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884章 土中之精

这声音不小,白藿香他们也都被喊起来了,到了地方一看,我们都皱起了眉头。

驸马红头胀脸,青筋暴露,非要从窗户口跳下去,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了,他爹抱住了他的腰,他妈吓的直哭。

他爹回头看见我们来了,还要高兴,结果驸马抓住这机会就一挣,把他爹也给带下去了。

我心头一沉,过去是来不及了。

只听身边“啪”的一声,凤凰毛出手,直接把他们吊上来了,

那儿子还要挣扎,可挣不开凤凰毛,冲着窗户就喊:“小七姐来接我了,我得走……”

他妈上去抱住了他,回头看见了白藿香,急忙说道:“医生,他这是怎么了,怎么又犯病了?”

白藿香早过去了,一把抓住驸马的下巴,皱起了眉头。

驸马的眼睛上,已经出现了黑斑,说明已经被对方迷了心智,跟牵线傀儡一样,所以绝情水也没用。

龙女池里的东西,着急了。

“不能松开,把他捆住。”白藿香说道:“坚持到天亮。”

穿着粉色草莓睡衣的哑巴兰也出来了,立马用金丝玉尾把驸马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,打了个哈欠:“劲儿还挺大——哎,那是什么?”

他看向了窗台。

为了保持民族特色,窗台是木质的,上面出现了几道子划痕,又深又新,是刚才留下的。

驸马和驸马爹赤手空拳,肯定跟他们没关系,倒像是个有利爪的东西抓出来的。

我和白藿香程狗一对眼——这地方,似乎还有残存的秽气。

难不成,是金翅连环甲来了?

不过现在秽气已经散开,追是没法追上了。

驸马对着窗户就发疯:“小七姐……小七姐你拉我一把……”

嗓子都劈了,嘴角一串口水。

驸马爹就要哭:“先生,他,他还行的了吗?”

现如今说不好,看命。

我还没开口,一个青年就进来了——漱玉师姑的人。

那人二话没说,把周围摆弄了一下,这地方场气顿时就变了。

苏寻困的发散的眼神一下就亮了。

是阵。

那个阵是围着驸马设置的,阵心里的驸马二话没说,歪头皮就没知觉了。

驸马爹妈一看儿子不不闹腾了,寻思不管黑猫白猫,抓住老鼠就是好猫,立马就跟那青年道谢。

可青年头也没回就走了,声音冷漠:“要不是怕你们惊扰到漱玉师姑,谁会管这种色迷心窍的废物。”

好家伙,我和程星河一对眼——色迷心窍?这人心情一差,连自己都骂。

驸马爹妈讪讪的,也不好说什么,哀哀的哭,我们转身回房间,看见白藿香眼睛红的跟兔子似得。

程星河一愣:“你长沙眼了?找七星给你挠挠!”

传说长沙眼的人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,属龙属虎的大属相虚挠一把就行了。

白藿香转身就走了:“是择席,不管用。”

程星河一歪头,看了我一眼:“择席?以前跟着咱们住山洞,她不是也睡的呋呋的吗?真是麻烦下崽——添麻烦。”

倒是杜蘅芷说道:“白医生没睡好。你们不用担心,我一会儿过去看看。”

杜蘅芷住在白藿香隔壁,旅舍隔音很差,想必是听见辗转反侧的动静。

这一觉睡踏实了,早起是被鸟叫给喊起来的,收拾好了上路——跟在了漱玉师姑的大轿辇后面。

哑巴兰出神的盯着轿辇:“哥,漱玉师姑好看吗?”

“没看见。”我答道:“你不惦记着红姑娘,惦记人家干什么?”

哑巴兰不听还好,这一听见,就叹了口气,程星河用肩膀撞我:“你别雷区蹦迪了,少说句话又不会噎死。”

不是,你怎么抢我台词呢?

