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89章 引灵之针

要饭的把东西装进去,竟然转身大摇大摆就要走,我连忙说道:“公孙先生,谢谢你!”

他脚步一滞,没回头,只是摆了摆手:“谈不上——你的人情,我可已经还了,你不欠我,我不欠你,再无交集。”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这要饭的长这么个德行,谁知道竟然是个大佬,也不知道哪一家的,七星,起来去抱大腿吧!”

我没有抱大腿的习惯。

再说了,人家都说了,显然对我并没有什么兴趣。

再无交集……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,当时我和公孙统,都没想到,我们之间后来不光有交集,还是非常密切的交集。

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子药香,接着,一只手盖在了我的肋骨上,“咔”就按了下去。

这一下疼的我眼前顿时就白了,没忍住惨叫了一声,耳边就想起来白藿香毫无感情的声音:“叫什么,呲牙咧嘴的,不知道什么叫长痛不如短痛?”

啥?

但是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——刚才剧痛的肋骨,竟然瞬间不疼了。

她给我上了麻药还是怎么着?

白藿香也不搭理我,一下就把我衬衫扒开,一点一点的给我检查伤口。

她盯着我的表情,特别认真,仿佛我不是人,只是一件精密仪器,而她正在修理这个仪器。

不得不说,她认真起来,比平时还好看。

但这个时候,挂在脖子上的逆鳞,瞬间就颤了一下。

潇湘……

我抬起了血肉模糊的手,拿起了逆鳞,忽然就发现,那个“小虫子”,竟然伸出了四个爪子,头上长了角,比以前,大了一圈!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——之前灭了龙血树,难道积攒了很多的功德?

太好了……这么下去,潇湘一定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的!

白藿香忽然一把打在了我手上。

手本来就伤的厉害,这一下,瞬间不受控制的松开,逆鳞掉了回去。

一抬眼,白藿香正冷冷的盯着我:“手不要了,还动!”

真凶。

不过……她的动作却很温柔,我虽然没触碰过天上的云朵,却感觉,如果能触碰到的话,也许就是她手的感觉。

也许她真的给我上了某种厉害的麻药,一身千疮百孔的伤,竟然真的都没有觉出疼来。

而程星河见状,不由露出一脸羡慕:“那什么,正气水,我觉得我也可以抢救一下。”

正气水……藿香正气水?

白藿香显然并不喜欢这个绰号,横起眼睛瞪了他一眼:“一边等着去!”

程星河平时除了怕死,也算得上是个豪杰,可被白藿香吼了这一嗓子,瞬间缩了脖子就团到一边去了,把嘴撇的跟个鲶鱼一样:“一样人种,区别对待……这不是歧视吗……”

白藿香又瞪了他一眼:“不看就滚。”

程星河怕她不给自己治,声也不敢吭了。

我看着想笑,结果一阵剧痛再次袭来,笑不出来了。

白藿香见状,又骂我属毛毛虫的,乱动什么,是不是想死?

不想……这个时候,大山魅的迷魂阵已经完全散开,我躺地上,正能看见璀璨的夜空。

漫天的星斗,真好看。

还是活着好,只要活着,总会有好事儿发生的。

可一抬眼,我这才发现,她只顾着给我看伤,却并没有管自己手上的伤口,心里顿时揪了起来。

秽灵煞带着秽气,伤口翻卷的皮外伤还好,但是秽气入皮肉,有毒!

她的伤口已经发了黑了!

我立马问道:“先别管我们了,把你自己的手治好了。”

程星河露出了一张黑人问号脸:“我觉得我也是条命……”

白藿香一皱眉头,冷冷的说道:“你是鬼医,还是我是鬼医?轻重缓急,我用得着你教?”

这话堵的我说不出话来,程星河这才松了口气:“医者父母心啊,七星你就别跟着添乱了,把嘴闭上。”

我看着她的手,心里却一阵难受。

要不是跟我们在一起,她怎么会吃这个苦?

而白藿香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嘴角一勾,轻轻说道:“也值。”

啥玩意儿?那话我一时没听清。

白藿香却跟说漏嘴一样,立马掐了话头,说她什么也没说,我受伤太重,耳鸣幻听了。

真的……幻听了?

鬼医就是鬼医,等她治疗完,真觉得立竿见影——人人都说西医见效才快,那是他们不认识白藿香。

这时我还想起来了,就问程星河:“那个九窍玲珑心,到底干什么用的?”

我隐隐觉得,那个东西,仿佛是给女人用的。

那个海老头子,是为了自己的老婆,而要饭的,是为了自己的侄女。

程星河虽然也是被白藿香医治,显然却并没有我舒服——疼的呲牙咧嘴,跟没进化的猿人似得:“妈耶,你轻点,不光七星是人,我也是人……你说那个心,啊,能延女人的命。”

原来,大山魅就是女人的怨气化出来的,九窍玲珑心作为大山魅的精气所在,吃了能让女人起死回生,精气如果足够,甚至能让女人延长百十年的寿命。

更重要的是,还会让女人返老还童,保持绝世美貌。

传说之中,西川的风水行当,有个叫杜海棠的大先生(女,不过业内也跟有能力的女性尊称为先生),是钦天监的后代,跟杜蘅芷属于一个家族,活到七八十岁,容貌也跟二十上下一样,而且惊才绝艳,美貌绝伦,见者无不倾倒。

关于她的传说,就层出不穷,有人说她为了永葆青春,吃数不清的小孩儿心脏,还有人说,她年轻时吃过鲛人的肉,可以长生不老,但我们业内,则倾向于,她曾经经历过某个劫难,一个神秘男人给她找到了山魅的九窍玲珑心,她才能永葆青春貌美。

而山魅这种东西本来就少见,九窍玲珑心更是得成气候的山魅才生的出来,基本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而要说值钱,也确实比那一洞穴的珍宝都值钱——世上多少女人,为了永葆青春貌美,多延长百十年的寿命趋之若鹜?

这种东西,基本什么都换的了来。

唯独一点,这东西只对女人起作用,男人吃了也是白吃,要不然历代皇帝就不用求什么长生方术了,找九窍玲珑心就行了。

这么说,海老头子的老婆,和要饭的侄女,都命在旦夕吗?

要饭的侄女,命可真够好的——不过,既然是那个要饭的侄女,想必也不是什么一般人。

这么想着,我勉强试着站了起来,刚想运一下行气,忽然天灵盖上一阵剧痛,像是被针给扎了一下一样。

奇怪,天灵盖上受伤了吗?

我就想摸一把。可白藿香也不管程星河了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:“刚给你看好,你瞎摸什么呢?”

我连忙把刚才的感觉说了一下:“可能扎进去什么东西了……”

没成想,白藿香听到了“天灵盖”三个字,脸色忽然一变,拉过我,就要把我腰带解开。

这一下把我吓了一跳,赶紧往后退了一步:“你干啥?”

白藿香这才反应过来,脸跟海绵吸了胭脂水一样,一点一点就红了:“你可别多想,我没什么别的意思——哎呀,你自己看,看你丹田上,有没有什么东西,快点!”

丹田?

丹田在下腹,确实得解开腰带才能看见。

我解开了腰带往里一看,看见丹田上,有一个小红点。

白藿香知道了以后,立刻就把头伸了过来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我耳根子顿时就烧起来了:“你这是……”

她抬头看着我,咬了咬牙:“这是引灵针。”

引灵针,怎么听着这么熟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