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911章 回龙之石

我立马奔着程星河那个方向就撞了过去,可我们虽然能暂时憋气,但并不是水里的东西,一旦出现什么惊涛骇浪,根本就没有什么自救的方式——再说了,除了我的避水珠,他们几个嘴里的水灵芝草都是有时限的,一旦失去了意识,来不及补充,那就是个死。

可水流极其强大,我们就跟马桶里的蚂蚁一样,身不由己,眼瞅着要靠近,可水流一猛,倏然又会变远。

这样肯定不是办法,我脑子一转——这个旋涡,是怎么弄出来的?

如果找到原因,把这个旋涡给停止了,那就能救他们了。

眼前不是沉渣就是水草碎屑,还有一些来历不明的尸骸,我尽全力把金龙气引到了眼睛上往下看,果然,隔着重重波纹,勉强辨认出来,山壁上,有一个白色的东西。

那是个风水上的装置。

好比房子不小心对上了一些刑煞,风水上就会设置泰山石敢当,来抵挡灾祸,这个东西也是一样。

那是回龙石,也叫定风波,是专门震灾的,这东西可以说是传说之中“定海神针”的低配,有这玩意儿,这地方就会平安。

但是一旦被改了方向,那就麻烦了——不但不会平风波,还会引风波。

哪怕被旋涡卷的头昏脑涨,也能觉得出来,这个地势上窄下宽,正像是个“龙低头”,本来就很容易出现暗流,一直靠那玩意儿镇压着,现如今,肯定是有人把回龙石的方向给改了。

难道,就是之前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动了这玩意儿闹的?

只要把这玩意儿归位,那就能把旋涡停下来了。

我低头就往那个地方冲,可这个旋涡越来越大,根本就难以挣扎,要是有人能搭把手就好了……我反手就想拔出七星龙泉,尽量勾住什么能稳定身体的地方。

可根本就够不着。

而这个时候,一个东西跟着旋涡,就垂在了眼前。

这是——一条手指草?

这东西韧啊!

我一把就抓住了。

果然,身体跟下了锚一样,稳定了下来,不过也怪,这地方怎么会突然出现手指草,还出现的这么刚好?

还没想出来,另一条水草,跟接力棒一样,再次出现在了我面前。

一抬头,我就愣了一下。

水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小人。

这个小人只有中指尖儿到胳膊肘那么长,身上穿着宽袍大袖,白的几乎透明,衣袂在水里扩散,很像是一团子水母。

这个小人哪怕在惊涛骇浪里,也稳稳当当,对着我点了点头,两手过顶,跟我行了个大礼。

我记得这个礼节——东海见过,是见主人的礼节。

啊,我顿时就想起来了,这东西的名字,叫“小水生”。

名字很像是邻家渔民,只是这东西是正儿八经的灵物——不同于妖灵,属于正灵,它们特别喜欢人,常常会跟在渔民的船下——如果渔民的船遇上了波涛,它们就会偷偷在船底伸手,把船给保持稳当。

东海渔民出海,也经常会带一些水里没有的果子干儿,投进水里感谢它们。

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东西,刚才我拿出了麒麟玄武令,那些邪祟不认,倒是把它给引出来了!

一个小水生把手指草递给我,一转脸,果然跟接力跑步一样,不远的地方,又有一个小水生牵引着手指草,挨着个递给我!

我心里这叫一个感动,立刻点头致意,就跟它们比划,能不能把我拉到了回龙石附近?

那些小水生一点没犹豫,痛痛快快就拉过了草,在它们齐心协力的帮助下,我跟猴子爬杆一样,顺着手指草就到了回龙石的位置。

当然了,越到这个位置,旋涡也就越大,我拼尽全力扑过去,手指头就差一点就够到了,又被冲远。

可这一瞬,身后有了极大的推力,这一下,就把我推到了回龙石上!

是成群结队的小水生!

果然,回龙石边上的水苔被破坏的痕迹都是新鲜的,就是刚才被人给动了。

诛邪手发力,“滋”的一声,回龙石就顺顺当当的回到了应有的位置上。

一瞬间,这个汹涌的暗流瞬间停止,我立刻抬头,就奔着刚才程星河所在的位置就扑过去了。

可连程星河一根毛也没找到,结果一转脸,正看见一帮妖邪,奔着一个位置就扑过去了。

对了,这些妖邪嘴趋之若鹜的,就是灵气,我立马跟了上去,果不其然,它们奔着一个被手指草缠成了茧状的地方就扑过去了。

而变成茧状的位置,肯定是有活物,还在不停踢蹬呢!

我没犹豫,七星龙泉寒芒一闪,粘稠坚韧的手指草分崩离析,那些妖邪一看见我,不甘却恐惧,缩着脖子就逃开了。

茧子内滚出一个人,正是程星河,还玩命挣扎呢!

我一把抓住了他,他浑身一颤,回头看见是我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可我眉头立刻皱起来,坏了,这货的皮肤上,那种绿色纹路,越来越粗,越来越密,简直跟浑身刺满经咒的蛮人一样。

这地方没镜子,他自己不知道,还比划呢:“白藿香杜蘅芷还有金毛呢?”

得赶紧找到她们,我拉着他的手往前走,他很不适应,觉得我gay里gay气的。

结果一转脸,才松了口气——这地方的小水生不少,一部分结草救我,还有一部分,把白藿香杜蘅芷给救回来了,她们俩虽然受到了惊吓,倒是没事,水灵芝草也顺利续上了。

白藿香看见程星河那样吓了一跳,立刻就抓着他想给他解毒。

裤腿一沉,金毛也不知道从哪儿游回来了,身上还挂着点鳞甲——可能是咬碎了几个邪祟。

大家没事就好,我这才想起来——刚才倒地是哪个杂碎暗害我们?

不过一转脸,身后什么都没有。

藏头露尾的东西,我暗暗发狠,等我找到了跟他好好算账。

强龙不压地头蛇,为了避免麻烦,得赶紧进到了那个九,龙云纹门里去。

到了门口前,果然是精致的龙纹,程星河还想过去细看,被白藿香抓过去就是两针。

杜蘅芷跟我一起观察龙纹,皱起眉头,显然是在寻找进去的方法。

小水生看见我们观看石门,表情都有点不对,忽然聚在了一起,像是在商量着什么。

对我来说,这是异常熟悉的感觉——我来过这里。

几乎是身体的本能反应,我一只手就触碰到了其中的旭日图案。

旭日图案看上去极为平滑,但是只有手碰上去,能感觉出细微的凹凸感。

我把凌尘仙长给我的那个片子拿了出来。

压上去,严丝合缝。

“哄”的一声,石头开始运转,那扇石门,轰然打开了。

那些小水生似乎没想到,眼看着那扇门洞开,全僵住了。

程星河见状,从白藿香手底下挣扎着想跟进来,终于算是能松口气了。

还没进门,就他娘卷入九九八十一难,我想起来,龙女管这叫好玩的地方——也罢,龙女不是人,也没把我当成人。

石门后面,是个细长的甬路,铺着极其精致的方砖。

而方砖中间,也有一些残碎的东西,在水里冲刷的时间久了,看不出原貌。

会是谁遗留下来的呢?

我跟杜蘅芷他们一点头,就想进去,可没想到,那些小水生看出来了我们的意图,却忽然成群结队的到了我们面前,立马跟我比划了起来,意思是阻止我,千万不要进去。

那是手势是——这个地方,很危险,有某种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