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905章 生死之交

“那不可能。”

对了,其实修建四相局的一开始,青龙局的镇物是早物色好了的。

但是,后来出了很大的变故,那个原本的镇物弄不到了。

“我知道,你对她有情,可你早该想想,这不是普通的地方,这是四相局。”那个人一侧脸,乌黑的长发飘起,面前被残阳镀上一层血红,异常妖艳:“除了她,谁有这个能力?”

“我可以找。”我声音冷下来。

“既然四相局是更古未有的大功绩,利好千秋万代,那没有主神,就撑不起来。”那人缓缓说道:“你没别的选择。”

“我说了,不可能,”我转过脸,声音冷下来:“让她来做镇物,亏你想得出来,哪怕四相局做成了,她怎么办?万千水族怎么办?”

“她心里若是有你,会甘愿为你做任何事,”那人一笑,几乎迷人心魄:“再说了——水神不过是个位置,空下来了,谁都能做。”

我没理他,喝酒,酒渗入肺腑,极冷。

他给我满上:“若想成大事,不能拘小节。”

我的酒杯挪开,斩钉截铁:“她不是小节。”

“你忘了,她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了?”那人叹了口气:“对你来说,成也仁义,败也仁义。”

以前——以前?景朝国君的以前?

心里一阵剧痛,是恨意。

没错,潇湘,对我做过什么——不可原谅的事情。

可我云淡风轻就把注意力转移了,不去想。

“我也不多劝你,四相局还是白潇湘,你只能自己选,”那人对着残阳晚风,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来:“时间不多了。”

我盯着那片残阳:“你是不是——该走了?”

那人眼睛一凝,但很快,对我也笑:“我可以走,不过,你记住,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咱们是生死之交。”

是啊,何其幸运,能得到一个生死之交。

四相局确实要紧,可既然是我的野心,就是我自己的事,不该牺牲潇湘。

“还有,你得当心身边的人,”那人继续说道:“有些人,对你觊觎的是什么,你清楚。”

能坐在国君这个位置上,周围自然真真假假,难以分辨。

我点了点头:“知道。”

“如果,”那人忽然说道:“我只说如果,咱们如果也会反目成仇——你不要对我手下留情。”

我抬起头,落日余晖让我眯起了眼睛:“咱们?咱们不会。”

那人笑:“凡事无绝对——哪怕太阳,也要东升西落,何况人呢。”

我也笑,坦荡而爽朗:“真有那么一天,你也只管尽全力。”

心里一阵锐痛,眼里一阵发酸。

我知道,那一天,确实来了。

他转身要走,但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那个琼星阁,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我答道:“是一个人带我去的——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姑娘。”

“美吗?”

“很美。”

“能找到琼星阁的,大概不是普通人。”

“是啊,从琼星阁里出来了之后,就再也没见过她。怪怀念的——还不曾谢谢她。”

依稀是有个印象,那个娇俏的背影,穿着葱绿的袄裙,融入到了山色,不见了——简直像是个山神。

“什么时候,带我也去琼星阁看看?”那人的声音,带着不经意的渴望:“靠着琼星阁里的东西,你才当上国君的是不是?”

“我答应那个姑娘了——不带着除了师父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去。”

那人皱眉:“我也不行?”

“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算数。”

那个姑娘当初说——这个地方,是只属于我的,露在外面,会带来灾祸。

可那个地方为什么是属于我的?

里面有很多东西,就是靠着那些东西,才能修建四相局。

挺像是继承了一笔遗产。

“那地方的东西确实很好,但要当心,别招来灾祸。”他也云淡风轻,可这种云淡风轻下,总像是藏着些什么不可告人。

“知道。”

“国君!”

远处传来了呼唤的声音。

是一个仙风道骨,眉尾有痣的人。

江仲离。

“还请国君,借一步说话。”

我站起来过去,就见江仲离戒备的看着那个跟我在一起喝酒的人。

到了山后面,江仲离谨慎的说道:“还请国君,千万不要跟这个人走的太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是个——煞神。”

只要有煞神出现,一定会有灾祸。

“谢长生?他是我的朋友,认识了很久。”我一笑:“我信得过他。”

江仲离却忧虑了起来,想说什么,但还是没说。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有要紧的人物来访。”

我越过江仲离的肩膀,看到了一个仪仗。

那个仪仗,极为眼熟。

精致的刺绣纹章——河洛。

她来干什么?

有一件很要紧的事情——那件事情,改变了景朝国君的一生。

“七星!”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映入眼帘的,又是一片血色鲜红,把天空染的火烧火燎,跟记忆里面,几乎一模一样。

太阳落山了。

跟我和谢长生喝酒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我和他,果然是朋友,还是什么生死之交——可笑,简直是见怪不怪,他背叛了我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程星河还用指头戳了我好几下,跟修车的检查车胎一样。

“你要是别戳,我就挺好。”

白藿香仔细观察我的眼睛,也高兴了起来:“真龙骨,已经长出来了很多了。”

不光如此,觉出来,金龙气的力量也更大了。

哑巴兰也凑了过来,很兴奋:“哥,我看你似乎也帅了许多——差不多能赶超江辰了!”

身边就是池子,转脸看见侧影——其实五官模样,没有什么变化,可整个人,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气势。

跟记忆之中的景朝国君,竟然十分相似。

程星河赶紧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起来很多以前的事情了?你还有什么财产遗留问题没有?”

一想,真龙骨微微还是有些痛。

白藿香立刻推开程狗:“你着什么急?那些记忆不可能一下全部恢复,这下子,能循序渐进就很不错了。”

是啊,我的真龙骨长的越来越好了,可出乎意料之外,窥伺到了这里承载的记忆,却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高兴,心里却有些发疼。

像是陈年的内伤发作了。

“那,咱们是不是该上琼星阁去了?”程星河摩拳擦掌:“那地方,肯定很多值钱的东西,到时候去了,让小绿饱餐一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