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922章 门上陷阱

对了,他那个朋友,是玄英将君。

他们两个是过命的交情,时常在一起出生入死。

心口一阵极为不舒服的感觉——我现在还记得,那个时候,心里的怒火。

我恨不得,杀了金郡王。

他当时说过一句:“臣下以为,四相局劳民伤财,不以为美,定国公生前,就极力劝谏过国君,倘若定国公在世,也一定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声,龙案被我毫无征兆的一脚踢翻。

周围一片寂然,下一瞬,就是那些宽袍大袖摩挲,哗啦啦跪倒一片的声音。

“国君息怒!”

“你还拿定国公劝谏我?”我冷冷的说道:“你也配。”

金郡王是在场唯一一个穿杏黄蟒袍的,他愣了一瞬,也跪下了。

“来人,把鞭子给我。”

有侍从奉上金龙鞭,上面的花纹精致繁复,应该是骑御马的时候用的。

“啪!”

原来,我鞭打他,是为了这件事?

我想起来了,他腰上的虎骨坠。

这是兵权的象征。

这个金郡王应该是立下汗马功劳,深得我信赖,可我说翻脸就翻脸。

就连这种权贵,我都能当堂凌辱,这个凶残暴戾,不是空穴来风。

我几乎把金郡王活活打死,玄英将君是唯一一个敢阻拦的,也挨了鞭子。

玄英将君反叛,就是为了我惩治了金郡王?

那个我,跟传说之中一样,独断专横,凶残暴戾。

“国君?”一个声音把我从中拉了出来。

我回过神来,是鹿角。

他试探着看着我:“咱们现在,是不是该进去了?”

我点了点头,继续往里走。

但因为龙女骨头的缘故,真龙骨里的记忆越来越多:“给我废黜他的郡王之位,七星点灯刑。”

那个声音越发残忍:“叫玄英将君,亲自督刑。”

七星点灯刑……这好像,是个极刑。

不对,这其中不对。

一来,金郡王是景朝国君亲自册封的,为天下之主,最重承诺,对手底下亲信这种羞辱,那其他大臣岂不是恐惧寒心,认定伴君如伴虎?

二来,这金郡王手握重权,势力绝不会小,这么大张旗鼓,不怕逼他造反?

就为了他劝阻国君修建四相局,就是这种刑罚,是谁都会觉得国君暴戾——正确的做法,不应该跟著名的杯酒释兵权一样,以智慧化解吗?

景朝国君能坐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,他就不可能没有这个头脑。

又或者,这是给其他臣子,在对四相局的态度上,以儆效尤?

真龙骨里的记忆,是不会骗人的。四相局,对他而言,真的那么重要?

而因为“七星点灯”的极刑,这个金郡王蒙难,可他怎么会跟琼星阁扯上关系,跑到了这地方来?

他的魂魄,是因为“七星点灯”残损的?

我有种预感——很多从以前就想知道的事情,也许终于能从琼星阁这里,找到答案了。

鹿角转过脸,惴惴不安的看着我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看上去,像是个好人,”鹿角小心翼翼的回答:“只是有时候,说不上为什么,让人害怕。”

传说之中,龙就是一种慈悲和暴戾并存的生灵。

生而不凡,就应该怀菩萨心肠,行霹雳手段。

只是很多龙族,把握不好这其中的平衡,才有了一些悲剧。

跨过了最后一道门槛,我看到了那扇熟悉的门。

跟之前想起来的,一模一样。

纷繁的龙门,交缠着一个巨大的旭日。

不过,旭日之后,确实有一块黑色的痕迹,不仔细看,看不太出来。

只是——环顾四周,这地方,并没有金郡王的影子。

做好了陷阱,等我上钩,躲在暗处呢?

