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74章 温泉之下

白藿香真的非常好。

能配得上她的,得是什么人呢?

“至少,要有责任,有担当,全心全意对你好……”这话说出来,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酸涩。

她歪头听我说话,点了点头,意思是让我继续,眼睛微微眯着,仿佛一个狡黠的猫。

我想起来,她喝多了的那天,死死捏着我的衣角,说:“我很聪明,不会让他知道我喜欢他的。”

我很努力的露出个笑容来:“总会出现的,总而言之……”

总而言之,能娶到你,大概得用三辈子的福气。

可还没等我说出来,白藿香忽然捏住了我的嘴,眯着眼睛笑了起来:“开玩笑的——配得上我的人是谁,得我自己说了算。”

这话极为温柔,却也极为坚定。

心里像是被利刃划了一下,说不出的难受,我想为她做点什么,我想对她好,就像她对我一样。

可我已经有潇湘了。

她不想听的,大概就是这句话。

她有她的骄傲。

“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。”她眯着眼睛说道:“知足才能常乐,我也明白,只是,人一旦有了什么念想,得到的越多,就越贪心,我得改。”

她尽量装的很轻松。

“咳咳……”后面一声咳嗽:“你们——在聊什么?”

杜蘅芷。

白藿香松开了捏着我的手,回头也笑:“李北斗的嘴有点问题,我帮他检查检查。”

“是么?”杜蘅芷极其自然的过来,插在了我和白藿香中间,歪头看着我的嘴:“该不会是,刚才捏的太用力了?”

她刚才是在车上捏过我,可我总觉得,杜蘅芷这话里有话。

白藿香吸了口气,重新挤了回来:“我看看,还真有可能。”

这个时候,两个客人从我们身边走过去,见到了杜蘅芷和白藿香的美貌,都微微有点吃惊,接着对着我愤恨的指指点点:“这俩姑娘这么漂亮,竟然围着一个男人转。”

“一看就是渣男。”

“对,渣男脸。”

“也没准多财多亿。”

渣你大爷。

“走吧,李北斗,”白藿香充耳不闻,十分自然的说道:“说好了给我买冰棍。”

“那太好了,我也正好想吃点凉的。”杜蘅芷则直接挽住了我的胳膊,对白藿香就是一笑。

身上鸡皮疙瘩全炸起来了,好像雷电将至的感觉一样。

我连忙就想把手抽出来,可杜蘅芷看着柔弱,那只手却暗暗下了力气,就是不松,眼里是天师府首席风水师的凌厉。

“七星,你个不孝子让雷劈了,拿个冰棍这么长时间。”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,忽然出现,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给爹加三个冰棍的利息。”

说着把我往前一拽,十分自然的就把我的胳膊从杜蘅芷手里拉出来,压低了声音:“后宫失火,还得爹来挽救——记账!”

记你大爷。

外间有个很大的自助餐厅,随意取用,他跟看见了亲爹一样,两眼放光,找了个托盘,往里放了七八个冰棍。

“你也不怕窜稀。”

“窜稀也比消化不良好。”程星河压低了声音,往后甩了个眼色:“上次还好——乌鸡和卷毛也在,乱哄哄没觉出什么,这次,俩姑奶奶凑在一起,一碗水端不平,你怕是要倒霉。”

你能说点阳间的话吗?

“而且……”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你老婆走了一段时间了,一直没什么消息,之前说是十天回来一次,也没什么信儿,会不会快回来了?”

是啊,她什么时候回来?

有很多话想跟她说。

那些瞒着我的事情,如果是苦衷,会是什么苦衷?

“唷,可够巧的。”

一个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这个声音,十分耳熟。

我和程星河都皱起了眉头,一回头,果然,是齐雁和。

齐雁和也是一副来泡澡的打扮,颀长的身材上,松垮垮的罩着一件条纹浴袍,插进了我和程星河中间,就开始挑草莓布丁:“两位最近挺有闲情逸致的嘛。”

程星河盯着他,声音不善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怎么想,也不像是偶然。

“没大没小。”齐雁和扬起眉毛:“你还没叫舅舅。”

程星河眼神凛冽的一沉:“你也没叫家主。”

齐雁和充耳不闻,自顾自选中了一个布丁咬了一口,转过脸,杜蘅芷已经跟他撞上了视线:“齐天师——九尾狐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就是因为跟我的关系,杜蘅芷被排挤到了天师府的边缘,很多事情都得不到消息。

齐雁和对着杜蘅芷一笑:“别说,最近有了好消息。”

好消息?

“三清老人找到了以前的好朋友。”齐雁和微微一笑:“九尾狐的事情应该很快就做完了,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剩下的事情,就是关于我的?

“对了,杜天师,同僚之情,我也顺便给你提个醒。”齐雁和把玩着一颗草莓:“有人上小苍山去了,”

我心里一震。

杜蘅芷也瞬间皱起了眉头:“什么人?”

“挺厉害的人,”齐雁和缓缓说道:“至少,对你们来说,是比以前,都更厉害的人。”

杜蘅芷不由自主的看了我一眼。

小苍山的事情,屠神使者们这么快就知道了?

而且,在我们面前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——好意?让我们提前提防?

不像。

我总觉得,齐雁和不是什么正常人。

齐雁和说着,奔着我靠近了一步:“李北斗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杜蘅芷已经挡在了我面前,冷冷的说道:“你离他远点。”

齐雁和扬起眉头举起两只手:“好好好,真羡慕李北斗——这么多女人给他卖命,杜天师,你在他身边,排名第几?”

“我不管现在。”杜蘅芷缓缓说道:“因为我知道,到了最后,在他身边的,只会是我一个。”

这是说不出的理所当然。

“啪”的一声,白藿香面前落下了几个冰淇淋球,没端稳当。

齐雁和似得达到了某种目的,微微一笑,而这个时候,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过来了:“齐天师,您找出问题来了没有?”

齐雁和往后退开:“好,那我去做我该做的事情,你们慢慢聊。”

我注意到了,这地方似乎有某种东西。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这地方的老板来头是挺大,连齐雁和都请得动。”

也或许——是这地方的东西,对齐雁和来说,很有价值。

杜蘅芷也注意到了,盯着齐雁和的背影,忽然拉住了我的手:“咱们去看看。”

程星河看齐雁和早就不顺眼: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
杜蘅芷眼里一抹顽皮:“给他捣捣乱也好。”

捣乱……

说着,就要把我拖过去。

我回过身,就蹲在了白藿香面前。

她盘子里的东西掉了,自己在收拾。

我帮她收拾,她抬起头,忽然有点失神。

“我们去给齐雁和捣乱。”我对她一笑:“一起去。”

白藿香一愣,一下就高兴了起来,点了点头。

程星河嘴上不情不愿的说我们无聊,不过把冰棍塞进了嘴里,还是跟上来了,比谁都不慢。

抓了个服务员一打听,很容易就把话给套出来了——这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温泉,一开始要打造成附近最大的温泉旅游区,可那个温泉开发出来没多久,就发生了奇怪的事儿。

一开始,是有人听见,那个温泉底下老是传来诡异的声音,据说像是有人在哭,再后来,有几个工作人员失了踪,怎么也找不到,最后,有人在温泉附近闻到了怪味道,这才把失踪的人重新捞了上来。

这以后,就把大温泉给关闭了,不过之前投入的工本极高,这地方的主人也舍不得,辗转找了很多人都没能解决,这次托付了一个很神秘的大佬,请来了齐雁和。

杜蘅芷越往里,眼神也就越兴奋:“别说,这地方可能还真有什么好东西,咱们可不能让齐雁和给私吞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