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94章 焚烧神庙

那些人流离失所,没了房子和赖以生存的资产,甚至还有一些,在战乱之中,被砍的缺胳膊少腿,奄奄一息。

北芒神君自然也为这些子民难受,他也想保护这些百姓。

可他是做什么的?保平安的——如果本地有引来大旱的旱魃,或者袭击活人的邪祟,他一定拼尽全力,可这一场祸患,是人为的。

也就是说,不在他管辖的范围之内。

哪怕这样,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子民,遭受这样的磨难。

他从神庙里出来,要来守护这一方土地。

随意插手人间的事情,对不司其职的神灵来说,是一种禁忌,会损耗巨大的力量。

所以一些神灵会用托梦之类的方式,来跟人打交道。

龙女跟着他:“你为什么非得管那些人?人没有一个好东西——让他们死了算了。”

“食君之禄,为君分忧。”他回答:“那些人给了我香火,护佑他们,是应当应分,再说了,你怎么知道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呢?你又不认识全部的人。”

说着,他看向了身后的神庙。

庙里的人都在争前恐后的求神,有人扑倒了神像前的香火,把神像熏黑了,唯独一个小孩儿拿自己的袖子去擦拭那块位置,他娘骂他糟蹋衣服,他却缩着脖子说道:“我就是怕——神君爷爷烫得慌。”

龙女的心,顿时就柔软了一下。

是啊,她不认识全部的人。

再一转头,北芒神君已经到了前面去了。

他耗尽全力,去阻拦那些发起战乱的人。

他的神力,也飞快的消耗。

他看到,远处的高岗上,有一个穿着红衣的身影席地而坐,居高临下的在看这一场乱子,自斟自饮,似乎拿这件事情,当成自己的下酒菜。

果然是他。

那一场战乱,北芒神君几乎耗尽全力,才让本地人勉强把对方驱赶到了外面。

那些人躺在地上,大口喘息,忽然有人咒骂了起来:“咱们还供养平安神呢?咱们得到平安了吗?我腿没了,我爹死了!”

这话一出口,其他人也跟着开了口:“我家的房子没了……”

“我未婚妻……”

那些声音,逐渐变得怨毒:“什么都没有了,供那么平安神,有什么用啊?”

龙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要不是你,他们现在连命都没了,现在能躺在这里说话,倒是骂起你来了!”

北芒神君靠在了街边的石碑上,因为神气耗尽,狼狈的简直不像是个神。

龙女从来没见北芒神君这个样子过,极不甘心:“我屠了他们……”

可一只手温柔的抓住了她的衣襟。

“你对他们动手——我不就白忙一场了吗?”

龙女终究还是停下了:“你是在是太好了……”

不好,怎么去做神?

龙女带他回到神庙,可才刚走了一半,北芒神君的情况就不好了。

他的神气,在飞快的消散。

哪怕是刚才犯了禁忌,去插手人的事情,也不该流失的这么快!

龙女没明白,可北芒神君自己知道。

自己的神庙里,出事儿了。

果然,回到了神庙,那些本地人都围过来了:“不保平安的神仙,有什么资格住庙?”

“咱们没地方住,让他有地方栖身?没这种事儿!”

失去了一切的本地人,对着神庙,打砸抢——这地方已经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,倒是敌方打进来的时候,看见庙宇,怕得罪了神仙,没往这里靠近,神庙幸存了下来。

可现在,把那些本地人去抢供奉,抢挂在神像前面的纱帐,抢盛放供品的铜盘,甚至——抢座椅,门窗,一切能值钱的东西。

谁抢到了,就是谁的!

龙女大怒,身体一转化成了龙形,就要扑过去。

可北芒神君在一起拉住她:“我不行了、”

“怎么不行——我屠了这些人,再找些新人住进来烧香火,你还是神!”

可北芒神君摇摇头,看向了混杂在人群里的哀哀哭叫的老弱病残:“你帮帮他们。”

龙女急火攻心:“到了现在,你还惦记他们?”

“你不是说要报答我吗?”北芒神君盯着那些老幼,眼里只有担忧:“他们受了伤,你救救他们,就是对我的报答。”

龙女没法子,自己话说在前面,又不能不算,于是她转过身,就用自己的能力,去治疗那些人。

她毕竟是鬼医的徽章,很快,就救下了不少人,其中有一个小孩儿。

是之前怕神君爷爷烫得慌的那个。

那个小孩儿,背后是战火之中留下的大片灼伤。

她一只手放在了小孩儿的背上,那片灼伤奇迹似得消失了。

小孩儿抬起头看着她,那双眼睛,清澈的跟泉水一样。

龙女想对他笑一下——帮助人,其实真的是件快乐的事儿。

可没想到,那个小孩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:“妖怪!她有妖法!大家快抓住了她——她能治病!”

那么清澈的眼神下,也有这种贪婪?

数不清的人一听,看见小孩儿的伤真的好了,都红着眼睛扑了过来。

跟苍蝇一样。

她大怒,回头看向了北芒神君,想问问,能不能屠了这些人。

可就在这一瞬,她闻到了一阵焦糊的味道,转过脸,愣住了。

北芒神君的神像被扒下来,点了火。

“你是神灵,是神灵就得保佑子民——不然,你白吃香火!”

神像是承受香火的渠道,跟神灵一体。

神像出事儿,那神灵……龙女转脸看过来,见到本来就损耗了全部神力的北芒神君,在飞快的消失。

如果不是损耗了那么多神力,他是可以护住自己的,可现在……

都怪人,都怪人……

龙女长啸一声,变成了自己的元身。

那些趴在她身上的人,全被炸开。

她疯狂的去吞噬,四下里全是血。

北芒神君已经没法再阻拦她了。

在北芒神君神志消失的一瞬间,龙女冲过来,满身是血,一口对着他吞了下来。

难怪——难怪那颗心不死。

是龙女用自己的力量,把他最后的灵气包裹住了。

我的心猛然一沉,哪怕是这样,他还是说自己自作自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