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919章 聚魂之虫

不过,我们的仇是怎么来的呢?

脑子里有了很多残损的碎片,但是单看都是残损的,凝聚不起来。

蟒袍,血腥气——皮开肉绽!

我想起来了,我曾经用一条鞭子,在死死的抽打他!

当时万籁俱寂,空气之中,似乎只有屠戮凌虐的声音。

周围跪着很多人,看意思像是求我息怒,但是我谁的面子也不卖,就是要活活打死他!

这个穿蟒袍的也是硬汉子,一声不吭,就在底下扛着,倒是很有英雄气概。

但是他的眼神,只有仇恨。

“你还敢用这种视线看着我!”

我厉声一喝,手头上更重了。

“国君息怒——他毕竟是您亲封的金郡王,倘若被您亲手打死……”

终于有人大着胆子还劝我,可我回手,对着那人头上就是一鞭子:“刚才我就说过——谁敢给他求情,论罪同处!”

身后那个人被打的倒仰,那一道伤痕皮开肉绽,几乎能看到骨头,一张脸全部被血糊满。

“来人!”我厉声说道:“每个人,都给我上来,一人抽他一鞭子,以儆效尤!”

这种行为,不光是惩罚,还是凌辱。

不过,真龙骨一痛,记忆逐渐模糊了起来,求情的这个,是谁?

金郡王躺在了毒水里,长长出了一口气:“再找几个怪物,把他们塞进门里。”

那个“朋友”犹豫了一下:“你,撑得住吗?”

金郡王缓缓说道:“他要是来了,撑不住也得撑——快点。”

那个“朋友”点了点头:“他们肯定要过来找咱们,千臂火蜈蚣的毒腺破了,他们之中,肯定有人中了毒,没有日光,就好不了。”

金郡王答应了一声。

对,他跟我是有仇,而且不共戴天,可是后来怎么样了?

这个“后来”好像很重要,我努力要想起来。

“四相局?就盼着四相局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“你是个暴君,残害忠良,一意孤行,注定不得好死!”

暴君……他难道,是为了规劝我不要修四相局,才被我鞭打羞辱的?

手腕子一动,是程星河从水母皮下面拉了我一把。

我回过神来,对,有什么问题,可以去问那个金郡王了。

可就在这一瞬,金郡王的声音忽然一提:“等一下。”

那个青年回过了头来。

金郡王抬起头,忽然看向了我们所在的帘幕:“客人来了。”

被发现了?我第一个反应,就是先把他们给护到了后面去了。

青年转过脸,我们就听见“咕嘟咕嘟”的声音,就好像水池子煮沸了一样,下一秒,好几个巨大的东西,忽然同时从水里窜了出来,毒水四溅,对着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扑。

好像巨大的,黑色虫子!

这个池子里,原来还养了虫子?

仔细一看,那些虫子似乎并没有实体,却像是一团团的黑雾。

黑雾缥缈颤动,赫然,是一张一张在惨叫的人脸拼凑而成!

这是——聚魂虫?

杜蘅芷吸了口气:“这是——专吃魂魄的灵物……”

白藿香点了点头:“看这个大小,不知道吃了多少个了!”

聚魂虫这种东西,是很类似于贪吃蛇的。

它喜欢吃带着怨念的魂魄,吃的越多,自身也就越壮大,越壮大,就能吞噬更多的东西,甚至活人。

哪怕活人被它吸了,三魂七魄也会全部吞个干净,只剩下个身体,成为行尸走肉。

眼看着这个个头,这几个东西的危险程度,不啻于九丹灵物。

那些聚魂虫不知道是金郡王的宠物还是什么,似乎跟金郡王一体同心,金郡王一抬眼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!

斩须刀出鞘,锋锐的削过了面前的一重帘幕,金气炸起,对着那些聚魂虫就劈了过去,“滋”的一声,刀锋上传来了一阵粘腻腐败的感觉。

下一秒,“嗷”的一声,聚魂虫被直接打散,数不清的魂魄炸开,嘶嚎咆哮,蹿的到处都是。

聚魂虫帘幕一样的散开,忽然一个东西,从后面,奔着我就飞了过来——也带着一道金光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那个东西,我莫名其妙,竟然有了一种十分恐惧的感觉。

这个东西,伤过我!

这是什么来着?

没等我反应过来,一道橙色的火光炸在了我面前,直接把我拽开:“七星,你撒什么愣呢?见到你弟弟,舍不得对他动手?”

“嚓”的一声,电光石火之间,那一道金光从我刚才站着的地方凌厉穿过,贴着我耳边划过去,一大片头发,直接散落到了地上。

那像是一个极薄,却极为锋锐的箔片,不算大,但是煞气四射。

瞬间,那东西跟活的一样,就会到了金郡王被毒水灼的变了颜色的手上,他抬起头看着我,眯着眼睛。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:“你跟以前不一样了—看样子,你转世成人了?果然是一世不如一世。”

哪怕隔着这一脸的夔牛毛,他也一眼就认出我来了。

我回过神来,盯着他:“咱们之间——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?”

金郡王坐直了身子,毒水顺着他线条完美的肩颈往下流淌,他微微失神,但仔细打量着我,忽然大笑了起来:“还真的是转世成人了——你把之前的事情,全忘了?”

可哪怕大笑,也盖不住,他眼里的恨意。

就好像有些人生气的时候,脸会发红一样,他似乎也想起来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,本来白皙的身体上,忽然悄悄浮现出了很多交错纵横的东西。

我呼吸一滞——鞭痕!

凤眼青年见到了那些痕迹,立刻紧张了起来:“金郡王……动气伤身!”

金郡王觉察出了,不过显然,他似乎并不希望这些东西再次出现,咬了咬牙,应该是用了什么气劲儿,强行把那些痕迹给压下去了,抬起头看着我:“你果然来还债了,很好。”

“我不是来还债的,”我厉声说道:“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——把琼星阁让出来,把令符拿出来。”

金郡王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上,似乎本能有了畏惧。

但那个青年立刻蹲下,不怀好意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