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891章 你也是人

驸马雪白的胸膛被红光一映,我就看出来,几乎跟被火灼了一样。

这么放下去,驸马还能有命?

我立马抓住了龙女:“你等会儿,这什么情况?”

“什么叫什么情况?”龙女懵懵懂懂的说道:“这是它的心——它的心死不了,可是,只有找到合适的身体,才能活过来。”

那颗心,有异常的妖气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。

“说起来,”龙女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恨恨的说道:“外头那个老女人,估计就是为这个来的。”

这个时候,一片乌云挡住了月光,眼前一黑,龙女这才反应了过来,一把拉开了我:“你别挡着了,趁着这个机会,我赶紧把这颗心塞进去……”

说着,眼里有了希望:“它要是活过来,说不定会跟你处得来的。到时候,我们带你去水池子底下玩儿,水池子底下,通着一个很好玩儿的地方,你一定会喜欢的,它特别好,可就是因为太好了……”

她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:“不然,也不会变成这样。”

这到底,是什么玩意儿?

我连忙拉住她:“你先等我说一句——你要救他我理解,但咱们也许,还可以想想法子,你真的不能再杀人了,现在你身上的秽气这么重,再这么下去,很快就会出现天劫的!”

她甩开我:“婆婆妈妈的,怕什么天劫?天劫来了,我也要把他给救了再说……你要是害怕惹上因果,上一边去。”

她一着急,一脚不小心就踩在了驸马身上。

这一下,驸马身上的秽气丝断开,驸马忽然就睁开了眼睛。

福马看见了我,顿时就愣住了:“我这是……”

下一瞬,他看见龙女,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小七姐……你来接我了!”

他奔着龙女就抱了过来,眼神是近乎病态的迷恋。

可龙女看到了他,眼神一冷,一脚直接把他踢翻:“给我躺下!”

右手小刀子一转,就要把他胸口划开,把那颗红色的心塞进去。

驸马一下愣住了,难以置信的转过脸,忽然看着我,大声喊道:“先生——救救我,救救我!你是来救我的,是不是?”

龙女抬起的手,一下就僵在了半空,转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他认识你?他怎么会认识你?”

我已经把驸马给护住了:“你先听我说,先不要伤人命,你的这颗心,我叫我朋友想法子……”

龙女盯着我的眼神,有了几分警惕,而这一瞬间,身后忽然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像是有什么东西给裂开了。

下一秒,一群人冲了进来——是漱玉师姑,和她身边那些青年。

苏寻也从后面跟进来了,脸色很难看——提前破开了这个阵,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损耗。

漱玉师姑的声音愉悦的响了起来:“你干的很好。”

龙女转过脸,盯着漱玉师姑的轿辇,屏住了呼吸,转过脸看着我:“不光是这个男人——你还认识那个老女人?你——到底是来干什么的?”

“是来救我的!”驸马的秽气丝一断,人也终于有了神志,已经被龙女的刀子吓破了苦胆:“先生,你是专门来救我的,是不是……”

驸马说着,就抓住了我,这一推搡,一个东西从我身上跌了下来。

龙女垂下眼眸,眼神跟冻上了一样。

她看到了那个东西——封住的画轴。

抬起头,她嘴边露出了一抹冷笑:“哦。”

“现在正是好机会!”漱玉师姑的声音急躁了起来:“展开!”

我转脸看向了她,试图靠近:“我不是来伤害你的,你先不要激动……咱们是同族!”

龙女的眼神一凝,显然对“同族”这两个字,有依恋和不舍。

程星河他们这会儿也跟了过来,一看这个情况,顿时都愣住了:“妈的,这个妖怪本事不小——连七星也给迷住了?”

我知道不好:“别!”

可出声的同时,凤凰毛已经直接奔着龙女打了过来,龙女躲闪不及,光洁的额头上,顿时就露出了一道血痕。

哑巴兰不明所以,也扑了过来:“哥,我来护着你!”

白藿香哪儿还忍得住,掀开了水母皮就喊道:“别伤她——李北斗还需要金翅连环甲……”

白藿香离得远,应该是并没有听到龙女跟我讲的话,只以为我对龙女虚与委蛇。

结果这句话,像是打在了龙女身上的一道雷。

她抬起头,脸色的酡红瞬间消退,只剩下了失望。

我的心里顿时一疼。

她嘴边露出了一抹笑:“是我看错了——你不是同族。你是人。”

她身上,炸起了强大的杀气。

“我早该想到了……人嘛,满口谎言,诡计多端,”她盯着我,眼里起了火:“我最恨人了。”

“不是,我想帮你!”

“帮我。还是帮你自己?”龙女嘴边的笑容,只剩下嘲讽:“你想要金翅连环甲,让自己做龙族……你要我的骨头!”

“说这么多干什么?”哑巴兰早忍不住了:“哥,起开,这东西危险!”

“咻”的一声,猎仙索砸过了所有的砖石草木,对着她就绕过来了。

我立刻转过头:“你们都别对她动手,先让我说完了……”

但是我心里知道,语言在这一瞬,是最苍白无力的,龙女刚才把一整颗真心,都对我掏出来了。

她什么都听不进去了。

不光哑巴兰,那些青年也是一样,好几个青年,都展开了手里的画轴,对着龙女就卷过来了。

“画轴”里面,是很强大的经咒——要把龙女给封在里面!

七星龙泉出鞘,直接把那些夺魂索一样的画轴削断,纸片子飞的到处都是。

我护住了龙女:“我真是不想伤害你……”

这一瞬间,那片乌云挪开,月光重新出来了。

她盯着我,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。

“你是人。”

下一秒,她一把抓住了那个不停跳动的心,另一只手,对着我胸口就划了下来:“你不让那个人献出身体,那就用你的身体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