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89章 我的同族

哦,那就是漱玉师姑真正的目的。

难怪刚才拦住了我,不让我去动龙女,估计也是怕我下手没轻没重,打死了龙女,就找不到黑色人俑了。

可惜她现在力量不稳定,反而把龙女给放跑了,活这么大岁数,还这么任性。

“你想借斩须刀砍的,就是那个人俑?”

漱玉师姑笑了笑:“没错。”

“那是干什么用的?”

非得斩须刀砍的,不可能是凡物。

漱玉师姑沉吟了一下:“那是你没接触过的东西,跟你讲了,你也不会明白。”

程星河早就看漱玉师姑不顺眼了,嗤了一声:“怕咱们分一杯羹吧?”

杜蘅芷不想得罪漱玉师姑,拉了程星河一下:“少说一句。”

少说就不是程星河了。

几个青年盯着我们,怒目而视,不过漱玉师姑训练的好,没一个吭声的。

我抬起头往上看,就想爬上去,可一只手拉住了我。

白藿香。

白藿香没看我,正在低头整理自己那一卷医疗包,接着从中拉住了一条丝线,缠在了自己的手腕,和我的脚腕上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水鱼胶线,没有气息,不会被发现的,”白藿香仔细检查了一遍线是否牢固:“我跟你去。”

“你也看见龙女的力量了……”

“就是因为看见了。”白藿香根本不是商量,而是通知:“她身上的气息,跟你很相似,万一有伤,我治。”

杜蘅芷微微皱起了眉头,一只手也拉在了我胳膊上:“我也去。”

我摇摇头:“人多了,气息会被发现的。”

“那你也需要有人给你引路,”杜蘅芷抬起头看天:“我知道你们有水母皮,两个人应该够用。”

程星河一愣;“不是,你们俩去,那我们呢?”

杜蘅芷一笑:“你们,等着苏寻开阵再进去。”

她的声音还是温柔,却给人毋庸置疑的感觉。

程星河有点不太愿意,可一只手往后一摸,眉头就皱起来了。

杜蘅芷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把水母皮拿到手里了:“咱们走。”

没辙,多一个人多一分力,也行。

金毛这个时候也蹿了过来,一头凑进了水母皮底下。

有它也好,现在它的金毛已经覆盖了大部分,几乎没有龙不怕它。

漱玉师姑有些不悦:“这东西贪馋,可千万别伤了龙女。”

认出金毛的身份来了。

金毛很不服气,嗷呜了一声,意思像是在说,你说谁贪馋呢?

不过,你刚才对龙女的手段,也没见你怜惜啊。

我就带着两姑娘一金毛,直接往上爬——约好了,遇上危险,牵引三下,警告对方赶紧跑。

果然,刚开始过去的时候,上头的池子跟人间蒸发了一样,看也看不见,但是抓紧了那个荷包,往一片藤草里一冲,眼前豁然开朗。

那个龙女池,再一次出现了。

白藿香和杜蘅芷的线离着比较远,回头没看见她们,不知道是不是也跟上来了。

还没等我找到她们,前面就响起了一个野性十足的声音:“你来啦!”

我一回头,正是龙女,对我微微一笑,一口雪白的牙。

也怪,刚才我出手差点削了她,她怎么还笑眯眯的?

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。”她朝我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,一只手攥成拳擂了胸口一下:“刚才多谢你了,同族。”

多谢——啊,我瞬间就明白了,她肯定是误会了。

一开始,我差点用斩须刀削了她,可后来漱玉师姑赶到拦住了我,她一回头,只见我和漱玉师姑相持——以为是漱玉师姑对她下杀手,而我这个“同族”,见义勇为拦救了她。

把我也看成龙族了。

“那个老女人,没难为你吧?”她十分关切。

“还行。”

难得,被人这么关心。

“算她识相。”龙女傲然说道:“敢动咱们龙族的主意,我去屠了她!”

别说,这种女武神一样的飒爽英姿,还真跟以前遇上的姑娘都不太一样,说不出的亲切感。

脚底下一紧——是白藿香和杜蘅芷拉了我一下。

看来她们也跟着我顺利进来了。

“先不着急,”我赶紧把脸转过去了:“你——不穿点什么?”

哪怕小苍山四季如春,这会儿也冷。

龙女一愣:“穿?”

没衣服?

我脱下个外套就扔过去了。

一阵窸窣声,她似乎穿好了,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道:“你在下面这么长时间,习惯了他们的规矩了?”

对了,她把我当成同族,也以为我是下界的龙族。

我含糊着敷衍了过去,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,能兵不血刃的从她这里打听出事情,比用拳头砸来的容易。

我环顾四周:“同族,你这地方挺不错。”

一转脸,鼻血差点飚出来——她身材比一般姑娘高挑,我的外套也只勉强盖上腿根,那双修长的腿结实纤细,肤色健康均匀,看上去更像是性感杂志的封面女郎了。

她却浑然不觉,倒是高兴:“你也喜欢我这?走,我带你四下里看看——多少年了,我这没来过咱们同族!”

这个巨大的池子,灵气烟雾氤氲,水质极其清透,她邀请我下去泡一泡:“这地方好——能把鳞片里的虫子杀干净。”

我摆了摆手:“最近新搓的澡,再下去该秃噜皮了……”

一转眼,我就看见了驸马那瘦而白的身影,还趴在地上,跟个待宰羔羊一样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刚才要用他,这不是,那个老女人一来,给耽搁了。”龙女豪爽的把百十斤的人体翻了个面,站起来热情的说道:“可惜这个还有用,你吃,我去给你拿个腊好的,掰条腿垫一口。”

“大可不必!”我连忙摆了摆手:“你抓他来,就是为了吃腿的?”

“自然不是,”龙女垂下眼眸,盯着深深的池子:“是拿来用的。”

用?

这一片池子极其清澈,可底下黑沉沉,看不到底。

隐隐约约,我从底下看到了一团东西。

黑漆漆的,有胳膊有腿——正像是个人俑!

“拿了人,是来做容器的。”龙女也盯着那个黑漆漆的人俑,缓缓说道:“可惜,没有一个合用,这个月,就看这一个啦!”

也就是,以活人为载体,容纳那个人俑?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不说这个了,”龙女看着我,极为兴奋:“多少年没见到同族了——你是哪里来的?”

我想也没想:“东海。”

“东海?那是个好地方!”龙女眯起眼睛,却带了几分狠劲儿:“只可惜,水神不行——那个河洛。”

“你也认识河洛?”

“那还用说,我本来住在蜜陀岛附近,是被她逼到了这里来的。”龙女呸了一声:“那个国君也是瞎,敕封这么个阴险狡诈的东西做水神,活该后来永不超生,都是报应。”

她——也知道四相局的事情!

“你对四相局,知道的挺多?”

“那是大事儿,谁不知道?”龙女转脸看着我,忽然来了兴趣:“别说我了,说说你——你也是让河洛给赶出东海的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我的倒霉事儿,也是从东海而起的连锁反应。

“那个黑色的人俑,到底是……”

“哗啦。”这个时候,一丛树林子响了一声,龙女一把摁住了我的嘴,警惕的半蹲起,盯着那一丛树,眼神跟捕猎动物一样,锐利极了:“有东西来了。”

那边——有什么东西?

我心里一沉,从鱼线上感觉出来,是白藿香和杜蘅芷的方向——别是她们俩被发现了吧?

下一秒,龙女忽然对着草丛就扑过去,蓬的一声,枝叶四溅,她一手抓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