道:“他……那小子身上有东西!”

啥?

这话倒是把我给说懵逼了,我身上有什么东西,我怎么不知道?

海老头子一皱眉头,丢开了那个海家人,自己伸手来掏,就在这个时候,我觉察出了一个非常低微的破风声。

海老头子的段位当然是比那个海家人高的,一抬手,那个破风声擦着他就过去了。

那是……什么东西?

暴发户也一脸紧张,抓住白藿香就问道:“爹,什么情况,难不成……这小子身上还长刺了?”

海老头子盯着我,脸色阴晴不定:“想不到,这小子命这么硬……”

接着,海老头子抬起头,就往四周看了看,大声说道:“咱们十二天阶都是老相识了,哪个朋友来啦,咱们叙叙旧。”

十二天阶?

我顿时就明白过来了,难道刚才,是有人在暗中帮我?

而能让海老头子这么忌惮的,自然只有可能,是剩下的十一个天阶!

我的精神顿时振奋了起来——难不成,是黄属郎来了?

其实我到现在,也不知道黄属郎为什么看我顺眼,要一次一次这么帮我。

剩下的海家人也一个个的如临大敌,可四周围还是安安静静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这天阶也是分等级的——眼看着海老头子像是天阶三品,让他这么忌惮的,那得是天阶二品,甚至……天阶一品!

不对,我还想起来了,黄属郎是十二天阶倒数第一,按理说没有海老头子厉害。

我脑瓜皮一炸,这个帮我的,到底是谁?

可正在这个时候,海老头子转头,看向了一个灌木,手一抬,那个灌木忽然应声而倒,这才露出了一个人来。

等看清楚了那个人,我顿时一愣。

这不是,那个要饭的吗?

他怎么又出现了?

海老头子一见了那个要饭的,脸色顿时也给变了。

他认识这个要饭的。

而那个要饭的缓缓站了起来,叹了口气:“怎么着,现在在野地里躺着也犯法了?”

暴发户见状,立马说道:“这哪儿来了个要饭的,爹,让儿子去……”

海老头子却拦住了暴发户,声音紧了起来:“别得罪他。”

暴发户一愣:“怎么,爹,难不成,他是十二天阶……可我……”

海老头子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他不是十二天阶,他叫公孙统,有个外号,叫不欠人情。”

暴发户更听不明白了:“什么意思,他不是十二天阶,那他有什么可怕的?”

海老头子瞪了他一眼:“你懂个屁,他是……”

但是他没说完,只是看向了那个乞丐,勉强笑了笑:“我们十二天阶,跟先生可是井水不犯河水,不知道先生这次来,有什么指教?”

能让海老头子这么客气……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善茬!

我也好奇了起来,这个要饭的,到底是什么来头?

那么厉害,竟然不是十二天阶?

乞丐伸了个懒腰,缓缓走了过来,一只手还习惯性的在搓自己身上的老泥,这才懒洋洋的说道:“一个要饭的,当不起什么先生不先生——实不相瞒,我也是为了那个东西来的。”

他跟我身上使了个眼色。

卧槽,也是为了九窍玲珑心来的?

他盯着我,连连摇头:“这小子运气真好——这么多人来找,只有他找到了。”

海老头子脸色越来越难看了:“凡事得分个先来后到。”

乞丐仰起脸,很认真的看着海老头子,笑眯眯的说道:“真要是这样——这小子才是第一个拿到的,你又凭什么抢呢?”

海老头子一震,捂住嘴又是一阵咳嗽:“咳咳……怎么,先生这次,是非得为了他……”

我脑子很快,已经反应过来了,大声说道:“这个公孙先生,你不欠人情是不是?既然这样,这个九窍玲珑心,我送给你了。”

第一次见面,我给他付了四块钱澡票,他帮我教训了黑白无常。第二次,我请他吃了豆花,他帮我收拾了暴发户。

这一次,既然他也要九窍玲珑心,绝对也会还这个人情的!

果然,乞丐瞪大眼睛看着我:“哎,你小子不傻,倒是不做亏本的买卖……”

海老头子一听,脑门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,抬脚就要去踩我的嘴。

可这一下,他一脚竟然踩空了,好像……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挡住了一样。

乞丐连连摇头:“不知道你们十二天阶名头响当当,竟然还以大欺小,传出去了也不怕不好听?”

海老头子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,这才缓缓说道:“公孙统,你是非要跟我们十二天阶为敌了?”

这话,实打实是在威胁。

可乞丐摇摇头,答道:“不敢……只不过,我不欠人家人情,人家给我一分,我就十分奉还。”

说着,乞丐倒是伸手进我怀里,抓到了那个九窍玲珑心,接着说道:“小子,这东西我拿了——现在,我就还你这个人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