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903章 接你回家

她其实已经不信任谢长生了——可要说当年那件事,谢长生言出必行,又确实给了她引元丹。

而且,她现在的力量越来越衰弱,青年男子的阳气,也越来越不管用了。

她就没有别的选择。

谢长生告诉她:“你只要把那个邪神彻底消灭,你就有了个大功德,更别说,邪神消失之后,我们就会找到那个要紧的地方……”

过了这么些年,漱玉师姑多少也打探出了那件事情的纠葛:“你说的邪祟,就是景朝国君?你要找的地方,就是琼星阁?”

谢长生扬起眉头:“引元丹没有白吃,你也没有白活这么多年。”

“吃一堑长一智,”漱玉师姑冷冷的说道:“你欠我个真相,你要找的,到底是什么?你跟景朝国君,到底什么仇?”

谢长生一笑,就告诉她:“我们以前得罪过他,他要是回来,非得找我们报仇不可,所以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他回来,至于那个东西嘛,就无可奉告了,总而言之,关乎我们生死存亡。”

漱玉师姑又问:“我听说,真龙转世,又回来了。”

“是啊,他运气好。不过这一次,就没那么简单了。你要是能拦住他,那就更好了。”谢长生微微一笑:“你放心吧,天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——你知道三界最有权势的主神之一,河洛?”

是水神,谁不知道?

难怪谢长生什么都敢做,原来是有水神在撑腰。

那对漱玉师姑来说,是太遥远太强大的存在。

“现今这个机会,能把握住还好,把握不住,就没机会了,”谢长生撂下这句话就离开了。

漱玉师姑这就来到了小苍山。

她已经用自己的法子打听出了不死心的事情,正遇上了带着斩须刀的我。

她知道我是来找琼星阁的,不过她没打算跟我发生冲突,只想借用斩须刀,劈开不死心。

可她没想到,我竟然会站在龙女这一边。

我皱起了眉头——河洛?

“这样也好,”漱玉师姑那只干枯的手,一把抓住了我,咬牙切齿:“你听我的,咱们一起去找谢长生——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!”

我,不,北芒神君却摇摇头,温和的说道:“你去不了了。”

漱玉师姑一愣。

是啊,她去不了了——她已经被天雷劈中,加上她吃了那么多青年的阳气,作恶太多,哪怕引元丹的能力,也消耗殆尽了。

我朦朦胧胧的看到,她身上堆叠着许多浅灰色的影子。

那些影子有的缠着她的脖子,有的挽着她的胳膊,看上去,极为亲近依恋。

也许,那些青年付出的,不管是阳气还是感情,都是真心的。

可数量实在太多了,几乎成了压在她身上的一团乌云。

不光如此,那些浅灰色的身影,开始你争我抢,想把对方从漱玉师姑身边推开,推不开,则有的拉着胳膊,有的拉着腿——简直,像是为了要占有她,要把她五马分尸。

时运高的时候,人有阳火,这些东西只能远远在后头,不敢靠近,但是时运一旦低下来,所有麻烦,就全来了。

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就是这样,其实灾祸早有伏笔,就等着一个机会。

我后心一点一点凉了下来。

引元丹力量衰微,她的力量也衰微,看得出来,她勉强能觉出身体不舒服,像是不堪重负,不自觉的弯下了腰,但她已经看不到那些灰色的身影了。

程星河看清楚了,低声说道:“这个规模——够给战争片当群众演员了。”

漱玉师姑怕是扛不住了。

可她浑然不觉身上发生的事情,大声说道:“为什么去不了,我还能……”

她挣扎要起来,那些青年虽然见到了“前辈”,但还是义无反顾要过来扶住她,可她一抬手,把那些青年全部推开,自己手一伸,还想拽出引以为傲的金线,可金线却怎么也没出来。

龙女没弄清楚里面的事儿,她也不耐烦去听那么长的故事,只看着漱玉师姑这个样子,痛快了起来:“活该!”

说着看向了我:“你说是不是?这是她的报应!”

北芒神君却没看她,借助我的身体抬起头,看向了面前那个悬崖。

一个瘦削的身影,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。

是个我没见过的灰衣老人,背微驼,但是姿态依然仙风道骨,像是山上横长的松树。‘’

他先是对我行了个双手过头的大礼,接着,看向了漱玉师姑。

“师妹。”

漱玉师姑回过了头,眼神一凝。

是——三清老人的同门。

灰衣老人靠近,一只手搭在了她肩膀上。

这一下,那些数不清的青年冤魂,冷不丁全部消散——简直跟阳光照进了云雾里一样!

我心头一震——这种净化邪祟的本事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哑巴兰的嘴一下就大了,喃喃的说道:“他是怎么修出来的——他得打了多少邪祟?”

漱玉师姑抬起头:“师哥,你……”

灰衣老人眯着眼睛一笑:“接你回家。”

漱玉师姑愣住了。

“他们自然也想来的,可都忙着对付九尾狐——你也知道,咱们门内,三界平安为重,我就一个人来了,”灰衣老人看她的眼神,还是跟看孩子一样,有些宠溺:“师妹莫嫌寒酸。”

漱玉师姑望着灰衣老人,忽然哇的一声,放声大哭:“屠神使者,谢长生——害我害的好苦……”

灰衣老人拍了拍漱玉师姑的背:“善恶终有报,个人各安天命——把自己活好,再想其他。”

说着,弯腰,背起了漱玉师姑,转脸又对我行礼:“以前,多有得罪。”

我不知道,这话是对我说,还是对北芒神君说——也或者,两个人都是。

龙女不干了:“就这么走了?没有这么容易!我屠了她……”

北芒神君用我的手拉住了龙女,温和的说道:“不过是一程路,让她走吧。”

我心里清楚,这是漱玉师姑最后一程路了,谁送,其实都一样。

北芒神君实在太温柔了。

灰衣老人点头,接着对我说道:“九尾狐的事情很快就会告一段落,咱们也很快会再见面的——我们欠您一个人情。”

这些修行的人,都跟公孙统差不多。

我点了点头,目送他背着漱玉师姑离开了。

而北芒神君转脸看向了龙女:“我得请你帮个忙。”

龙女兴奋起来:“我能帮上什么忙?”

北芒神君指着我的额头:“这个地方,有个空洞,只有你,能帮忙补上。”

他是,想让龙女“借”给我金翅药龙的骨头,修补真龙骨,想起来更多事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