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3:12:24

最新章节: 眼前发黑又发红,眼前重重全是幻影,相柳的头真假掺杂,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。已经到了这里了,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。可惜就可惜在,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,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,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。可不靠气息,怎么赢?耳朵里嗡嗡作响,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,应该是又来了许多

第1876章 地上荷包

似乎是,看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。

我把水银精拿出来:“为这个?”

金毛一下不叫了,狐疑的看着那玩意儿。

“大晚上叫唤什么?”老头儿也醒了,一看水银精,也愣了一下:“这东西你也能碰上?”

我这运气,我自己都觉得邪乎。

也不知道,小苍山那又是个什么光景——齐雁和口中,那个要上小苍山的,又是个什么人。

程星河已经重新下了池子:“搓着澡,泡着脚,舒服一秒是一秒。明天的事情,就明天再操心呗。”

说的也是,没心没肺才能活的不累。

躺在池子,几乎要睡着了。

一闭眼,又见到了那个长发女人。

好冷——好像身上,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滑了过去。

慢慢,缠住了脖颈。

越来越窒息……

“七星!”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“回家了!再不走,你那个鱼要臭了。”

这一下,一种非常不吉利的感觉就涌上了心头,这次上小苍山,怕还有别的事儿。

穿上衣服,又在大厅等了半天——白藿香以前一个人,没让我们等过,不知道为什么,跟杜蘅芷在一起,收拾的速度也慢了。

等她们俩出来的时候,周围的人眼睛都亮了一下——哪怕这里的顾客非富即贵,身边花团锦簇惯了。

她俩好像跟刚才有点不一样——但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,貌似是变好看了?

程星河平时分辨哪个馒头大,哪个冰淇淋奶油多的时候眼睛毒着呢,这会儿倒是一点也没留意,只看向了白藿香:“哎,正气水,这东西真的不能利用开发了?损人利己还行,这损人不利己,我有点不习惯。”

“放心吧。”白藿香答道:“这东西的血我收集了,能解剧毒,给你留着。”

“不是,你什么意思?”程星河不乐意了:“我要中毒哇?”

哑巴兰一下乐了:“晴天带伞饱食带饭——有备无患。”

齐雁和早就没有了踪影了,难得铩羽而归,我有点解气。

不过再一寻思之前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们把江辰怎么样了,总有些介意。

还有,背后那个黑手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浮出水面?

回到了门脸,又看见了高老师那个“转让”的条儿,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。

没谁能陪着谁到最后,只是没想到,高老师离开的这么早——早到我还没报答他。

对了,江采菱好像认识他,他跟摆渡门,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

江采菱带着那个金杯去找真龙穴,也不知道找到了没有。

下次有机会见到,好歹也得问问。

我盯着门脸的牌匾,离着老头儿定下的“不合阴阳群”规矩,也过去一段时间了,我所做的一切,都跟他叮嘱的完全相反。

命运使然。

回到了门脸,我就找了个盒子,把水银精给装殓了——家里别的不多,就是盒子最多,苏寻收集的都能构成一垛柴禾了。

找了个合适的地方,就埋了下去——自然是没有活着的时候那么管用,不过,聊胜于无,就看在你也是水脉里诞生的,潇湘的族群吧。

刨开泥土,埋了盒子,点上三根贡香,刚要站起来,脖子上又有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。

像是,被一条冰冷的舌头舔舐了过去。

摸过去,还是什么都没摸到。

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

一只手猛然搭在了我肩膀上:“你藏宝呢?”

古玩店老板。

“算是吧。”我答道:“封了个怪。”

古玩店老板的手一下就从我肩膀上拿下来了,心有余悸:“怪?”

不吓唬他,一转身他就挖出来了。

“你觉出来没有,咱们商店街越来越冷清了。”古玩店老板看着寒风之中,一个个拉着铁拉门的铺面:“很多老家伙都走了。”

是啊,现在买卖不好干,狗往前拱鸡往后刨,哪个人都得找出自己一条活路。

“对了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高老师没什么消息?”

古玩店老板摇摇头:“店都转让了,还能有什么消息?”

“那,有人来找过他吗?”

“就一些老客户呗,有一个得了九年肾虚的,来找他买麒麟须泡水的,还有个女的,要北国芙蓉蒸熟了生儿子。”古玩店老板说着说着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说起来,还有个人来找过他——哎,八成你们家亲戚,长得跟你们家老头儿太像了!”

我心里一震——跟老头儿相似的,那就只有马元秋了!

高老师的消失,跟马元秋还有关系?

我立马抓住了古玩店老板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“你这么激动干什么,我骨质疏松!”古玩店老板赶紧把胳膊抽了出来:“你不知道?那个人神神秘秘的,在你们家门口冷笑了两声,跟夜猫子进宅似得,一转脸,就看见高老师了……”

说着,古玩店老板把声音给压低了:“我估计着,老高八成是欠那小子账,不然怎么给愣成那样了。”

高老师和马元秋,也认识?

不愧是能从银河大院里逃出来的“怪物”。

“那,他们说什么了没有?”

就古玩店老板这个八卦的劲儿,必定是要过去听蹭的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古玩店老板神神叨叨的答道:“你们家亲戚那脾气冲,上来就是一句——你怎么还没死?高老师这才答道,说你想怎么样?你们家亲戚就笑了笑,说有点事儿,得求求你,那一笑,阴森!”

你怎么还没死……这句话跟江采菱见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,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,高老师问他要什么,他说他要一个什么东西,什么金,什么笼子。”

金笼子?没听说过啊。

“我也想听清楚点,可刚说到这里,这高老师哗啦一下把铁拉门给拽下来,剩下的,我就听不见了,这不是,第二天老高就把店给转让了,现在一想,八成就是让你们家亲戚带走逼债了。”

“你不早说?”

“你要不问,我早忘了。”古玩店老板挖了挖耳朵眼,问道:“哎,高老师那么照顾你们爷俩,就是因为欠债了心里过不去是吧?”

我也想知道。

“北斗!”杜蘅芷的声音从楼上响了起来:“该睡了。”

一听这一句,古玩店老板的眼珠子顿时瞪的跟蛤蟆似得:“好家伙,你什么时候把姑娘都……别说了,我给你搞点麒麟须!”

你看不起谁呢?

我满头黑线:“我又不肾虚,要什么麒麟须?”

“防患于未然嘛。”古玩店老板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:“放心吧,老高走了别难受,还有我拿你当儿子呢!”

“想当他爹的太多了,”程星河的声音也扯着从楼上响了起来:“你上后头举着爱的号码牌吧!”

滚你大爷的。

好好休息了一晚上,我们踏上了前往小苍山的旅程。

金灵龙王他爹说,必须得回琼星阁。

这地方,也许也是一块很重要的拼图。

沿路吃了素鸡米线,正气鸭子,到了小苍山。

小苍山的风景是相当不错的,全年似乎只有春秋两个季节,比我们县城暖和多了,北方下雪的季节,小苍山的山脚下还是一大片紫红色的鲜花。

杜蘅芷要对照星图,可来的也不巧,刚好是阴天,我们就找了一个当地人开的特色民宿住下了。

这地方很有民族特色,黑瓦白墙,四处都是茂盛的三角梅,还有漂亮的本地少数民族姑娘。

走过一长条路,程星河眼尖,指着花丛里一个东西:“哎,那是什么?”

我也看见了,那是个刺绣精致的小荷包,上面有两个鸟。

程星河弯腰就要捡起来,可我想起来一件事儿,一下拉住了他。

“这东西不能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