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73章 天子行宫

不过这张图一出来,杜蘅芷的视线一下就被吸引住了,瞬间惊喜:“这张星图,是个很厉害的人画的——甚至,不是人。”

说着,她就研究了起来。

女强人都是这样,专业领域的难题,比什么都能吸引她注意力。

我眼角余光看着那个美不胜收的鹊桥花,趁着其他人不注意,就一脚塞到了桌斗里了。

碍眼。

白藿香瞟了我一眼。

坏了,被发现了。

不过,白藿香很快把眼睛看向了别处,压着嘴角,一副想笑又不愿意笑的样子,脸都不声不响的憋红了。

“这个位置……”杜蘅芷很快抬起了头来:“在小苍山附近。”

我一愣:“小苍山?”

那不是跟金翅连环所在的地方一样吗?

那就太好了,连琼星阁带金翅连环,可以一网打尽了。

还有——那个敕神印。

“小苍山是个圣地,”杜蘅芷说道:“咱们去之前,必须沐浴焚香。”

“那好说啊。”程星河拍了拍刚才赢来的那两张红票,得意一笑:“咱们搓澡去,我请。”

我们县城倒是有不少澡堂子,24小时营业。

杜蘅芷却面露难色:“澡堂子?”

杜蘅芷是千金小姐,上这种地方肯定是不太习惯。

“行了,我出钱,”我答道:“福寿河那边有温泉,咱们包个私人池子。”

那地方叫“天子行宫”,名字起的还挺大,消费也挺高,我们没去过。

程星河一听,生怕我反悔,一把将鱿鱼丝全咽下去了:“别反悔啊!”

说着就去开车。

你也不怕噎死。

带上了老头和金毛,一门脸的人浩浩荡荡奔着天子行宫去。杜蘅芷坐我旁边微微一笑。

“你也喜欢搓澡?”

程星河插嘴:“你个土鳖,有钱人的搓澡叫搓澡吗?那叫spa。”

杜蘅芷摇摇头:“也不算——不过,第一次跟你一起去,就高兴。”

她回头去看外面的车水马龙,拥塞的车头灯,似乎组成了一马路的石榴籽,接着,她在玻璃上吹起了一层雾,在上面画了个爱心,

爱心里,是一颗星星,一朵小花。

蘅芷这两个字,就是香花香草的意思。

外面的光打在她脸上,她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画,似乎十分满意,没有平时的雷厉风行,竟然有了几分天真和知足。

我心里却难受。

“杜蘅芷,我上次就跟你说过……”

杜蘅芷没回头,却一下捏住了我的嘴:“你可别扫兴——不然,星图看不准。”

我只能把那话咽下去。

你要等我,得等到什么时候?

这是你的自由没错,可我不想浪费你的人生。

白藿香就坐在我们旁边,有些坐立不安——不想冲着这边看,可她忍不住又老想往这里看。

车里有香草和桃花的气息,很好闻,可我说不上为什么,就有些如坐针毡——好像,一个偷盗了不属于自己东西的贼。

老头儿叹了口气,忽然唱戏:“海棠花来海棠花,倒被军爷取笑咱,我这里将花丢地下,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,李凤姐,做事差,不该将花丢在地下……”

大家聚精会神,都听老头儿的戏。

到了地方,眼前一片光明,大厅装饰的高雅奢华,一股子馥郁的暖风迎面就扑过来了。

忽然就体会到,有钱了是好——有钱了,就能让身边的人,过更好的日子了。

到了地方,包了一男一女两个包间,就在对门,一帮人下了水,哑巴兰表示比他们家的差一点,还需要改进。

苏寻也认为,没有山上的泉水那么深,山上的泉水边还有浆果吃。

程星河骂他们不知足,不掏钱的泡澡还逼逼赖赖。

老头儿倒是舒服,靠着大理石的台阶,熟练的打开一包茯苓饼。

金毛把脑袋凑过来,结果一闻茯苓味儿,又把脑袋给掉过去了。

老头儿十分不满:“这金毛随主人,没啥品位。”

我一乐:“我没品位,也是你教出来的。”

老头儿咬茯苓饼的动作停顿了一下:“放屁。”

我仰起头,在热水里放松筋骨——已经很久没这么享受过了。

“逍遥的时候,你就使劲儿逍遥。”老头儿偏偏又来了一句:“这一阵子,你就快吃苦受罪了。”

“我谢你吉言了。”

“yourewelcome。”

好家伙,老头儿听广播听多了,还会洋文了。

泡的红头胀脸,包上浴巾想凉快凉快,程星河立马问道:“七星,你出去干什么?”

“撒尿。”

“你傻啊?尿池子里不得了?”

我尿你头上,什么素质。

“这么多水呢,稀释了,比例为0——不过,你出去也好,给我带两根酸奶冰棍。”

你倒是挺会享受。

包着浴巾出去,就看见走廊里有两排花。

这花叫大花蕙兰,也挺好看的。

不过,一看见花,我就想起来黑色的鹊桥花。

人果然不能见太多好东西,一见到了真正的好东西,其他的都自动成了庸脂俗粉了。

“李北斗。”

我一回头,白藿香。

她似乎也泡热了,头发湿漉漉的,脸上一片桃红。

“嗯?你怎么也出了了?”

“热。”

“那正好,我带着你买冰棍去。”我摆了摆手:“想吃多少吃多少,我很阔气的。”

她一笑,跟我并肩下台阶。

不过拖鞋在台阶上一滑,我一把就接住了她。

湿漉漉,热腾腾的药草香。

我耳朵一热,赶紧把她松开了:“小心点。”

“李北斗。”

“嗯?”我回过头。

又怎么了?

我忽然有一种预感,她的眼神特别认真,像是,要说什么正事儿。

“你觉得何白凤怎么样?”她仰起头看着我,眼神坦荡又澄澈。

“我早就想跟你说了,”可算抓住机会了:“就乌鸡那个样儿,你可得当心,他春柳眉春水眼,看谁都含情脉脉的,一辈子,不可能只对一个人好,跟他在一起,早晚得气出病来,根本就配不上你,我跟你说,我们商店街转角有一个老头儿就是这种眼,身边女人就没断过,年轻的时候有小姑娘,老了有老太太,他媳妇气的得了卵巢囊肿,可说不上为什么,就是离不开他……”

“李北斗。”

白藿香忽然打断了我的话。

我停下话头,忽然有点不习惯。

以前,不管我说的话多无聊,讲的笑话多冷,白藿香都静静的听着,专心致志,从来没打断过——好像我讲的每一句话,都很重要似得。

“怎么了?”

她往上一步:“你觉得,何白凤配不上我,谁配得上?”

我心里猛然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