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907章 龙脉发源

“这个星辰的位置,至关重要,是开门星,”杜蘅芷说道:“如果能看到这个星星,咱们才能找到确切的位置。”

所谓的开门星,在星图之中,简直跟钥匙的作用一样,就要靠着那个星星,去定准穴口。

辨别不出开门星,那地方就在你眼前,你也找不到。

之前屠神使者一直找不到琼星阁,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。

夕阳沉没了下去,天空染上一层黛青,星斗开始逐渐露头。

“不会真是这张图搞错了吧?”程星河弄明白了,就开始在那个星星上抠:“哎,你们说,会不会根本没有这个星,这地方是凌尘仙长掉上头的饭粒子?”

杜蘅芷听了这么无厘头的话,露出很无语的表情。

“你这思路真优秀,莫非李白是你舅?”我立马把他的手给拉回来了:“你就一张脸,省着点丢。”

程星河不情不愿的把爪子缩回来:“那这也不能凭空搞个星星出来——没准老天爷甩籽儿,成流星了?那早掉下去了,上哪儿找去?”

老天爷又不是大鲤鱼,甩你大爷的籽儿。

白藿香抬起头:“杜天师,那个开门星,叫什么名字?”

杜蘅芷答道:“北芒星。”

我一下愣住了。

白藿香看出来了:“你知道?”

对了,北芒神君之前一直把不死心寄存在我身上,他们全不知道北芒神君的名字。

难怪——难怪他说,要给我指路!

我立刻拉住了杜蘅芷:“之前一直没观测到,是不是?现在你再试试看。”

杜蘅芷眨巴了眨巴眼睛,但听我的话,还是抬起了头。

这一抬头,也愣住了。

天空已经黑成了墨色,那个空白的位置上,隐然出现了一颗之前没见过的,明亮的星辰。

“北芒星……”

杜蘅芷一下高兴了起来,转脸看着我,十分自然的抱住了我胳膊:“你怎么弄出来的?”

程星河把咬了一半的鱿鱼丝拿出来,也傻了眼:“人家吐个唾沫是个钉,我儿子吐个唾沫是颗星!”

哑巴兰比我还得意:“这还用说,我哥真龙转世!”

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,这不是我弄出来的。

仔细一看,那颗星辰附近,还有一个略小的星辰,跟北芒星依偎在一起。

杜蘅芷也看见了,兴奋起来:“还有一颗新星星……不过,这是什么星?”

既然是新星星,那我们就是最初发现者了,有命名权。

“要是给它起名字,”我一笑:“叫龙女星——不,叫小七星吧。”

龙女似乎,很喜欢这个名字。

北芒神君——原来,是北芒星君。

交相辉映,互相依偎,离尘世间的喧嚣远远的,这样真好。

“哎,你看。”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。

龙女池倒影出了璀璨夜空,池子边,出现了许多影子。

是——那些被龙女引来的“驸马”。

他们缓缓的在星光下往山下飘荡——像是天上的星辰,给他们指引了方向。

这些,又是谁的儿子,谁的兄弟呢?

我跟程星河一点头,给他们祝祷起了《太上救苦经》。

那些影子面前,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光晕,像是给他们照亮了一条道路——不知道他们的因果是什么样的,希望以后能转入个好的轮回。

这种经文能给死人引路,得到很大功德,但是也很耗费精气,等把那些人超度离开,我们几个也挺累,而杜蘅芷专心找位置,我们就休息下来,看天。

满天星斗纷繁美丽,四周都是草木的香气。

我忽然想起,很久以前,我也躺在这种地方看过星星。但身边的,是潇湘。

但是,我们那个时候交谈了什么?

有模糊的印象,但暂时还没想起来。

心里一直像是扎了一根刺——谢长生说,她以前害过我?

为什么?

为什么,她一直也不肯提起?

一开始,说是十天会回来一次,可已经过了很多十天了,她在东海,又有没有受委屈?

“程狗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说,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?”

程狗转过脸,一双二郎眼亮的吓人。

“有吧。”

“比如说呢?你有什么秘密?”

“你傻啊?告诉你了,还能算是秘密吗?”程狗白了我一眼:“今天你爹心情好,优惠放送,免费赠送你一个——上次江采萍给你买的新内裤,你不是找不到了吗?是你爹穿走了。”

妈的,这悬案总算破了:“你大爷,江采萍说那是外国进口的,我还没穿过呢。”

“你要是穿过,你爹自然就不会穿了,怪你自己。”

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儿,可我一下就笑了。

只是,还惦记江采萍,玄武局上失散,也不知道她上哪里去了。

程星河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:“今晚星光真好,想吃麦辣鸡腿堡——是不是出口成章?我要活在古代,没李白啥事了。”

苏寻也看星星,比较哪一个最亮。

其实星星跟人一样,看上去大同小异,其实哪一个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白藿香没闲着,在摘这里的药,有个土精子扑出来要咬她,没等白藿香抬手,金毛挺身护在了她前面,歪着头邀功请赏,结果又出来好些土精子,金毛撒欢的去追,像极了狗拿耗子。

哑巴兰精力过剩,在后面跟金毛四处跑跳。

“哎,哥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哑巴兰指向了水池子后面的一个碑。

那个碑像是经常被擦拭,干干净净的,连镂刻的碑文都被磨光滑了,但还是能辨认出来,碑文上头写着,北芒神君的生平。

碑有断裂的痕迹,显然,这个碑是从别处“掰”下来的,能有这种蛮力,这种动机的,也只能是龙女了。

碑文的内容是——有北芒星出现的时候,都是平安的时候。所以本地人,奉北芒星为平安神。

我们之前也遇上过神,有些神被人遗弃,变成了迷神和邪神,可同样的境地下,北芒神君还是满心悲悯。

“为什么北芒神君没变成迷神?”哑巴兰皱着眉头:“他怪可怜的。”

时常有人说,好人,多数都很愚蠢——为什么要对他人好,为什么要为其他人活着?

这些人往往还沾沾自喜,说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

其实很多时候,他们是被好人荫蔽着,而不自觉。

因为他选择作神,就恪守神职。

我把碑又擦了一遍。

这个时候,杜蘅芷抬起了头来:“找到入门的位置了!”

我们都回过头来,就看见杜蘅芷的罗盘,指着一个位置。

看清楚了,我们倒是一皱眉头——指着的,竟然是龙女池!

哑巴兰脸一青:“什么意思?要下到这里去?”

还想起了——龙女之前对我有过邀约,说带我上池子下面玩儿,底下有好玩儿的地方。

难不成,琼星阁在水下?

“好家伙,这景朝国君真不愧是基建狂魔,名山大川,五湖四海,就没有他不搞建筑的地方,”程星河皱起眉头,苦着脸:“怎么下去?水灵芝草?那玩意儿我都吃伤了——还害怕。”

随时都怕失效。

我盯着那个深潭,说我先下去看看,你们在这等着我。

水底下——在水底下,要怎么修建建筑物?还是,沧海桑田,以前的山,现在变成了水?

脱下衣服,含了避水珠,我就一头下去了。

可身后普通几声,程星河,白藿香,杜蘅芷,金毛全下来了。

别说,这水的灵气极盛,但凡含着避水珠,简直是心旷神怡。

再往下一看,就觉出来了,这好像不光是个深潭——竟然像是连着一个龙脉的发源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