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91章 握鸡骑凤 飞一下皇冠打赏加更

所谓的“握死鸡”,是一种丧葬习俗,也叫“骑凤凰”。

这“握死鸡”非得是一只公鸡,由死者儿女亲手扼住喉咙握死,热水烫了拔毛,放在死者棺材头,跟着死者一起吃灵堂里的香火。

等下葬的时候,这鸡也一起随行——鸡吃了香火成凤凰,意思是让死者骑着这个“凤凰”上天,是儿女尽孝道的意思。

白藿香似懂非懂的说道:“所以,这个村子里死的人,都是做父母的人了?”

应该是——不过,什么事儿搞得这么多父母一起死了?

小黑无常则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也未必,有可能是村里捡金骨。”

捡金骨就是另一种习俗了——某些少数民族有这种信仰,说人死了之后,灵体是要附着在尸体上的,尸体腐烂脏污,灵魂也会跟着难受,所以每隔一段时间,村寨就会进行“捡金骨”的仪式,也就是把死人的尸骨收拾出来,重新清洗曝晒,再装回去埋葬。

捡金骨的过程跟普通汉族过中元节一样,也会有丰盛祭祀。

我一想也是,如果这个村子的人是在过捡金骨的节日,那就不奇怪了。

车驶过了山路,一股子香气就从窗户里飘了进来。

程星河皱起了鼻子,立马抓住我:“七星,你闻出来了没有?荷叶鸡,叫花鸡,烧鸡,酱鸡,板栗炖鸡……”

鸡鸡鸡,你掉鸡窝了?

我对食物虽然没有程星河那么敏感,不过我也闻出来了,大街小巷上飘出来的,确实都是鸡的香气。

白藿香来了兴趣:“怎么,这凤凰还得烹制一下,才能让死者骑?”

不对……握死鸡虽然拔毛,但是有一个规矩,就是这握死鸡一定要保持完整——不然死者骑个伤凤凰,摔下来怎么整?所以握死鸡都是全尸,还真没听说要烹制的。

难不成,这个地方跟其他地方不一样,真是一些有特殊信仰的少数民族?

而小黑无常观察了一下周围的风水,眼睛忽然亮了一下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这风水不错。”

我一听,也跟着看,只见这里正被九个山峰包围起来,打眼一看,不应该是九觞流水吗?

九觞流水也是很普通的风水,住在这里气候好,适合种庄稼,其他也没什么了——在旧社会跟现在不一样,劳动人民不愿意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,这种风水也就出农民,远不如金盆育鲤之类受欢迎。

但是再仔细一看,我不由就服了——之前没看清楚,最中间的那个山峰上,长着一棵倒松树!

倒松树就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松树,树整个是横着长的,跟地面呈九十度角,这种倒松树,也有“凤嘴”之称!

有了这个倒松树,这地方就不是九觞流水了,而是凤啸九天!

这种风水,必有异宝!

我顿时也高兴了起来——以前我是看不了这么清楚的,看来,我弄死了那个大山魅,竟然升了一阶,现如今已经是玄阶二品了!

难怪潇湘瞬间大了那么多!

别说,真不愧是招财的朱雀局之路,所行之处,跟阿里巴巴的宝库似得,到处都是好东西,先是山魅,又是这个。

小黑无常察觉到了我也看出来了凤啸九天,不由对我刮目相看:“你小子真是踩到狗屎了,这都能升阶。”

好说——机遇跟风险,一直都是并存的。

我看出来,小黑无常也耐不住了——现在他们家穷了个掉渣,保不齐再不弄钱,都撑不住上朱雀局的油钱,于是他直接下了车,看意思想找找这地方到底有什么好东西。

我们自然也下来了——他们这俩地阶一品大前辈在这里,有宝贝也轮不上我们,不过大家都挺饿的,能吃上口热乎乎的鸡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村子里一片萧瑟,虽然是大白天,暑气也还没完全过去,可整个村子竟然带着一种阴森森的感觉,家家户户也都是大门紧闭,说不出的让人瘆得慌。

要不是闻见了新鲜的鸡香气,真以为这是个鬼村呢。

黑白无常兄弟蹲下看土——这可能是他们特长,程星河则找了一家敲门,我从门缝里看见了摇摇晃晃的倒影,屋里显然有人,但说也奇怪,里面的人听见敲门,不但不来开门,反而逃命似得往里跑。

程星河挠了挠头皮:“卧槽,不能是这里家家户户都欠了高利贷,才大门紧闭,躲催债的吧?”

