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915章 吞噬之门

我们几个对看了一眼——那不用说,肯定是琼星阁了。

我立马问道:“你知道琼星阁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吗?”

真龙骨里关于琼星阁的记忆,全是某一格,放着什么东西,类似博物馆,藏宝阁。

守着这地方,那就跟守着宝藏的恶龙差不离。

可没想到,清河娃打了个寒噤:“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——里面有可怕的东西。”

跟那些小水生说的一样——说起来,小水生只能在水里生存,在我们进门的时候,就跟它们分散开了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我要是见了,还能在这里跟你说话?”清河娃把玩儿着自己的头发,喃喃说道:“进去过的,都死了。”

鹿角青年也叹了口气:“霞妹妹,也不回来了。我喜欢霞妹妹——她总惦记着,要去找她表哥,也找不到啦,可怜。”

清河娃冷笑:“进到了这里来的,哪个不可怜?那个霞妹妹是怎么来的来着?啊,是从窑子里逃出来,又被匪徒抓住,怎么也是个死,黄药子是去地主家给他爹报仇,让那家人扔进了石灰池子里,还有南山翁——被自己养大的徒弟扔在了后山上……都是因为遇上了金郡王,才把这些破烂儿,给捡回来了。”

白藿香看着他们:“所以,金郡王是你们的救命恩人?”

“也算,也不算,”清河娃盯着“蜂窝”外头,眼神黑沉沉的:“他不是白给我们提供这么个栖身之地。”

原来,他们自从来了之后,金郡王就会提供给他们一些东西。

这些东西都很怪——比如鸡毛,动物的指甲,鳞片,须子之类的东西。

看着虽然怪,却有奇效——能让濒死的人,起死回生,并且,长命百岁!

但是代价,我们也看到了,那些怪东西,会跟人体融为一体。

南山翁长出了满头满身的银线虫——因为他头上生出恶疮的时候,金郡王放了一条银线虫在他的恶疮里。

霞妹妹的头被砍下去一半,得到了一片羽毛,此后生出了翅膀,被石灰水灼伤的黄药子体无完肤,得到了一片鳞甲,很快,满身都是鳞甲。

我自己身上偶尔也是有鳞甲的,可这是因为我长着真龙骨。

这些好端端的人,变成这样——他们能接受吗?

清河娃若无其事的摸着自己的蚯蚓尾巴:“我七岁的时候,不是成了水漂子吗?下半身,全被鱼咬烂了,没了知觉——等有知觉的时候,已经成了这样了。”

鹿角青年摸着自己头上的断茬,显然也是遇上了一样的事情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:“这不是——跟改造人一样?”

把人,变成了怪物。

变成了这样之后,他们不光模样改变,心性也开始发生改变。

有了兽性。

比如——对有血肉,有灵气的东西,产生的食欲和侵略性。

白藿香犹豫了一下,试探着问:“为了救他们的命,不得已而为之?”

清河娃却笑了,那个笑容却是个诡异的冷笑:“我们一开始,也是这么认为的,直到后来,我看见了一点,本来不该看见的事儿。”

这些得到了奇怪的东西,得以延续生命的异人是活了下来,也活的比普通人要长,但隔一段时间,还是会有一些异人消失。

在外面的时候,有一些散养猫狗的也知道,有时候动物觉出自己大限将至,会藏匿起来,不让人看到自己的遗体,所以大部分异人对这种“失踪事件”并没有什么太多想法。只当他们找到自己埋骨之处了。

清河娃也浑浑噩噩的活着——他们的生命已经定了型,也只能这么活下去。

直到前一阵子。

清河娃见到了一个外面来的人。

那个人身上,有极其好闻的气息。

是正儿八经的人!

这地方,是从来没出现过正儿八经的人的,除非,是金郡王的朋友。

清河娃一见到了那个人,就产生了恋慕之心——她也不知道,是对灵气的恋慕,还是对那种外面的生活的恋慕。

不由自主,她就偷偷跟上了那个人。

那个人果然来到了金郡王所在的地方。

两个人相谈甚欢,而这个时候,那个人就问,这次用哪一个?

金郡王一摆手,一个熟悉的异人——霞妹妹就出现了。

霞妹妹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,震动着身上的翅膀。

众人都怕金郡王,唯独,她最喜欢金郡王,她时常揽镜自照,跟周围的人说的最多的一句,就是,郡王穿龙袍,我长凤凰毛,这叫龙凤呈祥——我配得上郡王。

周围的异人嘲笑她,她就抖动着自己的翅膀,做白日梦:“自打郡王救了我,我这命就是郡王的啦!”

这一次,霞妹妹也是含羞带怯——也许那是她离着郡王最近的一次,满眼睛都闪烁着希望,觉得自己的美梦,终于可以成真了。

“郡王,你要我做什么呀?”

而金郡王,打开了一扇门,直接把霞妹妹给推进去了。

清河娃当时就愣住了。

那扇门忽然就发生了变化——宛如一张张开的大嘴,直接把霞妹妹的身体绞拧了进去。

霞妹妹甚至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,一缕血线,就从门缝里流淌了出来。

那扇门,正是通往琼星阁的内门,门缝里,冒出了一道妖异的绿光。

仿佛,那扇门是个活物,能吞噬活的东西!

金郡王的朋友一笑,面前一个生命的消失,仿佛跟苹果落地一样稀松平常:“这下子好了,这地方,又能多熬一段时间了。不过,这地方的怪东西也有限,这么下去,总会用完……”

而金郡王面无表情的答道:“少一个,就补一个。”

清河娃这才弄明白,之前消失的那些异人,是到哪里去了——这扇大门,就是他们全部人的埋骨之处!

她转身就想跑,可慌中生乱,一下把一串挂在墙上的铃给撞了下来,她没敢回头——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,怕的就是对上金郡王的眼睛。

这不是能泄露出去的事情,发现了这种秘密,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。

鹿角青年也是第一次听见这种事儿,愣住了:“你,你怎么不告诉其他人?”

清河娃冷笑了一声:“你以为,说出去,是什么下场?”

金郡王就终于知道勘破秘密的人是谁了——而那些异人,未必会相信她,说出去,百害无一利。

清河娃抬起眼眸看向了我们,浑身是禁不住的颤抖:“我自此之后,天天晚上睡不着觉,生怕金郡王发现,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要把我抓紧去,塞到了门内……我就天天在门口等着。我想出去,这地方,我眨眼的功夫,都不想多呆了。”

难怪,她守在门口,难怪,她无论如何都想找机会从这里逃出去。

金郡王养这些异人,不是为了救命,积攒功德,而是……

“杀猪盘?”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:“把猪骗进来杀!”

杜蘅芷跟我对看了一眼,立刻问道:“那金郡王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能活到现在,也不能算是人了。

而且,这个名字也怪,倒是听说过某某大王,某某大仙,第一次听见,给自己册封了一个像模像样王爵官职的。

清河娃吸了口气:“他——穿着莽龙袍,戴着紫金冠,”

我皱起了眉头。

这种服饰,不是谁都有资格穿的。

难不成,那个金郡王,还真有某种来路?

程星河伸手捅了我一下:“该不会,又是景朝国君的哪个小弟吧?”

真要是这样就好了。也许,又能还一笔债。

只是,这一次我有一种预感,这个金郡王不会跟之前遇上的那几个景朝国君从属那么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