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96章 抢斩须刀

龙女抬起头,激动的说道:“我等了你老长时间……”

但手上的变化,也只是一瞬,几乎像是一个幻觉,很快就变成了我本来的样子。

北芒神君不肯总占着我的身体,哪怕我愿意借。

他是个特别温柔的人,不愿意给我添太多麻烦。

龙女也觉出来了,从我怀里起来,看着我皱起了眉头,又是满脸狐疑:“不对……”

可还没来得及开口,程星河厉声喊道:“七星,小心!”

与此同时,我听到了一阵凌厉的破风声。

漱玉师姑那边的青年得到了指令,转头对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龙女大怒:“我屠了他们……”

一只手柔和的拉住她:“别急。”

又是北芒神君的声音。

龙女反应过来,死死拉住了我的手,又是满脸的依恋:“好好好,只要你回来,你说什么,我做什么——你可千万别走啦!”

她的声音高兴,又带着酸楚:“我一个人,没意思。”

那种孤单寂寞,何止一个“没意思”。

“李北斗……”漱玉师姑的声音恼羞成怒:“我是请你帮忙的——不是让你抢我的东西。”

“老妖婆子,不要脸!”龙女从恋慕之中回过神来:“你的东西——怎么就成了你的了?”

我也看向了漱玉师姑:“你要我帮的忙,就是用斩须刀劈开这个心?那我还真做不到。”

‘好。’漱玉师姑冷笑一声,也没打算讲理:“你跟我争——那咱们就争到底!”

龙女那个脾气,哪儿还耐得住,一声呼哨,数不清的山灵从树丛里蹿了出来,对着轿辇就扑。

可那些青年似乎早做好了准备,一抬手的功夫,轰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雷电倏然连接天地,我们的耳朵一震,那些山灵刚一露头,瞬间就被雷炸出去了老远,硫磺气弥漫,四下里一片哀鸣。

原来,四面八方,早被他们暗中埋好了引雷符!

哪个灵物都怕雷,这一下,就连龙女自己都被震慑住了,不由自主一阵瑟缩,但紧接着,发觉那些山灵被雷击中,就心疼了起来:“好狠的手……”

引雷符波及到了我们这边,程星河躲闪的还算快,头发也被燎了一块,要是慢一步,只怕也会跟着倒霉,早急了眼了:“妈的,尊敬你是个长辈,你可倒好——坟头插冰棍,缺德冒凉气!哥几个,招呼上!”

话音未落,哑巴兰比他跑的还快,早冲他前头去了,苏寻见状,哪儿还有空搭理程星河,搭起元神箭,直接射到了附近的雷符上,引爆炸开,给哑巴兰开路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扫雷带我一个!”

也跟过去了。

那些青年也都不是花架子,被漱玉师姑整的训练有素,哪怕雷符被破坏,几个人组成一个阵,有条不紊,有的对着他们就冲,有的去补符,周围轰然就是一阵乱响。

白藿香一只手掏到了医疗包里,就想上去帮忙,可这个时候,她眉头才皱了起来。

那双手伤的很厉害,她现在才觉出疼来。

我拉住了她的手腕:“去后面。”

白藿香抬起头看着我,就愣了一下,似乎有点不敢相信,眼前这个人是我。

杜蘅芷也想帮忙,可她刚才做阵也损耗了许多,撒出来的豆子都没成兵。

我把她也挡到了后面:“这里危险。”

“不行,”杜蘅芷还是温和却坚定:“那东西在你身上——拼了命,我也会护着你!”

不行。

漱玉师姑一开始,就没指望那些青年成事,她真正的目标,是我。

果然,几道子金线,已经从轿辇之中,劈开空气,对着这里冲了过来。

漱玉师姑恢复了许多,比刚才的劲头足多了。

而且,又狠又准,对着的竟然是斩须刀。

之前就要借斩须刀——现在看没希望了,要硬抢?

我先把白藿香他们推到了后面,一脚把三道金线踹开,身子一拧,金线对着斩须刀的鞘啪的擦过,可我比它快一步,抽出对着身后一划,铮铮几声琴弦一样的声响,把金线直接抵住。

我皱起了眉头,斩须刀连龙王都能斩,却斩不断这些金线?

仔细一看,这些金线上,缠着一种很特别的气息,发灰,像秽气,可跟之前见到的秽气,都不大一样。

极为强大。

不愧是传说之中的漱玉师姑——虽然从头到尾没露过脸,可单凭着这种气,也知道她本事多大。

不过,她为什么一直不从轿辇之中出来?

运筹帷幄都能这么厉害,要是出来,威力不就更大了吗?

金丝银线绣后头,肯定有猫腻。

金线跟有生命一样,根本就不给人思考的机会,瞬间就折了回来,对着我缠,几棵碗口粗的树干挡住了线的轨迹,只听“嚓”的一声轻响,粗大的树干竟然悄无声息被拦腰截断!

这个力量,比电锯还厉害——打在身上,那不是当场就一分为二了?

我立马用斩须刀反缠住金线,死死往后一拽——跟钓鱼一样,谁的力气大,谁就能赢。

但是意想不到,与此同时,几道金线竟然从下头出现,奔着脚踝缠了过来,上头赫然挂着雷符!

“啪”的一声,又一道雷电对着我劈了下来!

我分神闪避,可斩须刀被金线一拧,就要脱手。

我立马拽住斩须刀,金线倏然改了力道,往后一甩,我猝不及防,直接被撞出去了老远,直撞到了一棵树上,那棵树“蓬”的一声,当场炸成了刨花!

我自己发出了一声叹息,是北芒神君在担心我。

这么强大的力量——简直比三清老人都差不了多少!

隐约,我听见了轿子里传来了冷笑的声音。

金线的数量,猛然暴增,直接连我带斩须刀,密密麻麻的缠绕了起来,简直包的跟蚕茧一样!

浑身的龙鳞一阵剧痛——像是在被弦锯割开!

杜蘅芷她们见状,哪儿还忍的住,奔着这里就跑了过来,龙女就更别提了,一矮身,忽然就成了一条巨龙,奔着金线咬了过来!

那是一条极为瑰丽的巨龙,腰部是耀眼的金色——尾巴跟其他的龙族不同,赫然像是一个九连环。

不过,不能咬——一旦咬住,雷符就在你嘴里炸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