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900章 男女之别

她是门里拔除邪祟的时候,从邪祟手里救出来的。

那个邪祟,专门掳掠幼女。

门里认定这是她的缘分,就把她留了下来。

从小到大,她不觉得自己跟其他同门有什么差别,可同门总是说——作为女人,修行不容易,一辈子平安顺遂,也就行了,那些屠魔卫道的事情,还是男人来冒险合适。

甚至还有人说,作为门内的女子,真想着积累功德,比起自己去吃苦送死,更应该扫洒,浣洗,烹饪,把他们这些中流砥柱的后顾之忧解除,好心无旁骛的斩妖除魔——这是女人的分内之事,就是最大的功德。

他们常说,女子无才便是德。

可她不是无才之人。

那个时候,天下大乱,同门为了三界苍生,极为忙碌,甚至顾不上吃饭睡觉,可一旦出现能积累功德的邪祟,没有师兄会把事情交给她,她的性格,素来争强好胜,唯恐哪一点落在人后,所以时常主动去请缨。

“西山的九丹蜈蚣我能打。”

“东山的旱魃我能拔除。”

可惜,得到的答复永远是,男人去了都危险,你一介女流之辈,力量软弱,心肠不坚,去送死么?

凭什么,凭什么说她力量软弱,心肠不坚?就因为她是女人?

她一气之下,自己偷偷下山去找这种机会,可总有师兄会发现,抢在她前面解决,呵斥她不要胡作非为,枉送性命,糟蹋了门里对她的照顾。

如果没有前程,门里照顾她,又有什么意义?只苟延残喘的活到寿终正寝?

她不愿意!

但是,依然没有一个同门信得过她,每一个人都看不起她。

功德,轮不到她去积累,机会轮不到她去下手,乱世妖邪四起,生灵涂炭,而她眼看着几个师兄日积月累,有了成就,唯独她,再勤学苦练,还是原地踏步。

似乎女子,只是点缀和摆设,在门内的作用,只是彰显一下众生平等。

她不甘心——她想一往无前,所向披靡,就跟门里把她从邪祟手里救出来一样,去救这个苍生。

“八仙里还有何仙姑呢,”漱玉师姑缓缓说道:“我就是想让他们看看——男人能做到的,女人也一样能做到!我每天修行的比谁都刻苦,我不缺别的,只缺一个机会。”

而谢长生倒是知道了这件事情——四相局出事儿,九尾狐出来作乱,他们和屠神使者,都在对付九尾狐。

“听说你很想修行有成,那我这里,倒是正好有一个机会。”谢长生看着她微笑:“你愿意替天行道吗?”

这四个字,对那个时候的漱玉师姑来说,简直跟救命稻草一样。

谢长生告诉她,某地有个神灵,却跟一个被四相局封起来的祸患有关——看守着那个祸患的东西,不肯交出来。

她也知道四相局的事情,根据谢长生说,那个祸患留下的东西,对三界苍生意义重大,只要能找回来,就是天大的功德。

一听功德两个字,由不得她不动心。

“你那几位同门,可都不是无名之辈,你要想跟他们一样,事成之后,我送你一个东西。”

引元丹。

这是她想都没想到的东西。

有了这个,她也能脱离肉眼凡胎——自此之后,再也不会有人看不起她!

她也曾经疑惑过:“为什么——你不亲自去处理,反而交给我?”

谢长生背着手,对她一笑:“因为我跟你一样——最恨不公道的事情,没有公道,就自己找一个公道。”

那一瞬,她把谢长生当成了知己,就跟相信自己一样,相信谢长生。

对付北芒神君简直太容易了——乱世之下,引来人祸并不难,从中煽动,也不难。

那个时候世道是一盘散沙,大家都想依附到正确的一方去。

就是她,第一个指着北芒神君的神像:“不是给这个神灵上供了吗?怎么不管用?这个神仙,吃的比人还好呢!”

“眼下闹了这么大的灾,这位神仙,可看着子民受苦,袖手旁观——他凭什么当神仙啊?”

那些人遭受磨难,遭受世道的不公,正需要一个宣泄口。

也是她,告诉那个灼伤被龙女治好的孩子:“那是妖怪——抓住了她,就能给更多人治病了。大家都会好起来,再也不会跟你爹爹爷爷一样死掉。”

龙女听到了这里,咬紧了牙:“你为了自己……就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话说到了这里,程星河倒是乐了:“你倒是没说错——已经劈完了。”

漱玉师姑一笑,可这个笑,满是凄楚。

她已经被谢长生洗脑,认定这是个霸占异宝,危害苍生的邪神。

谢长生告诉她,既然是邪神,只要被消除,那就不会有任何天罚落在你身上,你是替天行道。

她看着神像被焚烧,就离开了那个神庙。

她得到了引元丹,得到了凡人没有的力量,她准备扬名天下,告诉三界,女子又怎么样?男人能做到的,女子一样可以!

可他们都没想到——北芒神君竟然没有消亡。

漱玉师姑得到了天罚,门内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怎么可能容她。

她被驱逐出来,身体也因为天罚残废了一半。

她去找谢长生,可谢长生告诉她,这不是他的错——谁让你一个女流之辈,心慈手软,消灭一个区区邪神,也没消灭干净?

又是“女流之辈”,她恨透了这四个字。

可她因为天罚,也因为自身阳气不足,必须得到更多的阳气,就靠着自身的力量,找了许多男弟子吸去阳气,才能保持剩下的一半身体,不要再受天罚侵蚀。

她不愿意这个样子被人看见,只能隐遁在轿辇之中,一直到了现在。

也许,这些青年的存在,也是她想证明,男人能三妻四妾,女人也一样可以?

她害了很多的男青年,所以哪怕有引元丹,也逐渐支撑不住了。

又是有屠神使者给她传了话——你上龙女山去,那地方,有你一直想找的东西。

难怪,她的力量衰竭成了这样。

她盯着龙女:“你说——北芒神君的遭遇,是我害的,我又是谁害的?天道本来就不公平,每一个,都是棋子。”

屠神使者,到底造了多少孽?

我听到自己,发出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——是北芒神君。

可是,这个声音,不是憎恶,而是悲悯。

漱玉师姑抬起头看着我,眼神也有几分复杂。

我叹了口气:“你总说天道不公——可你有没有想过,你那些同门师兄阻拦你的另一个可能?”

这是北芒神君的温柔声音。

漱玉师姑皱起眉头:“什么是——另一种可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