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886章:驴耳灵医

对一个外人,话到嘴边留半句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:“哦,接了一个小买卖,上来救人的。”

白九藤立刻露出了一副很崇拜的表情,一边爬一边给我竖了个大拇指:“您这么大的咖位,还亲自跑买卖做功德?可歌可泣!”

倒也没有那么夸张。

说着一脚蹬下来半块泥,哗啦啦擦着我耳朵下去了。

我侧身躲开,拽住九花藤往上爬,接口就问他不死药是怎么回事?

他眼珠子开始有了躲闪:“这个嘛,我也只是听说,过来碰碰运气的——你看这多少土精子,怎么也不能白跑一趟。”

都是长尾巴的,你在这给我演什么聊斋呢?

“真要是有这种东西,世上就没人修仙了,”我装作很随意的样子:“估计是大人参大茯苓,让人把疗效给夸大了,你们这些做鬼医的就是夸张,搞点蜂花粉就说能青春永驻,这所谓的不死药,最多让人补气养血吧。”

白九藤的菱角耳朵动了一下。

这种菱角耳朵什么征兆呢?这种耳朵,也叫驴耳朵,说明该人倔驴脾气,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,你真跟他打听什么,请他做什么,那他肯定要拿乔一把,但是自尊心极强,你要是质疑他,那他为了证明自己,那就得跟竹筒倒豆子一样,什么都得给你抖落出来。

果然,一听我这话,他皱起了眉头:“哎,话不能这么说的——我们这些当鬼医的从来不乱说话,实话告诉你吧,这地方埋着厉害的东西。”

其实不用他说,我也早就知道了。

一到了高处,就看出来了,这地方周围是两片河滩,双面有水,把这个位置围的跟荷包蛋一样。

“蛋黄”所在的位置,就是龙女山。

再结合龙女山上出人意料的灵气——那些土精子就是佐证。

这妥妥的是“蚌含珠”地——内里肯定有异宝。

我一直疑心,这宝气是从琼星阁上发出来的。而漱玉师姑这一趟,跟琼星阁有关。

结果再遇上白九藤,又说这地方有不死药——能把金翅连环甲和琼星阁都汇集的地方,堪称物华天宝,真有不死药,倒是也不奇怪。

“来的时候,我就听说了,曾经有个牛走失到了龙女山上,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又自己回去了,谁成想,从前头百十年,一直活到了现在,连个灾病都没闹过,天天犁地,当然了,这些农民说出去,也没人信,但我是亲眼见到了那个牛。”白九藤边说边爬,吭哧吭哧更来劲了:“我瞧得出来,那牛真是不死之身,虽然还是肉体凡胎吧,可但凡不砍不杀,它能寿与天齐。”

白九藤再跟本地人一细问,问那牛下来的时候,有什么不同之处,本地人说别的没觉出什么来,但是后来晒牛粪的时候,看见牛粪里有很多金色的东西,本地是要把牛粪当燃料的,点起来了之后,整个村子就是一股子异香,整整香了三个月才散去。

白九藤立马就认定,那牛肯定是误打误撞,在这里吃了传说之中的不死药,保不齐这地方还有,立刻就赶来了,一看满地的土精子人脸藤,还挺高兴,结果一着急就被带下去了。

“不死药……”我接着就问:“这东西什么模样,还能自己长出来?”

“那没准,我估计,是上头掉下来的,”白九藤神神秘秘的指了指天空:“当初创世神的乾坤袋破了,地上不是才有了吞天蟆吗?”

不愧是鬼医,见多识广,把小绿也认出来了。

难不成,琼星阁的异宝在这里,所以滋生出了什么不死药?

这漱玉师姑那个紫气的劲头,估计已经无视生死了,来的原因,会是为了不死药吗?

“李先生,我多嘴一句,”正寻思着呢,白九藤一手赶开了一个花里胡哨的蜥蜴,一边回头对我说道:“那位漱玉师姑,还是不要走得太近为好。”

我一愣,他怎么知道我和漱玉师姑在一起了?