上了山,苏寻要选路,可漱玉师姑身边的青年从轿辇边弯腰得到了指令,立刻转身,冷冷就说道:“轮不到你们选——走我们后面,别太近别太远,差三步。”

程星河很不高兴:“好家伙,这都给规定了?”

杜蘅芷拉了他一下:“难得能遇上这么好的合作伙伴,就听她安排吧。”

程星河冷笑:“这次可倒好——给自己找个天王老子。”

驸马爹妈苦哈哈的跟在了后面,山路陡峭,两口子自己走都体力不支,更别说还带着一个人了——自打昨天被那个阵给围了,驸马就跟行尸走肉一样,听话是听话,却更让人担心了。

苏寻告诉我,说那个阵是个困心阵——好比你的魂魄是个肆意生长的植物,那个阵会简单粗暴的把这一把植物揉成一团,强压在身体的某个角落,其实对魂魄的损伤还是挺大的。

杜蘅芷答道:“这就是九终山的做事儿风格——做事情一求成,二求快。”

可这都是人,不是猪肉。

我一寻思,就让驸马爹妈下山算了——我们带着驸马上去。

驸马爹妈一开始有点担心,但这峭壁他们确实也蹬不上,只好跟我们道谢离开。

驸马爹还特地给我磕了个头。

这种父母之爱,叫谁都得动容。

驸马福分不算浅。

上了山路,那几个青年就盯着轿辇,不时过去俯首帖耳的听令——漱玉师姑虽然人在里面,却似乎对外面的一切了若指掌,一旦过了三步的距离,就会发话,青年啪的一下就伸出一条赶山鞭给我们扫回去。

程星河很不高兴:“拿自己当狗咱不拦着,凭什么拿咱们当羊?”

“就凭着漱玉师姑的地位,”杜蘅芷答道:“咱们行当敬长辈,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一个青年又得到了轿辇的指令,就指着杜蘅芷:“往里靠一步!”

程星河说的真没错,还真是拿着我们当羊了,路线都得听她的。

这个控强迫症的劲头,厌胜门老三都得叫一声大姐。

叫谁心里能舒服,我刚要说话,又一个青年得了令,抬起手指着我:“声音也别太大,惊扰了漱玉师姑,你吃罪不起。”

我吃你大爷,我一甩手就要把那个人的手腕子推开,可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的驸马忽然长嚎了一声。

这一声把我们给吓了一跳,一转脸,被哑巴兰背在身上的驸马忽然跟疯了似得,对着山上就狂叫了起来。

“他身上……”

他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出血点,跟刚从仙人掌上滚过一样。

仔细一看,是因为他身上出现了一丝一丝的秽气——把身体贯穿,有人要利用秽气丝,把他给牵上去!

哑巴兰反手就要把他拖回来,可慢了一步,那身体倏然就给勾上去了。

程星河急了,凤凰毛啪的一下出手,可就差着一萝卜皮的距离,失之交臂。

坏了,刚把驸马从爹妈那弄回来,就把人给丢了,下去怎么见他们,这线索断了,又怎么找龙女池?

我立马一只手撑住岩石就要追上去,可一个青年从轿辇那边得到了指令,大声说道:“漱玉师姑说,让你后退三步……”

程星河一声就喊了起来:“八月十五,月儿圆诶,月饼塞给,王八蛋诶……”

这个声音跟破锣似得,一下就把指令给盖住了。

我明白他的意思,装成没听见的样子,直接窜了上去。

先把驸马救下来再说——被秽气丝贯穿五脏六腑,白藿香都不好救。

跟着那一抹身影上去,眼瞅着要追上了,忽然脚底下一绊,我就觉出,似乎有什么东西拦路。

一低头,愣了一下。

肥厚的黑色土壤里,跟植物一样,伸出了两只白色的手,抓在了我脚腕子上!

这他娘是什么鬼?我翻身旋过,直接把那两只手从土里,拔萝卜一样带了出来,看清楚那是个什么玩意儿,我又是一愣。

土精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