我和白藿香也过去敲了几户人家的家门,结果跟程星河一样——没人敢开,好像以为敲门的是恶鬼一样。

程星河气不过,说道:“这里的人也太排外了,这样不行,哥不能活活饿死,七星你手艺好,把外面这点握死鸡烧了算了,我去那边树上打点栗子做板栗烧鸡。”

你可快拉倒吧,你把握死鸡吃了,不怕死人找你晦气?

三舅姥爷就说过,以前那会儿物资短缺,有人嘴馋,偷吃了人家丧事上的握死鸡,从此以后天天就觉得肩膀疼,一天比一天厉害,找医生吧,医生看不出来,去找神婆,神婆一瞅大惊失色,说你个小兔崽子特么什么都敢吃——你把人家的凤凰吃了,人家拿你当凤凰骑,在你脖子上坐七天了!

这把那人差点给吓拉了,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解决的,反正那人一辈子没吃过鸡,说是怕了。

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们是吃阴阳饭的,邪物不敢拿我们怎么着,这握死鸡是活活掐死的,一肚淤血,吃也吃不出什么好味道。

程星河坐地撒泼,说我不管,我就是要吃鸡,你不给我弄,我就在地上打滚。

白藿香一下就笑了,拉着我说:“李北斗,你就别给他做,我倒是想看看,他到底要怎么打这个滚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小小的声音怯生生的响了起来:“莫吃我们家的鸡,老头儿老太太要打的!”

我回头一看,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儿。

那个小女孩儿也就七八岁,穿着一身蜡染的蓝布衣服,显然是个少数民族的装扮,不过这个地方很多民族交错杂居,穿着打扮都差不多,我也看不出她具体是哪一族的。

她普通话说得算是不错,我就招手让她过来,问道:“老头儿老太太是哪个?”

小女孩儿露出个很纯真的笑容,指着门前的棺材:“里面躺着哩!”

这话没由来的让人浑身一颤,我心说这小姑娘怕是经常被大人用鬼故事吓唬,就答道:“老头儿老太太都死了,怎么打人?”

谁知道,小姑娘很认真的说道:“死是死了莫,不过夜里都要回来的咯,说地下又冷又饿,要吃的。”

这话一下把我一后背鸡皮疙瘩给说出来了,程星河的笑也僵住了,什么意思,这个村里,每天晚上集体诈尸?

“莫要乱说咯!”正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女人跑了出来,抱住了那个小女孩,很警戒的看着我们:“你们是么子人?”

我把来意说了一下,那个年轻女人忽然发现了我腰上的风水铃,冷不丁一把抓住我:“你会看事情的莫?”

嚯,这女人挺见过世面,连风水铃也见过。

原来她是山外嫁进来的,见过天师府的人降妖伏魔。

接着,她放下小女孩儿,就满村大喊了起来:“有救咯,外山的先生来咯!”

她这么一喊,家家户户都开了门,探出脑袋,半信半疑的看着我们。

黑白无常兄弟一看这个阵势,小黑无常就叹气:“又有麻烦找上来了。”

小白无常:“我哥说的没错。”

村子里的人听说了我们的身份,立马团团的跪下,给我们磕头:“几个先生要是能搞的了我们村里的事情,要多少鸡,我们给多少鸡!”

我连忙就拉他们起来:“有话好好说,能帮的,我一定尽力。”

想必,也是不小的功德。

小女孩儿他妈想了半天,答道:“这件事情乱的很,从哪里开始说莫……对了,就从坟地被人刨开的事情开始说!”

坟地被人刨开,这地有盗墓贼还是怎么着?

原来这村子也没什么信仰,摆棺材根本不是为了捡金骨。

一开始,是有一户人家上坟,忽然发现自己家的祖坟让人给刨了,他爹的棺材什么的全让人给掀翻了。

不管什么民族,人家刨你祖坟,那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恨,这人顿时懵逼了,心说是不是平时的仇人干的,于是就赶紧把家族的人喊来,手忙脚乱的收拾了起来,这一收拾不要紧,他发现棺材里少了一样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