鹿角则直着脖子,看向了一大排柜子。

那个柜子里宝气琳琅,显然能开门的令符,就在里面。

鹿角有些跃跃欲试,一看四周围没人,奔着那边就跑过去了。

他怕清河娃等的不耐烦。

可他的脚刚踏在了地板砖上,我立刻听到了一阵细微的破风声,立马身后就把他提回来了。

“咻”的一声,不知道从哪里,就射出了数不清的弓弩。

这个陷阱够传统的。

那些弓弩擦着鹿角身体穿过,悄无声息的没入到了对面的墙壁上。

鹿角吓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
“那些箭簇上带着秽气,”我说道:“擦身上就完了。”

那些秽气,跟千臂火蜈蚣的十分相似。

我心里明白,这地方的机关,不是一天设立出来的。

那位金郡王,为了等我,已经不知道谋划了多长时间了。

他守在琼星阁,也就是这个目的吧?

这地方机关重重的,比四相局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鹿角一下着急了:“那怎么办?”

着急有用,要脑子干啥?

要想从这里过去,就得找到机关的规律——比如刚才,是鹿角一脚踩在地板上,才触动了机关。

这些地板,长得都一模一样。

不过雁过留痕,肯定能有痕迹。

我平心静气,调匀呼吸——经过万盆仙,龙女骨头的帮助,还是日积月累,越来越多的功德,真龙骨已经越来越茁壮,我身体能承受的金气,也越来越多。

凝结了金气,佐助观云听雷法和二十八星宿调息,我睁开眼睛,仔细观察眼前这一切。

眼前,终于一片豁然开朗。

我看到,比以前更纷繁复杂,却更清楚的气。

那些气跟调色盘一样,互相碰撞——不光是天然的场气,还有东西跟人触碰,沾染上的怨气,煞气,杀气,像是一个个彩色的旋涡。

这些地板上,隔着一两个,就会有一个是带着煞气的,底下埋着杀过人的东西。

我就告诉鹿角和金毛:“这些地板,从你脚下这个开始算,前面三格,隔着一块地板跳过去,就是平安的,三格过后,隔着两个地板跳过去,千万别踩错了。”

鹿角有些战战兢兢:“是不是真的?”

我吸了口气,就先跳过去给他做示范。

果然,踩过去之后,并没有触发什么机关。

鹿角大受鼓舞,立刻有样学样,高兴了起来,蹦蹦跳跳就要去柜子那边取令符。

但是他一转身,看着我,有些担心,指着胳膊:“没事?”

我一侧头,这才皱起了眉头。

刚才还觉得,那个伤口不大,可现在,不知不觉,竟然慢慢扩大了,而且,越发剧痛。

右臂整个沉重了起来——正因为右臂有诛邪手和太岁牙,所以阴轮的功能发挥的更大。

对了,白藿香说过,阴轮上的秽气,会不停的蔓延扩散,拖的时间越长,对身体越不利。

琼星阁就在眼前,终于到了打开的时候了。

这一扇门,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

我曾经在这里停留了很长时间。

对了,我还在这里,放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。

奔着那扇门一走,我忽然就发现,大门附近,出现了一个略小的门。

看上去,也十分气派,但是那扇门上,并不是龙纹,而是巨大的莲花图样。

也就是,吞噬异人的那扇门。

那些小水生,说的什么“大莲花”。

这门也奇怪,仔细一看,其他的场气,虽然也是流动的,可这个门上的气息,却是一种异常的蠕动。

像是——在呼吸!

我心里一动,这个门,简直像是一个活物!

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管它是做什么的,我就跟金毛说道:“一会儿鹿角取到了能开门的令符,你送他去找程星河,赶紧开门见阳光解毒。”

金毛转脸看着我,嗷呜了一声,意思是你呢?

只要程星河能得救,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——这一趟,本来就是为着琼星阁来的。

不过,门上那个黑东西,到底是干什么用的?为什么宫弼说,这个黑色的东西,才是金郡王给我设下的陷阱?

越看那个黑东西,还越觉得眼熟。