他看见了我的表情,得意的搓了搓鼻子,我就反应过来了,估计是千星沉香的味道粘在我身上,被他给闻到了。

“你也知道漱玉师姑?”

“那谁不知道?”白九藤疑心我这话是看不起他,又来了精神:“就是因为漱玉师姑,好几种稀少的奢贵香料药材,永远落不到我们这些普通鬼医手里,以前还是多亏了江家跟漱玉师姑有交情,我才搞到一点,要不然……”

我心里一跳,江家跟漱玉师姑也有关系?

现如今,江景那位二叔一心想请我做家主,背靠大树好乘凉,我本来想通过他打探些消息,谁知道当初江天江辰防的很严,二叔知道的没什么价值。

这白九藤是江长寿之后的御用鬼医,保不准知道些什么。

我云淡风轻就问道:“江家面子这么大,还能认识漱玉师姑?”

“江家当初,是传闻之中出真龙转世的家族,能不认识吗?”白九藤把挡脸的藤蔓拨开,咬了咬牙:“大家族盘根错节,家家相护,都不是什么好鸟……”

不过话说到了这里,他应该是想起来我和江家的关系,赶紧收声。

“这我不大相信,”我接着撬他的嘴:“漱玉师姑方外之人,看上江家哪一点了?”

“那还用说,男人呗!”白九藤扯不开那根藤,手反倒是给刺了一下,气的拿出一柄小刀,全给割下去了:“漱玉师姑离不开男人。”

“也不见得吧?”我心里认同,却继续抬杠:“她岁数不小了,不至于……”

“怎么不至于?我也是上次偶尔看见的,没有男人,她活不了……”白九藤扔下藤蔓,露出个暧昧的笑容来:“你跟她在一起,不会没注意到,她身后跟着不少冤魂,都是被她采补的。”

难怪——只有邪祟才会拿人来采补,漱玉师姑这么做——她还能算是人吗?

而她当初跟同门的三清老人决裂,难道,也是因为用了某种见不得人的修行方式?

“总而言之,你这种年轻气盛的,她最喜欢了。”白九藤上下扫了我一眼:“我也知道,你不是普通人,可她活了这么久,什么没吃过,什么没见过,跟她在一起,那是与虎谋皮……哎,到了!”

哗啦一声,上面密密麻麻的藤蔓被拽下来,我抬起头,眼前豁然开朗。

馥郁的香草气息扑面而来,几只白鹭被惊起,只见山顶上一汪碧水,犹如一颗明珠,倒映出周围郁郁葱葱的植物,好一个人间仙境。

有点像是精致版的天池。

我爬上来,注意到这附近,似乎也有土精子——但是以这池子外面一丛花木为界限,没有敢进去的。

当初抓住了驸马脚的,估计就是土精子。

当时那一把对他来说,简直是救命之恩,要是当时驸马没用尿来浇土精子,说不定也就不会遇上这种祸事了。

一片绿草之中,果然出现了一些拖拽的痕迹,我顺着那痕迹找过去,白九藤就一把拉住了我:“且慢。”

我回过头,他拿出了一块布,伸到了我面前:“不嫌弃的话,把这个围上。”

这上头一股子苦涩腥膻的气息,挺恶心的:“干什么用的?”

“醒神秘露。”白九藤自己也戴上,狡黠的眨了眨眼睛:“有这个,你就不用怕这里的迷魂草了。”

确实有一些植物,会让人产生幻觉,甚至失去知觉,统称为迷魂草。

我也就戴上了,而他试探着就来了一句:“这东西,白藿香没给你做过?”

我心里一跳,对了,他跟白藿香都姓白,都是鬼医。

我回头看着他,上次就有这个疑惑了:“你跟白藿香,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
白九藤一听,眼神一躲,立马露出了几分心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