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85章 偶遇故人

这东西模样长得活像是脏兮兮的小孩儿。

是灵气十足的地方,从地里孕育出来的——一般有土精子的土地里,都会有灵药,比如茯苓人参之类的东西。

而土精子模样像是小孩,性格也跟小孩儿一样,会把这片土地里的东西都当成是自己的,谁要是来了,对它来说就是侵犯了它的家园,它就袭击谁。

有些鬼打墙,也是这东西弄出来的。

那东西力气很大,抓住了牛腿,能把牛掀一个跟头,但没想到我劲儿这么大,抬起头就对着我就扑。

我一只手直接凌空抓在他咽喉上,他立马踢蹬了起来,一看挣扎不出来,又急又气,张嘴一口唾沫就冲着我喷。

我歪头一躲,口水擦着耳朵过去,没想到这货储备挺大,又一口喷上了我脑门。

妈的,阴沟翻船想,幸亏没让程狗他们看见。

这东西的唾沫其实是珍贵灵药,能治外伤,可谁让他这么一吐心情都不会好,气的我反手就想把它摔回去——当然了,杀生不好,更别说杀灵物了,这东西不知道活了多少年,又是罪不至死,我也没打算弄死它,可一抬手,另一双手就又抱住了我的脚腕子。

一低头,好么,又一个土精子出来了。

不光如此——身边的土地发出了“嚓嚓”的声音,数不清的土精子破土而出,跟雨后春笋一样。

妈耶,这地方这么多土精子,得多少灵药?程星河看见了估计得疯了。

眼看着一大片乌压压的土精子出现,我也没辙,抬起手就想把挡路的扫倒了,谁知道为首的一个大土精子忽然站起来,对着我就拱手。

我一愣,就看见其他的土精子跟广播体操一样,都跟那个为首的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动作。

这个大土精子,应该是个“首脑”。

我立马就明白过来了——它们怕我弄死手上的土精子泄愤,是来求情的。

好像,我手里这个,正好是首领的大公子。

这把我弄的很想笑,不过追驸马要紧,这么一耽误,驸马的毛都没有了,我立马就连比划带形容,让它们这些地头蛇带着我去找人。

那些土精子对视了一眼,像是好不容易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,立马欢欣喜悦的带着我就跑。

手里这个挣扎了起来,我索性就没松手——谁让你拦着我,这是你欠我的。

那玩意儿还想吐口水,被我把嘴给捏住了。

很快,他们领着我到了一个地方,果然,这地方的草新被压倒了一片,显然是有人被拖过去的痕迹。

跟过去,树窝子里果然有个人,被人脸藤给缠住了。

难怪是个禁地呢,好家伙,不是土精子就是人脸藤,这地方简直步步惊心。

我正要高兴,看清楚了,却愣住了。

这他娘的,竟然不是驸马!

那个人面朝下坠落在树窝子里,身体被人脸藤五花大绑,但是显然知道人脸藤的习性,并不敢挣扎,一听头顶上有动静,嗷的一嗓子就喊出来了:“救命!救命!你行行好救救我,我让你全家长命百岁!”

这声音竟然有点耳熟。

我认识?

见死不救跟杀人同罪,时间再长一点,这人就得让人脸藤给吸干了,我抬手七星龙泉劈开人脸藤,没费什么功夫就把他拉上来了。

这人让人脸藤缠的失血过多,脸色煞白,让强光一刺眼,眯着眼睛就看向了我。

看清楚他的脸,我更意外了!

这人我竟然还认识,一面之缘。

“白九藤?”

这人一愣,抬起手揉了揉眼睛,看清楚了我,脸色一下就变了:“妈耶”一声,翻身就要走。

可他让人脸藤吸了个七七八八,哪儿还有跑起来的力气,脚一软,直接对我跪下了。

“倒也不用这么客气。”我伸手把他给拉了起来:“你怎么跑这来了?”

跟白九藤的一面之缘,是因为上次在江家大宅,他也是个很厉害的鬼医,专门给江家人看病,不过一看江家倒了霉,他跑的比兔子还快。

他吸了口气看着我,跟看活鬼一样:“你,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……”

“你们……”我的心倏然一沉:“江辰也在这?”

上次江辰在摆渡门被抓住了,怎么又跑到了这里来了?

“不不不,”白九藤眼珠子一转,立刻说道:“我说的我们——不是江辰,是我和……”

一个小猴儿从他后背钻了出来,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我。

这个小猴儿腰上,还缠着一个小葫芦。

以前走江湖的倒是多有养小猴儿的,跟卖大力丸的套路差不多——说这是大圣药。

原来,白九藤从江家叛逃之后,在行当里就没了地位。

他不是跟白藿香一样跑江湖的鬼医,而是依附大户人家的,有地方给他遮风挡雨,这下子其他人家看见他叛逃,自然没人愿意用他,他走投无路,知道这地方有好东西,就过来采药,谁知道运气不好遇上了土精子,把他给掀翻了,又碰上人脸藤把他给卷了下来,要不是我,就得把命搭上。

而那些土精子眼巴巴的看着我——意思是以命换命,我们已经交给你要找的人了,你快把小土精子还给我们吧!

我本来也没打算把土精子给怎么着了,只好继续比划,另一个人上哪儿去了?

结果土精子不明白,大土精子急的甚至把脑袋伸过来,想用自己换回小土精子。

我没辙,就把小土精子扔回去,哗啦啦一声,土精子们接住了小土精子,飞快隐没入了地里,不见了。

正是一筹莫展呢,没想到,白九藤眼珠子一转:“李先生,我被拽下来的时候,好像看见了,一个人被拽后头去了。”

这白九藤不像是什么善茬,我心里有了戒备,却还是装成很惊喜的样子:“在哪儿?”

他立马指着前面,拍着胸脯:“我带你找去!”

后边是一个险峰。

白九藤翻身越岭的本事倒是不小,没做家族鬼医之前,肯定也没少跑江湖。

一边从险峰上翻过去,我一边问:“你这一次,是来采什么药的?”

“李先生还不知道呢?我还以为,你也是奔着那东西来的,”白九藤有些意外:“不死药!”

我一愣,不死药?

“世上还有这种东西?”

“知道的人不多,”白九藤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您不是为这个来的,是为什么来的?”

我想起了漱玉师姑。

难不成,她也是为这个东西来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