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90章不死之心

我的心猛然就给揪起来了,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她一愣,我这才看见,她抓住的不是水母皮,而是——土精子?

那土精子死死盯着我,似乎要把我给剥皮抽筋才解气。

正是之前冲着我吐口水那个。

我立马把手缩回来了。

“怎么,你爱吃这个?”龙女莫名其妙:“喏。”

土精子在她手里挣扎,蹬了我一脸土。

“也不是……”

“我说也是,这个不好吃。”龙女一笑,一指头勾住,在手上旋转了起来,跟二人转甩手绢似得,把个土精子抡圆了:“这玩意儿跑的到处都是,烦得很,我见一个宰一个。”

那土精子蓦然坐了个不要钱的旋转木马,很快就吐了。

龙女百无聊赖的把土精子甩开,回头就推我:“哎,你难得来一次,不吃点什么,过不去!”

说着,就把我拉到了水池边上,一只手往下捞。

拳头大的螺蛳,脑袋大的蚌壳,一只手掀翻了一块石头,底下收着晒干了的蜥蜴干,还有带着酒味儿的果子,花里胡哨的蘑菇,林林总总,跟山货摊子一样。

她两只手推过来,是说不出的得意,和说不出的真诚:“给你,都给你,好吃。”

“也不用这么客气……”

心里猛然一暖。在认识程星河他们之前,除了老头儿,几乎没有人对我这么热情过。

她跟普通人的客套不一样,她特别真。

“这怎么能说是客气呢?”她嗔怪的说道:“你刚才救了我,还是咱们自己同族,我就想对你好。”

我忽然想起来我小时候,除了房后头的慧慧,没什么人跟我玩儿。

有一次一个新搬来的小男孩儿上门脸来了,我高兴的不得了,把自己所有的旧火柴盒,纸飞机,无花果丝都拿出来了——虽然他很快也不跟我玩儿了,但是那天的高兴,我现在还记得。

她特别兴奋,大概是因为,她太寂寞了吧。

我一笑,拿了个果子——别说,闻着跟要烂似得,可鲜红的汁水浸湿了唇齿,一股子甜甜的酒香蔓延出来,是类似上等红酒的甜美香醇。

虽然我也没喝过真正的上等红酒吧。

龙女察言观色,看我喜欢,别提多高兴了:“还有,还有!”

她捧过来一大把:“管够!”

“不行不行……”这东西劲儿太大,吃多了就醉了。

“怕什么,多吃点。”龙女自己也吃,把嘴染的红红的:“我一个人觉得日子太长,就吃一把——睡过去,就白赚一天。聪明吧?”

好多人想长生,她却要打发这漫长的生命。

她很孤单吧?

“那,你为什么在这里熬日子?”我看向了水底下:“为它?”

龙女转脸盯着那个黑色的人俑,眼睛有些失神:“是啊,我在这里,给它等月亮,一个月只有一次月圆。”

月圆……

我想起来了驸马之前跟我说的话——龙女要他等几天举行婚礼。

等的,原来是月圆。

“好比说这一次,差点就错过了,嗝,”她大大咧咧的打了个酒嗝,醉眼朦胧的看着驸马:“差点就让这小子给跑了。”

你这酒量也太浅了吧?算了,喝多了更好套话了。

“那个人俑……”

“哎,你来也来了……”她忽然冲着我就拽了过来,一把将衬衫往下一拽,我吓了一跳,脚腕上的鱼线猛然就紧了起来——她们俩在担心我。

“不论如何,都得在我这个泡个澡!”她一把将我拽到了池子里:“我给你搓搓!”

说着,不知道从哪里,抄出了一个老丝瓜络:“人都是用这个,是不是?好用!”

“嚓嚓嚓……”她索性甩开了胳膊,别提多卖力气了:“通筋活络,强身健体——一会我给你把脚也捏捏!”

这个劲儿——估计是个普通人的话,直接就被剥皮了。

我忽然想起了程星河给我讲的冷笑话——有个人去搓澡,犯了心脏病死了,搓澡工就哭了起来:“有些人,一旦搓过就不在……”

“你怎么——也会这个?”

“上次抓了个驸马,教给我的,”龙女感叹:“当时就觉得,太舒服了,可惜……那个驸马也不顶用。”

这话,像是一桶水浇在了温暖起来的身体上。

是啊,她害了不少活人。

我吸了口气:“多少个了?”

“记不清了。”她一颗心全放在了丝瓜络上:“你吃?”

“为什么……非要杀人呢?”我忍不住说道:“你身上有秽气了。”

丝瓜络子在我背后停住了,但下一秒,更起劲儿了:“人没有好东西——死就死。”

“可你知道,谁也不能滥杀无辜……”

“他们不是无辜!”

丝瓜络一猛,我当时也疼吸了一口凉气,而她咬住了牙:“人都是骗子,他们没有实话,我最讨厌人了,见一个杀一个。”

毫无疑问——她被人给骗过。

“不管是老的,还是小的……”她喃喃说道:“又奸诈又凶狠,跟虫蛀萝卜一样,坏透了心。”

“要不是人,他也不会变成这样,他以前,不这样的时候,待我可好了。”她眯着眼睛:“可惜……人欠的债,就得人还。”

这里头,看来还有一段故事。

我刚要问清楚,可脚腕猛然就被拉了三下。

坏了,我心里一沉,白藿香她们遇上危险了?

我一回头,脑袋忽然“蓬”的一下,一片混沌,像是里面炸了一团子烟花。

啊,危险的,是我自己?

那种果子,酒劲简直开了挂。

天地倒转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但是,这一觉是难得的香甜——像是把一切责任全暂时抹掉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而且,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归属感和安全感。

同族,对我来说,第一次有这种概念,很踏实,很安心。

“哔哔剥剥……”是火苗的声音。

睁开眼,身边点起了一团子篝火。

上头烤着一大串的青蛙——也没收拾干净,就在上头大大咧咧的挂着,散发出粗犷的香气。

小绿在我肩膀我上瑟瑟发抖。

龙女给青蛙翻个:“你酒量不行——起来吃,”

说着递给我一串,自己也吃,一口一个,把秀丽的脸塞的跟柿子似得:“你肩膀上那个是什么时候存的,打算怎么吃?”

小绿抖的更厉害了。

我忽然想笑。

她粗野,真诚,永远在用力过猛。

“这个不吃,”我坐起来,也咬蛤蟆腿,龙女吃得快,一把就将串青蛙的树枝扔在了火里,抹了抹油腻的嘴,抬头看天:“到时候了。”

月亮出来了——圆的像是个球。

而她转过身,把驸马拉过来了。

这是要……

接着,她潜入池水,把一个东西捞了上来。

那东西通体乌黑,只剩下个人形了,皮肤跟老皮革一样——是发生了什么,才变成这样?

月光落在他身上,我看清楚了他的身体,猛然就站起来了。

这个“人俑”的心脏位置,竟然在微微的蠕动!

它都这样了,还活着?

而龙女转手,就是一个小刀子。

接着,小刀子划开了那一层老皮革一样的皮肤,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东西。

我心里一沉。

是预知梦里见到的那个——红色的,圆圆的东西,在不停的跳动,像是一块烧红的煤块。

这是——一颗心!

龙女小心翼翼的把那颗心捧出来,那心还在微微的跳,再一转手,就要奔着驸马的胸口按下去。

驸马胸口上那个红色圈——是为了这个画出来的?

“这个是……”

“把心换到了这个身体上,要是承受得住,它就能回来了。”龙女眼神映着那一片妖异的红色:“希望这一次能成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