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920章 魂魄残损

他一笑,眼睛忽然看向了我身后的程星河等人。

“这些,是你的朋友?行啊,不是要还债吗?”金郡王露出了一个极为残忍的笑容:“那就让你也尝尝,重要的人被夺走的感觉。”

也——我以前,也做过这种事?

下一秒,数不清的聚魂虫重新聚拢了起来,对着程星河他们就扑过来了。

对了,这聚魂虫本来就没有实体,是打不散的——其中有一个“魂核”,只要这个魂核没毁掉,那些魂魄被打散了,也会重新围拢回来。

我没犹豫,一转身,斩须刀对着那道子乌黑的魂虫就削了过去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道子金箔片重新对着我削了过来。

与此同时,好几个魂虫,一起把他们几个围了起来,就要伏下身,去吃他们的魂魄!

不愧是活了这么多年的怪物,他的能力,似乎不比公孙统等人差多少。

我本能就想把身边人护住,可杜蘅芷和白藿香看出了那个金箔片的走向,一点都没有犹豫,直接挡在了我面前。

那一瞬间,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是护住他们,要么是自己受伤。

程星河和金毛已经挡住了后面的魂虫,我没犹豫,直接抢在了她们前面。

仿佛阳光穿越云雾,斩须刀劈出,金气贯穿全部污浊,魂虫被全部削开,但是那道金箔片奔着我右臂就削过来了。

龙鳞啪的一声碎开,闻见了血气。

金郡王却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变了,变了——你看见没有,他真的变了!”

白藿香立刻转脸来看我的伤,但愣了一下。

这个伤,显然不是凡物造成的——普通东西,打不开龙鳞。

是啊,守着琼星阁,他什么东西弄不到。

可惜,他的手太快了,我根本来不及用万行乾坤借物,更没法子凝聚心神。

他就是想戏耍我,以此取乐。

“景朝国君还算是雷厉风行,你呢?看上去,心慈手软,跟以前,差了千倍百倍。”他叹了口气,意兴阑珊:“等了这么久,这么快就把你弄死,真没意思。”

他身后那个青年,也露出了几分冷笑。

可我抬起头看着我,一笑,转脸看向了那些重新凝聚起来的魂虫。

接着,大声说道:“你们一起上——把这个金郡王的魂魄给冲散。”

金郡王顿时就愣住,下一秒,哈哈大笑:“你说什么?让这东西把我魂魄冲散?你不知道,谁才是它们真正的主人?”

那个青年也跟着笑:“越转世越蠢,真是贻笑大方——哎,真想让这个暴君凌虐死的那些人,看看他现在的这个样子。”

程星河也转脸看向了我,满脸莫名其妙:“七星,你没事吧?你跟这些聚魂虫提要求……”

清河娃和鹿角也从水母皮里探出了半个身子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金郡王还笑呢,可这一瞬,那些聚魂虫重新聚拢了起来,再次变成了巨大的黑雾,转过头,全看向了金郡王。

金郡王的笑还挂在嘴边,就凝固住了:“放肆!谁让你们看来本王的?去给我把那个暴君……”

可那些聚魂虫,根本就没理会金郡王的话,转过了身子,对着金郡王就扑过去了!

金郡王猝不及防,站起来还想躲——可他眼神,已经空白了一下。

这些聚魂虫是他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饲养出来的,能有多大的本事,没人比他更清楚——那些聚魂虫三百六十度把他围绕起来的话,他根本就退无可退!

那些聚魂虫的速度,跟快刀一样,对着他就落下去了。

程星河他们再次愣住了:“不是——你给这些聚魂虫,吃了迷魂药了?”

不是迷魂药,但也差不离——刚才我之所以没空躲闪,被金箔片给砍中,就一个原因。

我认出了魂核的位置,把白九藤之前给我的欢喜石,擦在了斩须刀的刀锋上,对着那些魂核就劈下去了。

跟白九藤对龙女动的手一样,那些魂虫全部中招,我提出的要求,一呼百应。

可清河娃立刻一把拉住了我:“不好了!”

我回过头,只见那些铺天盖地的聚魂虫散开,眼前却空了。

远远的,那个青年背着金郡王,就往另一重内室里逃过去了!

“别让他跑了!门里——门里有更厉害的东西,一旦被他带来对付你……”清河娃还没说完,鹿角大声说道:“哪怕不找东西,一会儿把那些异人全喊来,你们也麻烦!”

欢喜石可没那么大的量,而且,这东西就一块,好钢的用在刀刃上。

而且,他上哪儿去,是去找琼星阁了吗?

我立马跟了上去——要是能跟着他找到了琼星阁,那就更好了。

一边往里赶,可一条胳膊却沉重了起来,一转脸,是白藿香摁住了我的胳膊:“这伤痕不对。”

怎么个不对法?

转过脸,就看到右臂上,是难得的皮开肉绽。

没错,我皱起了眉头,白藿香已经收集了很多的仙药,平时治疗皮外伤,很快就会痊愈,可刚才那个金箔片削出来的伤,一点止血的意思都没有。

不光如此,我看的到,伤口附近,出现了一丝一丝的黑气。

秽气?

白藿香吸了口气:“那是万阴轮。”

所谓的万阴轮,其实是以前科学不发达的时候,用来做某种手术的——杀胎流产的手术,那个时候,叫子母轮。

这东西浸泡在女人血里,斩断了子母相连,沾染了秽气和未出生孩子的怨气。

代代相传,斩断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胎儿,那就成了万阴轮,哪怕灵物异兽,也没有不怕它的。

在伤害上来说,几乎跟斩须刀是一样的——只是,斩须刀能伤神灵,是因为锋锐和煞气,而阴轮伤人,是因为这东西的秽气和怨气。

跟行气相抗,能让伤口永不愈合。

这东西,亏他找得出来。

“没事。”我答道:“找那个令符要紧,这点小伤,不用管它。”

我已经看到了程狗的脖颈了,马上就要淹没到了下巴了。再上了天灵盖,他就没救了。

得赶紧让程狗见到太阳。

不过,这个金郡王,到底为什么在池子里泡着?

杜蘅芷似乎看出来我是怎么想的,立刻说道:“北斗,你刚才发现了没有?那个金郡王的魂魄,支离破碎。像是残损的——甚至,被拼贴起来的。他不应该还留在这个世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