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71章 敕神之印

“是一个穿黑衣服的人,”白毛貂说道:“很多人,管他叫玄英将君。”

果然是他。

“那个时候,你离开到前面去,我听到了他和一个人在说话。”

是个藏在深处,看不见面貌的人。

玄英将君站在树下,看景朝国君的背影,冷冷的说道:“这次能找到琼星阁吗?”

不露脸的人答道:“几率很大——白潇湘已经跟他闹翻了,他必须得拿到琼星阁的东西,才能对付白潇湘。”

玄英将君喃喃说道:“这个琼星阁,来的可真不容易。”

“是啊,再说,修建四相局,也需要琼星阁的东西,他没别的选择。只要进了琼星阁,取得了敕神印,事情就成了。”

敕神印?

白毛貂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但听上去,好像很要紧

它也听出来,这两个人,对景朝国君不仅忌惮,而且憎恨。

人前毕恭毕敬,忠肝义胆,人后,却像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。

“那就给他们回话,敕神印很快就到手了。”玄英将君说道:“他回不去了。”

听上去,这个玄英将君之所以跟着景朝国君,也就是为了上那个所谓的琼星阁,找什么敕神印。

而且,一找到了琼星阁,景朝国君没了利用价值,恐怕还会很危险。

“不过,我总觉得,他未必有那么容易对付,似乎心里有提防,”暗处的人说道:“所以才把琼星阁的钥匙,交给了凌尘仙长保管。”

“他一向奢靡浪费,也不算奇怪,”玄英将君冷笑:“他以前就这样。”

表面是不屑,可暗含着说不出的忌恨。

这是叛徒。

白毛貂当然想告诉景朝国君,可它天资很普通,虽然能勉强听得懂人话,却没法口吐人言。

哪怕追上去,唧唧叫唤几声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那个躲在暗处的人说道:“这一阵子,您可辛苦了。”

“不要紧,”玄英将君答道:“只要找到了琼星阁,都还值得。”

而这个时候,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动静——像是有人过来了。

一个仙风道骨,眼尾有痣的人。

这个人一出现,藏在暗处的人低声说道:“当心他。”

玄英将君则答道:“不用,识时务者为俊杰,他是俊杰,知道该留在哪一边。”

这话,充满了自信。

可这个仙风道骨的人一出现,抬头就精准的奔着白毛貂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——那个眼神,哪怕作为猎食动物的貂,也一瞬间有了胆战心惊。

它飞快的逃走了,剩下的,也就没听明白,不过临走之前,看到这几个人,在商量着什么,也跟四相局和琼星阁有关系。

白毛貂也明白,人之间的尔虞我诈,比猎物和猎手之间还要可怕。

景朝国君身边的人,表面上忠心耿耿,背地里两面三刀,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不过,它还是很相信景朝国君,它知道,景朝国君不是一般人,说会回来送它回家,就一定会回来的。

可是,那条路,有去无回。

一直到了现在。

难怪,会被这件事情吸引过来,这辈子,注定要完成这个承诺。

白毛貂看着我:“虽然时间久了点,可你到底还是来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还好,赶上了。”

白藿香看向了我:“敕神印?”

我想起来了金灵龙王他爹那句话了——我必须回琼星阁,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而那些屠神使者,也想进到了琼星阁。

难道,也是为了那个所谓的敕神印?

这东西的名字,听上去不同寻常。

难道,这就是景朝国君修建四相局的一个关键?

那就一定得先于屠神使者,找到那个东西。

眼镜青年看了看白毛貂,又看了看我,显然也没听明白几百年前到底是什么事儿,可也确定自己的弟弟没干有辱家门的事情,所以一把就把白毛貂给抱住了:“跟哥回家吧!咱妈——咱妈想你!”

白毛貂无动无衷,偏着头,像是在寻思着什么。

眼镜青年有点着急,显然为了之前不分青皂白就打了它的事情心虚:“做貂,心眼儿不能这么小,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白毛貂丝毫不为之所动,只干涩的答道:“我是曾经想回去,可盼的时间太久,真正实现,就跟想象之中不一样了,更何况……”

它看向了小心翼翼把玫瑰糕加热切块的老太太。

更何况,它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,缺失的温暖,在这里给补齐了。

“那也不行。”眼镜青年说道:“咱妈生你养你,你这命都是咱妈给的,知不知道,雷劈不孝?”

白毛貂自然知道,这一次,它跟老太太的缘分,大概就到头了。

这个时候,老太太已经把玫瑰糕给整理好,端了上来,喜滋滋的说道:“你尝尝,味儿变了没有!这么多年了,水都不敢多加一滴,就怕淡了,你尝不出来!”

白毛貂拿起了糕,吃的津津有味——其实,这些年来,它大概每天都在吃,只是,是在老太太看不见的地方。

“慢点吃,”看着“小孙子”吃的这么香,老太太别提多高兴了,一只手摸了摸“小孙子”的头顶:“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老样子。”

“小孙子”咧嘴笑了,可是,眼里有泪光一闪而过。

“那个……”眼镜青年犹豫了一下:“老太太,我呢,找你大孙子有点要紧事儿,很快就会再回来的!”

老太太一听,顿时就愣住了。

亓俊也忍不住了:“哎,这祖孙才刚重逢,就要把人带走,是不是也太残忍了?”

眼镜青年眼神一凝:“说谁残忍呢?我妈她都——对我妈来说,不残忍吗?”

生身母亲,也等了几百年,眼看着,等不到了。

而老太太看向了“小孙子”,犹豫了一下:“他们——要带你去哪儿?”

“小孙子”把嘴边玫瑰糕的渣子抹下来,笑眯眯的说道:“是有一点要紧事,不得不去。”

老太太的手攥紧了:“那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小孙子”思忖了一下,肯定的说道:“很快——这一次,说话算数。”

老太太盯着“小孙子”,眼睛一眯:“那就好,那,奶奶等着你回来,不过,你记住了,可千万别跟上次一样啦!奶奶这一次,怕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。”

“小孙子”从桌子上跳下来,点了点头:“我说话算数——你记着,天阳下山,先吃绿瓶子里的药,吃完了饭,再吃白瓶子的,可千万别搞混啦!。

老太太眯着眼睛点头:“知道知道。”

我看见,桌子后面的药盒,整整齐齐的。

也许,这些年来,都是“小孙子”在提醒她吧。

“小孙子”第一个出了门槛:“我走啦!”

老太太送出来,也摆手:“到了地方,来个电话!”

我们一行人出去,几个灰家的叹了口气:“老太太怪可怜。”

“现在还蒙在鼓里哩!”

不一定。

白藿香也转过脸,看着老太太紧紧扶着门框的身影,说道:“老太太怎么会不知道?”

灰家的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
白藿香答道:“你们没听见,老太太刚才说的是什么?”

老太太说的是,“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老样子。”

她只是老了,并没有傻。

她心里清楚,孙子不可能这么多年,还是照片上那个模样。

走在前面的白毛貂没听到这些话。

人是会长大的啊。

它得到了外丹,化人的时候,变成的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小男孩儿。

它是忘记了,还是故意的,说不好。

不过,老太太八成,已经心满意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